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无可奈何

*随手敲一章系列

*二手本丸系列

*脑了很多类型审神者系列


 @晏瓷 提前准备的生贺hhh……其实她表里如一的真善美,和文中不一样

总之我亲爱的闺蜜,预祝你生日快乐(然而你是不是很久都不上线了??)

————————————————————————————


“伙伴们,请再确认一次,这位站在镜头里、帮助身边温柔的夫人提袋子的……阁下,”狐之助1808吞吞口水,还是选择了敬称,“这位阁下,真的是我们要找的人吗?”

 

也难怪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时政还需两年才会正式招聘晏瓷,但前阵子主世界的霓虹下调了成年年龄,觉得机不可失的时政立刻派出狐之助前来接触。

 

在狐之助们的系统中,晏瓷是一名品学兼优,偏差值极高的潜在审神者——自三年前被检测到灵力起,时政从不间断对他灵力的监察——因为灵力看不见摸不着,并且未成年人控制能力很差,稍许意外他都有几率失去那份若隐若现的力量。

 

因为成绩原因,狐之助们早早就想象了晏瓷的样子:他家庭成员只有母亲,不过母子两人关系极好;他不是很爱说话,但知书达理;社团成绩不错,说明他拥有健康的体魄;他社会实践经验丰富,并且因此有着年轻人中难得的成熟……

 

在狐之助1808来到本人面前之前,所有管狐们都在期待见到一名只需必备的培训就可成功入职的、优秀的主君。然后1808跳跃了空间坐标,找到了陪同母亲采购生活必需品的晏瓷。

 

——他确实与母亲关系很好,在人群中护住母亲的动作非常轻柔;也确实几乎不与人搭话,就连遇见母子二人熟悉的邻居阿姨也只是鞠躬问好没有他话;他更是拥有成为主君的资质,因为狐之助一路瞧来,小混混都会对他尊重异常。

 

一个完全符合狐之助们猜想的晏瓷。

 

同样也是一脸凶巴巴的,即便沉默寡言,依然不掩凌驾众人之上气势的晏瓷。

 

追踪路上被不经意间瞥了余光的狐之助1808:别催,知道阁下要走……但是我腿有点软。

 

于是所有摒住呼吸并不由自主为同事祈祷的式神们,顺着镜头的方向,跟随晏瓷母子回了家,期间多次有狐之助因为未来审神者若有所思的回头瞪视昏厥过去。

 

“阿拉,小珏,这里有一只很可爱的小动物哦~”

 

视角突然拔高,晏瓷的母亲发现了1808——事实上因为审神者多半是女性以及一半刀剑都是短刀的原因,出自人性化考虑,时政特意将式神的形象设计得颇为小巧可爱——所以狐之助得到了晏瓷妈妈的喜爱夜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

 

狐之助被温柔地揉了揉脑袋,刚刚被惊吓的心灵窗口瞬间就愈合了。

 

被母亲喊来的晏瓷三两步走近,也许是呆在母亲身边的缘故,他身上的煞气竟然被无形中抵消了不少,至少被人类女性抱在怀里的1808就觉得能时不时正视未来的审神者一眼了。

 

也是这时狐之助才发现其实晏瓷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世人多以貌取人,然而长相固然重要,最重要的还是气势——起码狐之助被晏瓷妈妈揉毛许久都觉得舒坦,晏瓷一抬手它就只想颤抖了。

 

“怎么样?很可爱吧?软乎乎的~”

 

狐之助瘫在晏瓷妈妈的臂弯,虽然心理上不自在得很,好在时政的精英培训让身体并没有随之僵硬,它的脑袋不敢转动,眼珠却跟着晏瓷的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晏瓷不动声色,实际心里对这小狐狸的反应好笑极了——多明显,小东西一定不是普通的狐狸而是通晓人性——也就自家天然呆的妈妈发现不了吧,也许还在认为这是一只长得像狐狸的狗。

 

“如果妈妈喜欢,我们就收养它吧。”晏瓷再度动了动手指抚摸光滑的皮毛,看着小狐狸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推推眼镜,掩藏了眼底的笑意。

 

 

狐之助1808经历了千难万险(比如晏瓷),才终于在多次因害怕(晏瓷)闭上嘴后,(中断数次)对晏瓷母子交代出来意。

 

——时政邀请晏瓷担任审神者。

 

晏瓷妈妈一开始还很开心的样子。

 

审神者有编制,底薪极高,入职即是管理层……待遇好福利多,作为一个优秀孩子的母亲,她真的觉得这份工作对儿子来说非常合适,至少压力也不会很大。

 

紧接着她听狐之助在大夸特夸晏瓷未来下属的美貌,什么 “美如冠玉”、什么“人见人爱”、什么“才貌双全”……正暗自想着小珏会不会给她带回其中一位做儿媳妇,耳朵就自动捕捉到了一个名词。

 

刀·剑·男·士·们。

 

……嗯?

 

……嗯嗯??

 

……嗯嗯嗯???

 

“——感谢您的厚爱,我家小珏不去!”她温婉却迅速地拒绝了狐之助递来的合同。

 

 

晏瓷非常理解自家母亲。

 

毕竟他是个拥有诡异吸引同性体质的人。

 

明明各方向条件都不差,却从来没有女孩子向他告白。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可能是他看起来比较凶,所以没人敢接近他,但从小学到高中,他收到的男孩子的告白简直数不胜数。

 

其实男孩子的告白也没什么,晏瓷妈妈从来没有对同性之间的爱恋歧视过,但是找晏瓷告白的,除了可爱的男孩子,还有很多年龄严重超纲、晏瓷本人很少有印象的男人!

 

因为家中没有成年男性所以苦撑多年的家庭主妇,实在是对满是男性工作环境的“本丸”无法产生积极态度。

 

“除非可以变成刀剑女士们,否则我是绝不会让小珏去那里工作的!”鉴于晏瓷本人更倾向于边工作边继续学习,晏瓷妈妈如是宣布到。

 

 

仗着时政是并非普通主妇可以轻易找到的存在,狐之助凭着大忽悠之术轻松将晏瓷妈妈说服,抹掉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它还需要对付真正难缠的主角:对于一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学生来说,把他当成单纯的人才是真正的不可取。

 

不过反正此工作不可推脱……

 

狐之助干脆利落地将刚刚收起的合同往晏瓷身上一拍,审神者从未来式变成进行时,他身上泛起金色的光芒,随后消失在了房间。

 

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它再也不想和晏瓷阁下打交道了,幸好还有个恰巧休假的2000可以骗过去做引导者哦呵呵呵。

 

直到几天后,休假中的1808在度假村被紧急呼叫询问晏瓷的去向,它翻了翻随身携带的委托书,才发现拍到晏瓷身上的合同并非全新的9e-46而是正在寻找继任者的2e-13……

 

 

此时的晏瓷,已经成功在本丸生存了好几天了。

 

他安慰自己“这里其实还不错”很多次,催眠多了,还真觉得这里比起想象中的好不少,就是和狐之助海吹的相距甚远——早就听说销售行业舌绽莲花,没想到事实和描述居然可以丁点不像——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相似,毕竟刀剑男士们是真的都如狐之助所言,带着侵略性的美。

 

不知道是这里刀剑们明显受伤颇重留下了严重后遗症,还是他的体质再次起了效果。这显然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本丸,他来到这里之后,R18只经历了一半。

 

用小狐丸的话说,就是主人你虽然长袖长裤裹得很严实,但露出的脖颈手腕脚踝都鲜嫩得很,一看就觉得可口~

 

将他禁锢在怀里一起玩飞行棋的日本号点头深表赞同:“您就是瞪我一眼,我都觉得是在调//情。”

 

晏瓷想说他真的很讨厌酒味,尤其这群醉了吧唧的酒鬼呼吸中都带着酒精度,完全无视了刚刚的人身攻击。

 

长曾弥虎彻刚掷完骰子,双手对插袖口抱在胸前站了起来。因为位置处于晏瓷的正对面,他平视过去恰好能看到某处。

 

高高抬起,立正稍息。

 

——日。

 

晏瓷的脸色看起来更阴沉了。

 

废话,被强迫着玩污气爆表的飞行棋,除了他都玩出反应了——讲真,这样的大环境,他没觉得是自己不正常已经算三观端正了——虽然直如钢筋的它们如今也岌岌可危。

 

晏瓷“我超凶”:“你们,把衣服都穿好!”



END

依旧坏掉的刀剑们:我不听我不听,还是不听,就是不听


叨逼叨:

其实我当初起这个名字是想塑造出一个曾不被珍惜的存在:瓷器太过易碎,碎后价值无几

不过既然晏瓷妈妈特别好,就又给晏瓷多设了个小名:小珏,良才美玉,双玉为珏

而且“珏”在“琴瑟”中意为二玉相碰之声,我就当它还意味着琴瑟和鸣啦~

所以不用担心晏瓷的生活~

说起来“荀嘉”是因为超生,“郦一”则是因为姓氏笔画太多所以名字要尽可能简单,后面还有一篇“祁夜”,那是因为中二病……


然后我翻主页发现又忘了点什么:

晒了国广忘了毛利

二号机大概是前天到手的,还以为通关之后只有99出嘞

评论 ( 4 )
热度 ( 72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