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斑扉】鬼使神差Ⅰ

*伪·(四战斑X幼仔扉)

@Live and reign 点梗

*我我我,努力了,但还是没写开


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做了stk这么久就是为了看柱间怎么保护弟弟的,结果现在却不由自主关注起了千手扉间。

———————————————————————————————

他发现自己其实从未真正了解过千手扉间这个人。

 

曾经的他,眼里只有千手柱间。

 

千手柱间有着和他一样的和平妄想,为了实现梦想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竭尽自己的全力也要保护弟弟……

 

当初他们约好要在理想的地方建立一个大大的村子,然后把弟弟放进去保护起来。

 

实现这个愿望的,最终只有柱间。

 

所以斑一直在想,是自己不够强吧,如果自己够强,就可以保护好兄弟,最后一个弟弟也不会死在千手扉间的手上。

 

所以最开始,他发现自己重生回战国时代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杀死千手扉间,所以他来到了千手族地。

 

也许这就是一切的起始。

>>>>>>>

柱间说,要建立一个属于和平的村子,在村子里孩子们不必互相厮杀,还要再建个学校训练孩子,让他们慢慢成长变强……

 

斑隐匿了身形,跟在幼年柱间身边,静静地等着幼年的他们相遇的时刻。

 

他不是没想过,去找过去的自己一起好好守护泉奈。

 

但这个想法出现不到五分钟就被他推翻了,就像那个杀死千手扉间的决定一样。

 

因为他想从根本上来解决这个问题。

 

柱间到底是怎样保护弟弟的。

 

他想要知道这个。

 

所以他抑制了自己想要杀死千手扉间的冲动,而是等待着不久的未来,必然会有的相遇。

 

但是跟在柱间身边的时间一长,他就很难无视千手扉间。

 

——柱间和他熟知的一样不靠谱。时常消沉;作为兄长,居然是被千手扉间管制的一个;而且还有着他最熟悉的怜悯之心。

 

——他可以由己及人,从自己失去亲人的痛苦推及其他家族人失去亲人的痛苦;可以从自己对仇人的痛恨推及其他家族人对仇人的痛恨;然后又会现在那讨厌的旁观视角,来思考和平的办法……

 

——这些都是宇智波斑熟悉的、熟知的,甚至是现在的他痛恨的,天真。

 

而与此同时,斑觉得自己需要重复一遍以强调,因为他无法不把目光停留在千手扉间的身上。

 

柱间反抗他的父亲,千手扉间会给柱间找借口拦着他们的父亲防止柱间被揍;柱间提出停止战争,千手扉间会思考停止战争的方法;柱间多次跑出来和小时候的他见面,前几次都是千手扉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掩护直到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如果没有血海深仇,千手扉间简直是最完美的那种弟弟,或者换句话说,一点不像是冲动直肠的千手家人。

>>>>>>>

最熟悉你的一定是你的对手,这句话一点没错,最起码对于斑来说,他可以毫不费力地进入千手族地。

 

而他刚找到小柱间,就听到了这句话。

 

——今后的忍者只要压抑感情,制定严格的规则并且遵守它,避免不必要的争斗就行了。

 

过去一看,果然是千手扉间。

 

思及日后的木叶忍者规章制度,原来是这个人从现在开始就坚定的想法。

 

斑嗤笑,却不曾现身不曾插手,就算他现在绝对是无人能敌,他的目的却仅仅是保护好泉奈。

 

这才是他来到小柱间身边的理由。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他片刻不离小柱间,也因此被迫了解了与柱间形影不离的千手扉间。

 

然后他发现,千手扉间是一个矛盾的人。

>>>>>>>>

千手扉间很依赖兄长,就算柱间不靠谱,甚至他们的性格南辕北辙,他也依旧以柱间为重。

 

然后斑想起了他们成立木叶的时候,虽然千手扉间会对柱间发火对柱间做的决定表示反对,但只要柱间表现出一点认真,他都会听从。

 

而且从来都一样,柱间时常消沉时常幼稚,千手扉间每次都是嫌弃得要死,却依旧会心软于那极为明显的假象。

 

斑还发现,自从千手扉间发现柱间并不是随便说说而是认真期盼和平之后,他回答出来的想法,那个未来的木叶忍者规章制度,就从他自己开始做起了。

 

他把自己当成了实验体,努力尝试去摒弃感情。

 

他们发现千手板间死的时候,柱间搂着尸体哭得天地失色,千手扉间却在弟弟下葬的时候都是神情肃穆却不流一滴眼泪的。

 

斑清楚地看到他几次撒谎不打草稿地糊弄千手佛间为柱间打掩护,转头又跟踪柱间发现了幼年的自己。

 

一直静静地看着过去的剧本重现,斑却发现自己失控了。

 

——看到了幼年的泉奈,脸蛋俊秀语音可爱,可是突然与泉奈对砍的那个白毛团子也很萌,怎么办?

>>>>>>>>

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完全不用思考张嘴就数出千手扉间的十个优点。

 

换个说法,就是这简直不能更可怕了。

 

当年他和木叶处于蜜月期的时候都满心思干掉毛领子的一百种方法,毁尸灭迹的能耐都在脑子里锻炼出来数十种。

 

结果一重生……原本想学学柱间,后来不知不觉跑去研究千手扉间……一段时日就觉得白团子也很可爱了。

 

不过确实很萌啊,明明和泉奈不是一种类型……肉肉的脸颊,绯红的眼睛,白得发亮的头发,经常套着黑色无袖练功服的稚嫩身板……

 

得知战国时代的泉奈还在,他的心态早已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转变。

 

甚至开始嫉妒起有着千手扉间做弟弟的柱间,谁让他除了保护弟弟的生命,其余什么都不管而是让千手扉间操心一切。

 

弟弟明明是用来宠的。

>>>>>>>>

斑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就是未来泉奈是在扉间手上受伤的——所以他不再跟着柱间,而是天天stk扉间——对,他开始改称呼叫扉间不再直呼全名了。

 

——虽然扉间干脆就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吧。

 

斑越是深入了解扉间,就越是喜爱他。

 

他对战羽衣一族时风姿卓约,他辅助柱间时才思敏捷,甚至败在泉奈有写轮眼加持的刀术下时也是虽败犹荣……

 

甚至斑是愧疚的,在泉奈戏耍地在扉间脸上留下疤痕的时候。

 

他看着扉间开发空间忍术,为未来揪紧心脏的同时,也有那么一丝丝是为扉间开心的。

 

反正他重生了,未来一定会改变的。

>>>>>>>>

然后斑成功地在青年扉间飞雷神斩的时候迅速拉着泉奈退到十米开外,第一次暴露出身形于所有人面前。

 

之后他一手促进了两族结盟。

 

成功防止泉奈出事之后,他离开了火之国任由过去的自己和柱间泉奈扉间与火之国结盟创立木叶……然后他跑去封印了绝。

 

所有的隐患处理完毕,他将自己的瞳力分别给了过去的自己还有泉奈,就安然在爆发的血继后遗症中走向了死亡。

 

过去的遗憾被弥补,新的好像又产生了呢……

>>>>>>>>

千手扉间最喜欢的阿尼酱最近在忙着思考人生,他说自己要建一个村子让所有忍族都住进去,然后规定他们不许打架。

 

这个扉间帮不上忙,而能帮忙的,那个宇智波家的斑尼桑前天开始生病,发烧三天了还没退热。

 

——扉间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因陀罗祖先和阿修罗祖先一定要子嗣换姓氏分成两族,明明他们还是用着同一个族谱。

 

哦,到了该去探望斑尼桑的时间了,今天再去晚泉奈一定会不高兴的。

 

扉间迈着小短腿哒哒哒跑去千手族地旁的宇智波族地,点头回应宇智波族人的招呼脚步不停一直跑到宇智波斑的房间门前。

 

敲门,应答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对方让他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斑尼桑的床铺旁多了一张床,上面有一个靠坐在床头的黑长炸,面容与斑尼桑惊人的相似——而斑尼桑依旧躺在自己床上,当然,是清醒状态。

 

那个黑长炸一见他就始终以炽热的目光追随他的身影,扉间发现,他竟是熟悉这被关注的感觉的。

 

黑长炸叫他坐到床边,斑尼桑和泉奈也使了眼色表示这人无害。

 

然后他就进了一个陌生的怀抱,耳边传来低语:“六道仙人眷顾,这次我没错过你。”

 

奇怪,他不认识这个奇怪的人,却不反感他的接近,难道这是六道仙人赐给他未来伴侣吗?年龄是不是大了些?

 

不过没关系,他不会嫌弃的。

 

扉间想着,心安理得地回拥。

END


说点什么:

战国时期被斑跟着的幼仔扉,其实是有感觉的,只不过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最后一段那个扉间,警戒心并不如原著那么强,因为有血缘关系的两族并不是死敌

好像还有什么没解释清楚但是不太记得了……我一般习惯让他们在文章中隐藏,不太习惯这种表达方式(所以经常会说不知道自己写没写明白)

前一个系列基本可以宣告终结,而四战斑X幼仔扉,就是我新近想写的一对

这一对的相知相许,我脑出了无数个花样,所以这一系列大概就是各平行时空他们的相爱方式?差不多

最近心情不太好,萌不起来也快活不起来,就这样吧

评论 ( 16 )
热度 ( 91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