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关注请慎重,记得多看两篇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

【斑扉】自难忘(上)

*报社系列

*理想中的爱情

*其实还是很温馨的

与前几篇同系列,一个超级小短篇——想玩一个找伏笔的小游戏(其实是不自信写没写明白),然后随机抽两个点梗作为下个月的任务~

———————————————————————————————

“你来了?我快结束了。”他红色的眼睛弯了弯,然后加快语速将实验记录本上的最后几句对助手说完,脱下白大褂走出实验室。

 

对方一脸不耐拉住了他,然后貌似粗鲁实际温柔地整理了他的衣摆,刚刚脱防菌服的时候动作着急所以力气用大了些,将衣摆带乱了。

 

有着一头炸毛的人对着他倒是极为细心,一张能止小儿夜哭的脸皱皱巴巴,却在竭力对他扯笑脸,虽然依旧很凶,不过他光调侃对方原本还看得过去的面皮在周身气势的衬托下一点也不显眼,完全看不出内里的本质。

 

不过他知道。

 

四月初二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知道,宇智波斑这辈子最为骄傲的一次任性,就是通过痴缠终于让自己同意这一天再忙也要准时下班回家过节。

 

斑把这么一个原本并无特殊含义的日子定为他们这个小家的节日。

 

还严令孩子们不许回家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斑一直说,就算自己不说出口,他也知道自己是最宠着他的。

 

虽然每次他都会红着脸大声质问斑怎么会说出这么羞耻的话,不过斑这时候就会特别无赖特别霸道地将脸凑过来一遍遍重复,闹到他不再反驳。

 

用泉奈的话说就是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让他英明神武的斑哥这般不似自己,那个千手白毛嫂子简直是妖精——褒贬不一那种。

 

然后心就问小叔为什么不当着他的面叫“嫂子”。

 

——当然是不敢啊小殿下~

 

不过后来就再也没听过泉奈这么说了。

 

时间长了一切都会改变的。

 

就比如他们结婚的时候还是初代目四处逃窜想去赌,现在已经是三代目掌管事务的第三年了。

 

木叶,乃至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所以他也可以全身心投入试验中了,他之前就对一切未知事物抱有好奇心,所以自从三年前他开始研究更为虚幻的方向时所有人都会以难以言喻的表情看他,而现在实验有了很大的进展,没有人会再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

 

不不不,不能再想了,斑已经很不满地睨过来了。

 

明明答应过斑不在这个日子沉浸自己世界的。

 

到了家,桌上摆好了还冒着热气的盛宴,看来刚刚的白烟是斑解除影分|身来着。

 

他回身想亲吻一下斑的嘴角——其实也是有些愧疚,他总这么忽视自己的爱人,爱人却从来都这么包容他——结果对方避开了,还带着得意的笑指指桌子指指床。

 

好吧,他明白了。

 

如果斑不是想尽一切办法占便宜吃豆腐,他可当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情人了……

 

洗手,吃饭,睡觉。

 

又是一个完美的纪念日。

 

第二天他是被吵醒的。

 

被结界被打破的碎裂声吵醒。

 

他狠狠晃了晃头彻底清醒,看向身边床位时发现斑已经不见了。

 

估计是先一步奔去看到底是谁暴力破坏他家结界了吧……说起来,身上一点也不酸痛,一定是因为斑昨日在他睡着便帮他按摩。

 

然后就看到了两眼血红的兄长,站在房门前一脸憔悴地看着他。

 

他打了一半的哈欠立刻被吓住:“怎么了,兄长!?”

 

柱间直接拿过了镜子。

 

镜子里倒映出来的是穿着千手扉间衣服的宇智波斑。

 

他的头发早已灰白,又将长发剪去,瞳术一直开着。

 

将自己浸染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中。

 

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一处他舍不得去除,这样那个人便一直存在。

 

只有这里是真实。

 

二代目火影岩。

 

扉间尸骨存放处。


墓碑。

 

墓志铭只有一句话。

 

“我爱你”

 

所以将自己活成了你。

 

 

评论 ( 22 )
热度 ( 37 )
  1. 柱斑,叶攻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