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佐鸣】一生所求(一发完)

*非原著向短篇一发完

*血猎佐助X血族鸣人

*私设血族被吸血后会被吸血人压制一生直至血液流尽死去。

※这里鸣厨

一夜没睡,不知道写得什么玩意儿了,以下正文↓

———————————————————————————————

在血族真的出现在人世之前,所有人对血族的印象就是来源于各种各样的幻想文学:数不尽的寿命、远超人类的身体素质、有着强大的特殊能力、亦正亦邪的性子、美丽的面庞……简直是所有人心中的梦中情人的范本。

 

木叶66年,世界迎来了末世,而据资料记载,血族就是此时现世的。

 

因为除了食谱只能是人类的血液,以及确实每个血族都会有各不相同的特殊能力、体力比人类稍微好上一点之外,血族与人类在长相上、性格上、能力上包括寿命上都没有任何不同,所以末世也算是携手共渡难关。

 

也是末世的时候,因为意外,人类发现吸食了血族的血液可以获得比血族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末世后血族和人类还有过一次战争,数量巨大的人类与有特殊能力的血族都付出了巨大代价,才打成平手。

 

于是经过了多年磨合,两种族终于勉强达成了和平共处,血族小孩和人类小孩也是从小就会接触,所有人都试图从根源上让两族同为一体,还把妄图强占不属于自己力量的犯罪者称为[血猎]。

 

故事,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上学期间,一切都很平等——尤其在血族小孩并未发育成熟的时候,人类与血族的身体素质差距几乎不存在——人类可以是首席,血族也可能是吊车尾。

 

宇智波佐助与漩涡鸣人就是这样一对例子:人类小孩宇智波佐助是年级榜首,文化课与体术课双重的;而血族小孩漩涡鸣人则是吊车尾,也是文化课与体术课双重的。

 

不过两人的关系却很好。

 

佐助性子傲慢不搭理人,却会对鸣人耳提面命逮着他复习;鸣人性格开朗好友满校园,却只会对佐助予取予求。

 

因此,在他们长大之后,明明佐助变成了血猎被全国通缉,而鸣人说他只是走错了路执拗地要带他回木叶的时候,所有人都表示理解——毕竟那是如亲兄弟一样的朋友啊!

 

鸣人不知道佐助到底为什么会对力量有那么强的渴望,他们两个竹马竹马,他却从来都不明白佐助的想法。小时候他还可以死缠烂打,佐助心软总会停止冷战,可是长大后就不一样了,佐助生气的时候总会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得他不知所措却无可奈何。

 

他总是对佐助无可奈何的。

 

所以这一次佐助给他传来消息说要私下见面,他就真的谁也没告诉,而是偷偷租了车开着去找佐助。

 

见面的地点是蛇窑,当然这只是个代号,因为它的拥有者叫大蛇丸,所以知道这个地方的人给它起了这个名字,时间长了,本名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了。

 

鸣人进了蛇窑的时候,佐助早就在里面等着,他背对着大门傲然挺立,恍惚间鸣人好像看见了那个在学校不可一世却独独对他不同的佐助首席。

 

“佐助,我来了。”

 

鸣人打了一声招呼,突然感觉很累,他想再尝试一次,如果还是不行,他就只能真的像以前发毒誓说的那样,拼死打断佐助的腿带他回去,把他锁起来,让他再也不能离开木叶。

 

——他的能力是恶灵附体,以生命为代价,他可以召唤出来妖狐九喇嘛来增强实力。

 

佐助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慢慢地走向了他,猩红的双瞳反射着窗外投进的月光,无比鲜艳,也无比明显地昭示着他[血猎]的身份。

 

鸣人也没管他,孤高清冷是佐助离开前的特色,孤傲不羁是他离开后的特点,反正就是不爱说话,早就习惯了,他只是叹了口气:“佐助,你真的不回木叶?”

 

然后就看到佐助冲他扬了扬袖子,他闻到了一股玫瑰花的香味,然后昏了过去。

 

 

“鸣人,如果我要你的血,你给不给?”梦里似乎有谁在这么问他。

 

接着他听见自己回答对方:“诶?这可是犯罪啊我说,佐助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对方好像被他气到了,语调低了一个八度:“不要去想那些犯罪不犯罪的,我是在问漩涡鸣人你,愿不愿意给我血,背上一生受制的命运?”

 

“佐助你今天好奇怪”他嘟了嘟嘴,“受制什么的我是没问题啦,你要我就给你,但是这是犯罪诶佐助……”

 

醒来时,鸣人发现自己还在嘟囔着“犯罪”,然后他发现自己四肢呈“大”字型被分别捆在了四个床脚,腰上还扣了一个钢圈,将他牢牢锁在床上。

 

打量完自己的处境,他才发现佐助就在床边坐着,一声不吭地看着他。

 

见他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佐助终于改变了姿势,坐到床沿,一手抚上了他的脸庞,又顺着下颌摸上颈侧,最后把手停在了动脉的位置。

 

他掰过鸣人的脸,凑上来舔了舔鸣人的唇,好像很满意的样子,又往深了亲。

 

被锁住的地方又不是头,鸣人用最大的力气挣扎开,还用牙将佐助咬出了血——咬完还有些心疼,特不合时宜地慰问:“佐助你没事吧?我刚刚不小心力气大了点。”

 

被咬了的人低着头,哼笑出声,然后突然掐住鸣人的脖子:“曾经你血都能给我,现在命也给我吧,行吗?”他手指逐渐用力,阻碍了掌中脖颈皮肤下的血液流动,就连颈骨也发出了“咔啦咔啦”的声音。

 

鸣人不假思索,声音断断续续却依旧彰显着他的决绝——他问,给你你就回木叶吗?

 

下一秒惊天震地的咳嗽声在室内响起。

 

佐助松开了手,眼神有些迷离,他甚至温柔地拍了拍鸣人的胸口帮他顺气。

 

他们两小无猜,尤其鸣人的思维一向简单,他不用问就知道鸣人的回答。

 

——你为什么对我从来都不放弃?

 

——因为我们是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

 

神TM朋友,他才不想当鸣人那满大街的朋友,哪怕兄弟也不想当。

 

他要的,明明就是这个人。

 

——他要他的眼里只有自己。

 

——他要他的心里只有自己。

 

——他要他的世界只有自己。

 

漩涡鸣人只有宇智波佐助,是他在十二岁那年就产生的绮愿。

 

那年的漩涡鸣人开始发育,宇智波佐助第一次知道没有力量他会被漩涡鸣人抛在身后,甚至渐行渐远。

 

如今他们都是十六岁,未来还有大好年华,而恰好此时他获得了全部的力量。

 

他渴望的、可以压制漩涡鸣人的、强大的力量,为此背上了[血猎]的罪名。

 

而他的一生所求,正乖乖地躺在他的床上,不曾离开。

 

 

评论 ( 11 )
热度 ( 53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