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枢零】今晚的月色真美(一发完)

∵突然想写枢零

∵最擅长(相较而言)流水账傻白甜

∵零厨

∴以下正文,讲真枢零是目前为止把握得最困难的一对了,可能是因为真的是很久远的一部番,答应我温柔点好么么么~

———————————————————————————————

①夏日祭

夏日祭,是日本的传统节日,每年的八月十五日日本政府都会举办祭奠游行等活动。

 

于是一大早就被假期中精力旺盛的优姬吵起来的零只能放弃挣扎,将对方赶出门之后套上衣服裤子,迅速洗漱完毕准备下楼。

 

不出所料,一打开门就再度看到那位刚刚被拎出门的纯血公主面背对着楼梯口抱膝蹲着,嘴里还在不停碎碎念。

 

零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当初的优姬活力四射,虽然对着他有些暴力,但实质上一直是个温柔的人。可是自从她为了救下那位纯血君王奉献出了一半的心脏,身体就一直有些羸弱。

 

——牙白牙白牙白,他才不是受虐狂,优姬这样文文静静的挺好的,嗯嗯,暴力女会嫁不出去的!

 

虽然重点在于晚上的花火大会,但是白天的活动也有很多,比如庙会,比如庙会的小吃铺,比如庙会的活动……最重要的是,包括优姬在内,所有人都没有和服或是浴衣。

 

理事长说,孩子不能没童年——虽然零觉得他是想满足自己装扮优姬的猥琐心理——所以一行人全都要去买和服。

 

麻烦吗?非常,但是零看到优姬亮闪闪充满喜悦的眼睛就说不出反对的话,于是,去订做和服这件事敲定。

 

 

②逛街

“零,早上好。”

 

果不其然,站在楼梯上就能看到那位玖兰学长坐在餐桌边举着报纸,恍若情深似海的视线从报纸上方看过来,声音温柔得像在滴水。

 

原本走在身边的小青梅早就跑了下去,守在兄长的身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他不曾想过,一切结束后,离开了黑主学院的自己会再度回到这里,还会与当初憎恶非常的吸血鬼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更是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他会与一早认识的纯血君王这般和谐相处,心情平静不起波澜。

 

——人生当真无常。

 

零淡淡地对那个灭掉了长老院的吸血鬼始祖回应一句“早上好”,便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解决面前早已被摆好的早餐。

 

今天任务繁多,除掉要去取回之前订制的和服,还要陪吃货优姬逛庙会买炒面、鲷鱼烧、苹果糖blablabla玩捞金鱼套圈圈投球……当然最不能忘的是买仙女棒,否则优姬花火大会会没有玩的。

 

吃完饭,零用餐巾擦了擦嘴,叫上优姬准备出门,谁知跟上来的只有玖兰枢,优姬站在门口讪讪地笑:“抱歉啦零,我跟爸、理事长约好了……”

 

再重复一次,零从未想过变回了纯血身份的优姬性格居然还和当初人类时一模一样,大大咧咧还不会撒谎。

 

额头蹦起井字,零咬紧牙关深呼吸三秒钟,终于忍下了怒气决定接受事实,就在此时,玖兰枢带着笑意的声音响在耳边,零觉得自己瞬间失去了理智。

 

玖兰枢说:“我们也很久没过二人世界了,零。”

 

——二人世界你爸爸!!!



③初恋

零还记得当初他虽明白自己的心意,但因为随时会堕落成LEVEL E所以只想清除吸血鬼从未打算追求终身幸福,因此对于优姬喜欢玖兰枢这件事,他心里不舒坦,但却是纵容的——而且他还在一点点地把优姬从自己身边推开。

 

一切结束之后,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一缕,仅剩的家人是变回纯血种的玖兰优姬——而优姬是要嫁给玖兰枢的——他最终什么也不剩。

 

他甚至不知道神明让他诞生于世的理由是什么。

 

来经历失去?

 

所以他推辞就任会长的提议,接了一大半清缴任务,开始了终期未知的旅行,打算边做任务边思考自己的未来。

 

未来不曾找到,心态却平定得稳如泰山。

 

因此在他申请了京都大学准备充实自己,却发现直属学长是刚转学过来做交换生的玖兰枢、而这个玖兰枢有个同样刚转学过来与他做同学的妹妹叫玖兰优姬时,他一脸懵逼。

 

心境却平淡如初,没有憎恨,也没有了当初酸涩的暗恋心情。

 

 

④倒计时

他重新搬回去与理事长优姬同住后不久,玖兰枢接受了理事长的邀请同样搬了过来。

 

一次优姬偷偷摸摸跑到他的房间神色紧张地坦白当初对兄长玖兰枢的感情在没有记忆的时候就是亲情向,他们也说好了做兄妹不履行父母定下的婚约。

 

有遗憾吗?没有。好像当初的爱恋都是镜花水月,他只是摸摸优姬的头,表示他支持她的一切决定。

 

或许就是从那时,他开始把自己当成优姬的兄长,虽然正牌兄长就住在他的隔壁。

 

校园生活平静而美好,如果不会有各种各样的巧合让他与那个惯常装模作样的纯血种纠缠不清就更好了。

 

甚至有些巧合是故意的,比如这次夏日祭,去取和服的是他和玖兰枢,一看就是优姬为了改善他们的关系听从了理事长的馊主意设计的。而玖兰枢从校园重逢起,就一直在说一些暧昧不清的话,好像损友之间开的玩笑。

 

零不会忘记自己经历的一切,那些经历铸造了如今的他。但是摸着良心说,他有些享受普通人的生活。

 

损友之间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调皮的妹妹会带给他一些麻烦不过很容易解决,父母担忧他的人际关系不停地让他与人增加交往……

 

但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与玖兰枢有关。

 

——当初的纯血君王,为了优姬几乎算无遗策,怎么可能在他这个当初的重要棋子的生活中这样存在。

 

零无意识地抚上了颈侧的旧伤痕,有什么,要发生了……

 


⑤陌上花已开

看着优姬穿着嫩黄色的紧袖外服挽着理事长出了门,零抚平袖子上的折皱,与一旁等候的玖兰枢一同动身参加花火大会——随了优姬的意,他与玖兰枢单独前往盛典。

 

空中燃放着绚丽的烟火,地上站满衣着艳丽的人,这样的氛围,他居然是和玖兰枢一起,两个大男人傻傻地抬头看天,旁边充斥着少女们银铃般的笑声。

 

简直不能更尴尬。

 

仰着头有一会儿,零觉得脖子酸疼,低头揉了揉脖颈,正准备问一路无话的同行人要不要一起回去,谁知却对上了那双酒红色的眼睛。

 

——玖兰枢一直在看他!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零不知为何觉得心速加快好像心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呼吸也变得不再那么顺畅了。

 

璀璨的夏日夜空,烟花绽开画出美丽的图案,而那个人眼里充满了笑意。

 

他凑近,附在他耳边,诉说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今晚的月色真美。”


评论 ( 17 )
热度 ( 4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