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阅读火影忍者6

想尝试阅读体以及练习写对话,选择让某些人来自同人世界,是因为……貌似这样会简单一点点吧(╥╯^╰╥)具体看我自带小尾巴

看过我文字的应该知道我敲字风格

宠扉宠鸣!

并没有更新频率

 

第一章 emmm原本打算旅游前写一些来着

————————————————————————————

 

【……等你弄完了,我请你吃拉面!

 

太好了!我会加油的!】

 

画面定格在鸣人头顶防风镜一脸惊喜的表情上。

 

刚刚虽然得知了主人公是孤儿,不过实际上其他人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们会觉得这孩子有些可怜——但忍者哪个不可怜呢——正待继续看下去,鸣人发言了,并且出乎意料的,他兴奋极了。

 

小孩子的表情并没有藏得很好,任谁都能看出他在得意炫耀自己喜欢的事物:“一乐拉面特别好吃,满满的大碗,汤汁浓醇,面条Q弹爽滑,叉烧入口即化blablabla……”

 

之前的他只是不理解大人之间的风起云涌,现在倒打开了话匣子,对最爱的拉面的美味大夸特夸,话还没说完他自己就饿了。

 

“……唉真的好饿哦,早上修行很久都没吃……一乐拉面!”

 

鸣人正手揉着肚子有些难过,椅子前突然出现了一张长桌,桌面上一溜摆了八碗拉面,送来拉面的空间不忘贴心地为每人准备了不同口味——最起码佐助面前的就是番茄汤——鸣人的那碗旁边还另摆着一小碟蔬菜丝。

 

鸣人盯着蔬菜盘撇嘴,明摆着就是不想吃,宇智波佐助面无表情端起盘子将菜倒进他的拉面碗。坐在另一边的樱更贴心,把碗端到自己面前,用鸣人自己的筷子将蔬菜与面条拌在一起直到根本挑不出来后,才端回小孩面前。

 

两人的意思十分一致:要吃拉面,蔬菜也要全部吃掉。

 

“樱酱你们为什么和手打大叔一样。”鸣人不情愿地拾起筷子,“每次去一乐手打大叔都要给我好多蔬菜,还有笋干……”

 

“别废话快点吃。”樱敲敲他的头,只要在鸣人旁边,她的心情就无比反复,一时开心一时难过一时无语的。

 

哼,要不是老娘刚刚还在抢救你的小命……

 

忍者吃饭速度由环境决定,虽然并非任务时间,但身处未知之中,速度根本慢不下来。众人三口两口连面带汤吃了下去,只有妄图继续高谈阔论却被拦下的鸣人越吃越慢。

 

但一刻钟之内,他也喝下了最后一口汤。

 

如出现时那般突然,桌子带着一排空碗瞬间消失,与此同时,光屏上的画面换了一张。

 

【“鸣人……为什么你要在那儿乱画?你应该知道‘火影’这个名号的由来……”

 

“我当然知道!火影就是村子里最强的忍者!——尤其是第四代火影,是从妖狐手中救下村子的英雄!”

 

……

 

“……而且还会超越以往的历代火影!”】

 

屏幕上的主人公眼神坚定,让身处战乱或经历颇多的忍者们或多或少都有些感慨——无论这感慨是哪方面的——只是这个有些淘气、有些天赋、日后还当真完成梦想的少年,与身旁这个读不懂空气、提起喜欢的食物就叨叨叨个不停的小朋友……

 

完·全·不·像·一·个·人。

 

看着眼前这一幕,鸣人真正安静了下来。

 

吵吵嚷嚷,只是在掩藏——虽然能知道未来确实不错,但他心里更多是不安。

 

他早已习惯不哭给别人看了,也在努力奋发向上希望得到全村人的认可,所以对于将自己的人生展现给熟悉、陌生的人,他非常排斥,但又没有办法摆脱如此处境。

 

他只能通过别的方法转移注意力。

 

于是他偷着用自己的方式撒娇,占据两个小伙伴的全部精力、拼命安抚自己想与光屏上的主人公分开——但那毕竟是他经历过的人生,难得有人不会无原因厌恶他,甚至这些人是赏识他的——他也会忍不住雀跃的心思,将自己觉得好的东西都捧出来。

 

他一直都会寻找一切机会表明自己被所有人认可的希望,只可惜会听他说完、或者说说出梦想的人实在太少了,拉面店的老板手打大叔是第一个,但他无法理解自己作为忍者对成为“火影”的执念。

 

伊鲁卡老师是第二个,没有嘲笑他不切实际,没有鄙视他不知天高地厚……伊鲁卡老师从来不会因为卡卡西老师刚刚劝阻二代目火影说出口、但其实他早就从水木老师口中知道了的原因看不起他。

 

甚至他还记得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向伊鲁卡老师借护额戴、伊鲁卡老师拒绝、第二天参加毕业考试失败……

 

没有人说话,光屏停留三分钟后自动转换。

 

【……

 

“伊鲁卡老师!这都是他第三次考了,况且也有分身,就让他及格吧……”

 

“水木老师,那怎么行!别人都是……不能让他及格。”

 

……

 

“呃……那个孩子……听说又只有他没有及格!”

 

“哼!活该……”

 

“谁让他是……”

 

“算了,别说了,万一被他听到……”】

 

“那位‘水木老师’不对劲。”

 

千手扉间抱臂端坐,关注的重点却不是“鸣人为什么被排斥”,他早已猜到了缘由,那些人的态度不过算是验证罢了,事实上在场的除了千手柱间因为没有经验所以不清楚之外,其余人都心明镜是怎么回事。

 

他很肯定地说出自己的推测:“‘实力’对一名忍者有多重要,对于教书育人的老师来说,他应该最清楚不过了。和平时期究竟如何我不是很清楚,但既然‘忍者’还在,那么必然是要出任务的,甚至任务中性命都是小事,完成目标才是最重要的,实力不足必然无法完成任务。那么,如此违反‘原则’的‘标准’……他是对‘漩涡鸣人’有所求吧。”

 

“与其说‘有所求’,倒不如说是在‘博取漩涡鸣人的信任’。”宇智波斑接下他的话茬,“卖了好,过后才方便利用。”

 

“尤其‘漩涡鸣人’刚刚被关系不错的老师拒绝毕业,正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水木老师应该很快就会行动了吧。”千手柱间立刻很懂地接口。

 

“……”

 

鸣人瞠目结舌地看三人三言两语就说出了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开始怀疑到底是谁经历了那一切。

 

春野樱沉默片刻,轻声问他:“鸣人,你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吗?”

 

春野樱一直是个普通孩子。家庭成分简单、没有家族秘术、综合成绩中上只理论知识储备丰富……可以说,如果不是分班时被分到了第七班,她很可能早已泯然众人,不会想要拥有与同班小伙伴并肩的实力,并奋发图强直到现在。

 

所以被父母关怀着长大的她,根本不理解鸣人的生活,也无法想象鸣人是如何在陌生人的排挤下生存——她想到自己曾指责鸣人“没有教养”就忍不住羞愧——如果是她的话,一定早就疯了吧。

 

是的,她的重点在那些早已记不住样子的同班同学的父母说出的句子上。

 

她看着鸣人孤单地跨在秋千上拽住绳子,看着鸣人落寞地拽下额顶的防风镜挡住眼睛,看着鸣人明显听到了那些家长的闲言碎语……再看着身边的少年版鸣人平静的表情。

 

潸然落泪。

 

 

TBC

就说忘了什么,没圈我家亲爱的,虽然她已经看过了 @雨貓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