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面无表情(25)【已补全】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嗯本来昨晚定了闹铃但是没爬起来,多写了一些算作补偿

重新发放

——————————————————————————————

“长谷部,最近本丸有什么事发生吗?”

 

这日正是压切长谷部轮值做近侍,成霜虽然没有接受刀剑们的效忠,却对这些无法回馈情谊的刀剑们向来很是信任,如此次这般疑问也是直接询问出口。

 

他对这种毫无委婉的做法有些不适应,所以出声的时候眼光也有些躲躲闪闪的,不敢直视询问对象:“我看大家都有些开心的样子。”

 

说是开心,其实也不太正确。

 

成霜向来对本丸内的风起云涌感知不良,他唯一的衡量标准就是刀剑们对他的态度。因为与同事毫无交情的缘故,他为了杜绝自己改变蜗居决定,几乎从不打开网络板,参加时政举办的活动也都是从信差狐之助那里得到的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刀剑们也不太与其他本丸的自己联系,网络板就一直被摆在闲处落灰。

 

凭审神者的感觉,最近刀剑们对他的态度好得过了头,出阵不忘给他买回什么特产,远征不忘照些照片或者带回什么纪念品,一个月去一次万屋是大采购,也会记得给他买几件新上市的商品。

 

就好像,他经历了什么不幸,刀剑们竭尽所能地安慰他一样。但与此同时,他还能感觉到他们心底暗藏的兴奋,那种积极的情绪经常按捺不住地冒出来,偶尔他会在处理文书时不经意间抬头瞥到那种热烈的眼神。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询问当日的近侍了,昨天的大和守安定、前天的堀川国广、大前天的蜂须贺虎彻……除了堀川国广还会小媳妇似的羞羞答答但异常坚定地表示“并没有”之外,其他两位都是如他眼前这位一样。

 

——整理衣装/挪挪发夹/撩起刘海,然后深呼吸/摒住呼吸/狠狠闭眼,直视他并说出同一个回答:“您多虑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说真的,如果不是他们的反应还是有所相异,他也许都会认为三把刀是参加了同一演技培训班=ω=

 

也许真的没发生什么大事?只是他感知错误?

 

最擅长做鸵鸟的审神者放过了一脸就义表情的长谷部,收拾好地面的杂务开始做俯卧撑。因为他本人瞒下的事不少,对此心虚的前提下,他也很少对刀剑们的事刨根问底。不告诉他就不告诉吧,该他知道的,他总会知道的。

 

只是心里到底埋下一颗疑问的种子。

 

那之后又两个近侍循环后,小狐丸正在处理明日交接的准备工作的收尾,狐之助突然背着紫色的小包裹出现在了审神者的工作台前。

 

“审神者成霜大人,这里是时政下发的‘战力扩充’计划的通告,敬请查收。”狐之助卸下包裹从中拿出白底烫金蜡封的请柬递给审神者,之后连每次都会招待它的油豆腐都来不及等待就蹦跳着跑出了门。

 

“战力扩充”是时政新开发出的一种,于危险可控的虚拟战场提升本丸战力的计划,刀剑们或战力系的审神者们可以从时政投放的对战机器身上得到战斗经验。而且该战场共分为四个等级,即使是刚入职的审神者也可以派刀剑参加。

 

当然了,为了激励审神者,时政还在战场投放了新签订契约的几把刀剑的本体,本丸打败假想敌军后,就有概率找到新刀剑男士的本体并带回本丸唤醒。

 

成霜看了下活动时间,一星期后才开始,这次活动给予的准备时间非常够用——避免了没经验的审神者因时间不充裕而手忙脚乱——虽然理论上来讲对于这次活动而言所有审神者都是新手。

 

正巧此时小狐丸已经完成他的工作,成霜干脆叫他去通知其余刀剑男士们这个消息了。没两分钟,作为本丸主人的工作也已完成,成霜将桌面收拾干净后,一时兴起,准备下楼加入刀剑们的讨论。

 

孰料他刚刚走到窗边想要合上窗户的时候,忽然听到爱染国俊说了一句“国行就交给你没问题吧,萤?”,还有烛台切接上的那句“我会管好贞酱的”。

 

单听这些话其实都没问题,成霜之前就知晓战扩计划公布出来的三位新刀剑男士中,明石//国行与爱染国俊、萤丸是来派的兄弟,而太鼓钟贞宗与烛台切光忠关系很好。如果他没有听见两振刀的语调,他一定会为这话语里包含的“相亲相爱”高兴。

 

可他亲耳听到了爱染的声音如同冻了冰一样不含感情,也听见了烛台切语带调笑,磁性的嗓子满是暧昧不清。

 

……与他们表现在他面前的样子一点都不搭边。

 

成霜下意识放缓呼吸,将自己藏在了窗边的阴影处,手忍不住捂上心脏剧烈跳动的胸口,生怕仿佛如雷轰鸣的巨大声响暴露他的存在。不过刀剑们似乎察觉了说话地点的不正确,除了他听到的那两句,他们只约定了“晚上开会再说”,此后留给他的只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审神者闭了闭因为长时间瞪大而干涩的眼,直觉告诉他,他最好弄清楚刀剑们晚上开会的内容,那很重要。

 

悄悄离开窗边,成霜轻喘了两口气,甚至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心境完全平稳下来才出门和刀剑们一齐吃晚饭。

 

拉门外是皑皑白雪,门内,他们围着被炉吃热腾腾的火锅。

 

似是岁月静好。

 

到了晚上,成霜强让自己如往日一样正常作息,哪怕已经度秒如年也在忍耐。终于,在他心如打鼓僵直着躺在床铺之上半小时后,本丸的吵嚷声渐渐消失,只余秋风席卷着落叶沙沙作响。

 

成霜悄然起身。他之前从未参与过刀剑之间的会议,或者说,他甚至都不曾知晓刀剑们会有会议,所以只能前往刀剑们的居所小心探查,期望能找到“会议厅”。

 

也不知是他运气好,还是刀剑们从未想过防范他所以没留刃放风,成霜找到唯一一间亮着灯的房间时,刀剑男士正说着话,声音不轻不重不急不缓,哪怕他不紧贴着墙砖附耳窗边都能听得清楚。

 

“……近日主殿心情似乎好转了些许,可能……察觉到我们的举动了。”成霜入耳的第一句话就是长谷部说的,对方一如既往的沉着。

 

“也是自然,主殿本就敏锐。”三日月的回答难掩赞许,“当初仅仅是一句称呼,主殿就知晓我们的态度,此次诸位几乎言情于表,主殿如若未能察觉,反倒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事。”

 

乱藤四郎欣喜道:“是呀是呀,主殿最心细了!绑头发那时也是!没有拒绝我们的亲近,还有泡汤~”

 

成霜抿抿唇,不知道他们是每次开会都是要先商吹他一番还是重要的事情已经说完了,但算算时间,他来得不晚,所以应该对方是还没有进入正题。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审神者甚至已经在想要不要放弃这次行动回去睡觉,将双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一直以来的谨慎早已消磨殆尽,此时反而是冒险冲动涌了上来。

 

沉思片刻,他放任。

 

只听得屋内鹤丸国永话语一转,提及了别的话题,不,不是别的话题而是回归了本题——“还要感谢歌仙,准确译出了主殿的梦呓,否则我们还会忐忑许久。”

 

“没错,感谢歌仙殿。”

 

“是啊,歌仙辛苦了。”

 

“多亏您了。”

 

……

 

他都不知自己还会说梦话。审神者发现自己的未解之谜竟又多了一个,心里暗自希望刀剑们能说得明白些。天遂人愿,没有人挑开话题,他们接着说了下去。

 

“也是主殿的‘命运’不好吧?唯一的亲人离去后,又遇到了我们。”歌仙叹了一声,“主殿小小的年纪,磨难实在多了些。”

 

“话虽这样说,但我也要承认,知晓此事更让我们放心一些。”烛台切的语气一如晚饭前审神者在窗前听到的那样隐含笑意,“如果那位‘弟弟君’还活着、如果不是主殿梦呓为我们所知,我们依旧会是曾经那样胆颤心惊。”

 

“嗯,我们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呢~”源氏重宝中的哥哥赞同道。

 

陆奥守吉行提议:“所以我们要庆祝一下‘弟弟君’的死讯?”

 

“还是想想怎么抢占主殿心里的位置、让主殿忘记悲痛最重要吧?不过庆祝一下也好……”

 

……

 

啊,想到了,为什么刚刚会觉得不对劲。

 

他从来都是独自居住在阁楼,就连侧卧都不许近侍居住,哪怕后来他们关系改善也不曾改变规定。唯二两次留人,都是他于梦中单方面见到成露的时候,他都是在发烧,一定是那时自制力低下所以说了梦话误导了这些刀剑。

 

可他没想过不知自己误解的刀剑居然是这般看待此事的。

 

成霜浑身冰冷地听种种刺耳言行呼啸着涌来,在他的心上戳出千疮百孔——都说只有在乎的人才会伤人至深,现下他终于感受到了——成露仅仅因为是他在乎的弟弟,就被这些刀恶语相向。

 

如果不是他突发奇想前来偷听,真不知道“人心隔肚皮”一说果真是古人的血泪,这些刀,今晚之前他都不知道他们早已被他不知不觉放入心底。

 

他思绪繁杂,一时热血上涌气昏了头,直接上前一步用力推开了半掩的窗,甚至都没看清屋内刀剑们的脸色,只是面无表情:“我都不知你们体贴,这么顾忌我的心情。”

 

“让你们失望了,成露没有死,我们只是失散了。”

“我从最开始就不想当这个审神者,只不过是与时政等价交易罢了。”

“我帮他们工作,他们帮我找成露。中间也许涉及到了你们,但那又怎样呢,我们无亲无缘,与我有什么干系?”

“抢占我心里的位置?位置什么的,我自始至终就没为你们留。”

……

成霜死死盯着窗框上木头的纹理,沿着一条条蜿蜒的花色,看完一条换一条,始终停留在目光所垂之地,大脑放空,随机想到什么伤刃的话就往外说。

 

直到最后一句:“审神者什么的,我早就不想做了。”

 

刀剑们神色淡然,听着审神者发泄所有的愤懑与不满。审神者说的这些话他们早有准备,大大小小的会议他们从未中断。主殿根本不会想到,他所说的一言一语,他所做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们复述到所有刃之前,点点滴滴都不会放过得分析。

 

所以他们早就知晓这些,只是宁愿催眠自己审神者的弟弟真的死去、他们是审神者唯一重要的存在而已。

 

成霜抬起了头,在他抬头的瞬间,灯光忽明忽暗,他看到阴影处腾起黑雾,刀剑们的眼上聚起了红。三日月起身走了过来,身着华丽出阵服的他,影子被灯光衬得异常高大,黑雾也愈发得浓重。

 

他笑得一如初见,成霜甚至回想起了来到本丸的第一天他站在狐之助身边时,这把刀笑得多好看。

 

“以为我们是初次听闻?不,不是的。”

 

那一日和泉守兼定心血来潮问喝醉的审神者是否想过离开,审神者为满心欢喜的他们狠狠泼下一盆冰水,他说:“从未停止离去。”

 

那一日的他们心如死灰。

 

“听您说过的啊……”最美的一振轻叹:“所以虽然心痛,却不会再让我们分神。”

 

也是这时,成霜才发现满屋子的刀剑穿的具是出阵服——也就是说,他们早有准备,这其实是为他准备的陷阱——为了留下心爱的主殿,刀剑们布下天罗地网。

 

——将异常表露于外。

——抛下引线,故意在审神者凑近的窗外含糊其辞。

——身经百战的刀剑们发现窗外有唯一不在场的主殿偷听时放任自流。

 

在心爱的主殿就任之前,刀剑们就发现了审神者用灵力时唯一的破绽,就是必须专心致志,如果分出心神就无法灵活使用。前任千不好万不好,却是教给了他们那任何人都必然不能全神贯注的一招。

 

无法逃脱的“至上欢愉”。

 

他们曾想过,如果主殿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异常,一切就算了;如果主殿没有对“偶然”听到的话语在意,一切也会结束;如果主殿没有站在屋外偷听,那么一切都不会继续。

 

——您不知道,我们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您既知道,那就和我们同饮这苦酒。

 

刀剑露出锋利的爪牙,妄图将自己的主人困于囚笼。

 

成霜摇头不可置信,不经意间后退一步。


额间一凉,他愣愣地抬手触碰,视线上移。

 

初雪。

 

 

TBC

下一章

评论 ( 16 )
热度 ( 8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