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患生于多欲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已删除的不补档谢谢

【斑扉】阴阳之约

*百鬼元素活动文

*文中妖怪、神明资料皆来自于水木茂老先生的《妖怪大全》

*有私设 @雨貓

————————————————————————————

“子时将至~贵客临门~应邀而来~年方四七~”千手扉间原本正点着烟斗看大哥和小妖怪们划拳喝酒,身旁郁郁寡欢脸的诺伊波罗伊克西突然神色一变,哀叹出声。

 

诺伊波罗伊克西是一种能够预知来自远方客人的灵,每次预知时都会觉得头疼——痛得厉害,来者就是女人;只是稍微有点疼,来客为男——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扉间的灵做了预告,一直跟在他大哥柱间身边的那只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来访。

 

诺伊波罗伊克西无法察觉熟人的到来,也就是说……

 

发现自家弟弟的视线越来越不友好,哪怕背后已经汗流浃背,柱间也坚持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迅速将碗中酒灌入腹内。

 

无论输赢都以柱间自我惩罚为终结,三十海碗的千年佳酿喝下后,柱间一秒都没有浪费,径直倒下沉睡不起,全然顾不了醒来宿醉会有多难受。

 

扉间冷笑一声,打发小妖怪把大哥拖走,自己收拾了一下狼藉准备开门迎接人类——必定是人类,大哥不会与一个二十八岁的妖怪幼崽交好到邀请对方来到店里,更不会这般不负责任地醉去而非亲自招待朋友——更何况,只有寿命短暂的人类才会得到大哥如此好感。

 

千手柱间这个经常异想天开的,邀请朋友来自己却为了逃避冷眼而睡去,当然是在制造机会介绍朋友与弟弟相识。

 

千手扉间对此不想表态。

 

 

宇智波斑揣着不久前一见如故好友给的御守,一路顺着飘散在岔路口就好似在指路一样的野火前行时,心里倒是什么都没想。

 

他家庭环境复杂,生长环境更复杂,长大后,生存环境同样复杂得一比,所以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想,没有顾虑安全因素,没有惦念接下来的行动,只是单纯想要访友的做法,对他来说也是非常难得的。

 

虽然看到好友家只是一间开在荒郊野岭的居酒屋时他不是不震惊,但并非不知人间疾苦的他,算算市区内愈发高涨的地皮价,觉得居酒屋开在城郊也不错,至少好友还能攒下一些钱。

 

他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店内灯火悠悠,并非摆放着高科技化的电灯电视空调,而是有着带一丝丝老韵味的烛台团扇,环境幽然寂静。老板背对着柜台,但从飘来的香味他可以闻出,对方正在摊玉子烧。

 

他进门后自觉坐在了正对店门的凳子上,习惯使然,他从来都会将自己摆放在全场瞩目之下,所以虽然全场空闲,他依旧坐在正中央。

 

老板没招呼他,他自己也没出声,就静静的呆在原位不动,甚至都没想着问问柱间在哪里。可能是最近实在太累了,偷来的闲散时光,他放空自己也很得趣。

 

门外开始下起小雨。斑突然感觉悬空的裤脚被什么拉扯着。

 

他低头看,是一个头戴大斗笠的小孩,手里拿着托盘,托盘上放着一块豆腐。豆腐看起来很美味,但斑不知道小孩是什么意思。

 

他指指自己:“是给我的吗?”

 

小孩点了点头。

 

他将石制的托盘端上桌子,对小孩笑笑:“谢谢。”小孩羞红着脸跑开了,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我劝你还是不要吃。”依旧没回头的老板突然出声,“会发霉的。”

 

斑有些不明所以,事实上,对方很像是在挑刺:“……如果快些吃完的话,就不会发霉了吧?”

 

“快些吃完才会发霉。”老板终于回了头。

 

银白的发色,银白的眉毛,艳红的眼睛,毫无血色的唇——如果不是勉强从脸侧还有下巴看出了三条细细的疤痕,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对方与柱间口中“表面冷淡实际很容易心软”的弟弟扉间等同起来的。

 

“那是‘豆腐小僧’,你吃了他的豆腐,身上会发霉的。”也许是他的态度让对方误会了,老板、不,柱间的弟弟将玉子烧盛在陶盘里端到他面前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

 

斑从筷笼里抽出一双筷子并道了谢,从善如流地把豆腐推到一旁。

 

也许他真的是太累,直到离开居酒屋回到居住的别墅,斑都没有对那些妖魔鬼怪的事情大惊小怪。甚至之后想起,那更像是一场梦。

 

梦里有背对着烛光,面容模糊不清,一双眼的风采分外鲜明的千手扉间。

 

 

斑第二次去居酒屋是在半年后。

 

那时的他刚刚拔除了家族的毒瘤,大功告成后的疲累足以让他沉睡,但志得意满的振奋却又让他无比清醒。

 

弟弟泉奈早早就睡下了,斑想了想,干脆翻出御守,再次前往城郊。

 

居酒屋当真开着门,但比起上次前来时的宁静,这次店里倒是很热闹。一群身高四五寸的小人正对这老板叽叽喳喳,义愤填膺,时不时指着店外某处。

 

斑顺着指向望去,一口碗口大的古井冒着阴火,幽幽的声音数着数字:“一个~两个~三个……九个~怎么会少一个……”

 

扉间并没有像上次他见到的那样人冷淡心肠还是好的,而是动作带着慵懒,脸上露出不耐烦的样子,顺手拿起一把团扇将小人们一并铲起,几步出门倒进了古井。只听小人们的尖叫与阴火颤抖的频率合上了拍,倒像是原本就是一体的。

 

斑发现自己真的不怕这些事物,甚至他还对扉间望来的视线条件反射性的扬起了笑,如老朋友一样调侃:“碗口大的井挤两家妖怪,心疼.jpg.”

 

扉间瞥了他一眼:“长进不少。”

 

“既然知晓这个领域,我当然会多做一些功课。”斑傲然,他的自信向来来源实力,“数数的是‘皿数’,那些小不点儿,是‘蝾螈’吧?”

 

说到兴起,他还对从店内探头出来的几个说起了真身:“‘帕奇’、‘朱盘’、‘鬼一口’、‘花子’、‘无脸坊’……”

 

然后就见扉间淡淡地看着他,伸出食指点点他,说:“人类。”

 

“……你还真不给我留面子啊。”斑半晌才接上话,“都饿了吧,今天的账都算我的。”

 

道歉也别别扭扭的,扉间有些好奇这人是怎么和大哥相交莫逆的了。

 

 

自那之后宇智波斑就经常前来居酒屋,一晃已经十年过去,最近他开始玩一个游戏,非常兴致勃勃。

 

——猜扉间的原身是什么。

 

用他的话说,就是除了姓氏与名字,柱间与扉间根本不像有任何亲缘关系的。柱间充满生机,比起妖怪,更像接近神明的存在。扉间呢,自来都是冷淡的,再加上白发红眼,一看就是非人类。

 

“一反木棉?”一段十米长的白布?

 

“不是。”

 

“白坊主?”带尾巴的无脸蛋蛋?

 

“不。”

 

“日和坊?”那个最出名的晴天娃娃?

 

“呵。”

 

……

 

“骨女?雪女?还是什么?”

 

被纠缠了很多天的扉间放下铲子——自从斑经常过来之后他就想着煮夫的道路一去不复返了——看着斑莫名有些认真的眼神,无奈:“第一,无性别的妖怪不会表现出性别,所以我确定我是男性你就别对着女性妖怪名单试探了;第二,你为什么非要知道我的身份?”

 

谁知斑却没接话,反而自己开始盘算:“是男性,男性好,至少我以后不会得寸进尺,物种毕竟不同……也对,身份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斑迅速将扉间刚做好的蛋包饭扒拉进嘴,然后跑出了门。

 

一走就是大半年。

 

他又一次出现,不是如往常一样自己走来的,而是被一辆房车送来,与他一同下车的还有一名长相与他相似的男子,男子看起来比他小几岁,凭相貌都知道两人血缘关系之近。

 

此时是白日,鬼怪都去休息了,居酒屋难得表现得贴近人类世界一些。扉间掀了帘子出来,手中抱着一大块岩石,无视斑之外的另一人如看什么不可思议怪物一样的眼神将它摆在了门口招牌下。

 

随后懒散向门框一靠,从怀中拿出烟斗点着:“怎么,全部家当都搬来了?”

 

斑拥抱了一下身边的亲人,拍拍对方的肩,将人送走,之后才回答扉间:“我想清楚了。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我已经三十八岁了,剩下的年岁无论如何也多不过妖怪。所以扉间,你能和我在一起吗,看在我只会占用你生命一小段的份上?当然,你不答应也没关系,但我希望我死后你能吃掉我的灵魂,让我永远和你在一起。”

 

 

斑说得情深意重,非常诚恳,扉间却黑了脸,甩手进了店。

 

斑连忙跟上,却在路过岩石时听到岩石传来一句“进门你会被打”,不得已停下了脚步——石头是 “嘀咕岩”,当年拿到手的资料里出现过——嘀咕岩一般说出的都是未来某种走向。

 

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文章开头就只活在旁白中柱间突然冒出来哈哈嘲笑自己的好友:“斑,你到底把我们当成什么了?还吃掉灵魂哈哈哈哈哈……”

 

“姓氏真的不出名没错,但我们依然是阴阳师啊!” 

 

END

其实这个题材我觉得最好写成单元剧形式的,但那就太长了,凭我填坑速度……吼吼吼,还是放过我自己也放过你们吧

评论 ( 2 )
热度 ( 7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