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心救世

*随手敲一章系列

*二手本丸系列

*脑了很多类型审神者系列


中二病登场2333其实他就是一自以为不普通的小孩子。

——————————————————————————

“祁先生您好。”

“——祁夜。”

被打断的狐之助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眼前这位审神者让它无需使用敬语?听错了吧?要知道眼前这位审神者看起来可不像什么好相处的人。

——草绿色长发及肩,脸上盖了小半块金属面具,身穿绣有暗纹的长袍,一派高贵神秘的模样,更别提他手上还拄着一杆镶嵌红宝石的等身银色十字架型长 木仓,带托带扳机带光学瞄准镜的那种。

“额……抱歉我不是很清楚您的意思……”

“哦,可以理解,毕竟你那个小脑瓜只有我的拳头大。”没露全貌的审神者淡定地进行狐身攻击,“我是说,‘祁夜’才是我的姓氏,你说的‘祁’们显然已经抛弃了祖上荣耀。”

狐之助显然已经一脸懵逼:“祖、祖上的荣耀?什么荣耀?”

似乎从未想过世上有如此愚昧无知之狐的荣耀继承人诧异地看了狐之助一眼(事实上这是他进门以来第一次正眼瞧狐):“还用说吗?当然是拯救世界!”

……好吧,维护历史,拯救世界,勉强能算是同一目标。


确认过眼神,是不正常的人。 


狐之助僵硬地点了点头,维持着作为时政正规工作成员的专业性:“……好的,我来接着为祁夜先生介绍一下本丸的情况,8d-16号本丸是时政新来的本丸之一,拥有标准化的装修,当然,如果您不满意的话,我们还有很多创意设计供您选择……”

 

“——换。”审神者再次打断了它的话。

 

狐之助卡了壳:“……您想换装修吗?这个在您前往本丸任职的时候才可以换的。”

 

“呼——”审神者长长叹了一口气,似乎对它的理解能力认命了,屈尊降贵地解释起来,“不是换装修,是换一家本丸。我这样的人,按部就班地从无到有建设本丸,你难道不觉得浪费吗?”

 

您这样的人?哪样?思维不太正常的吗?

 

“抱歉,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狐之助婉转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所有的审神者都是如您所说,‘按部就班’,‘从无到有’,这样才会成为具有成熟工作体系的本丸主人。若是直接将您安排到别人的本丸里……您也不愿雀占鸠巢是不是?”

 

审神者怜悯地揉揉它的脑袋:“别为难你的脑子了,有什么事直接问我不好吗?你想想那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我即将就职的,一定是你们不愿让人知晓的、‘特殊’的地方……”

 

“——您在说什么!时政的工作向来透明化!没有那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我们唔——”

 

狐之助跳脚尖叫起来,细细的嗓门此时吵得审神者不得不举起手上的十字架,将黑黝黝的洞口对准它才威胁它住了嘴。

 

“好好想想,再回我,好吗?”审神者的声音轻柔。

 

“好、好的。”狐之助挤出颤颤悠悠的回答。

 

被吓住了的狐之助拼命搜索系统里的资料,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发现了想找的内容,也终于从记忆中翻出了相关的信息。

 

祁夜先生想找的那一类本丸,还真有。

 

“您是完全自愿的,可别说我即将讲述的东西没告诉您,之后我们也要签订一个条约证明您的自愿才行……”

 

审神者高高扬起唇角,他就说不可能没有:“好。”

 

“这是一座‘废弃本丸’……”

 

 

浦岛虎彻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好像在鸟居外听到了有人在说话——不可能是伙伴的,他们早就定好了轮流出门捕鱼加餐,虽说偶尔也会有非当班的伙伴起床帮忙,但帮忙的向来是和轮值的人一同出门的——何况那两道声音都很陌生。

 

听听都说的什么——

 

“您真的想好了吗……”

 

“——闭嘴。”

 

“……但是我真的需要确定……”

 

“——闭嘴。”

 

……

 

胁差“噗嗤”一声笑出来,这对话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可能他的声音被听到了,原本越走越近的两个人停下了脚步,再出声时已经在是对着他说话:“什么人在那里?出来。”

 

刚刚还在被怼,现在倒是不客气起来,他撇撇嘴,站起身从灌木丛踏出去,几步迈出小树林:“是我……狐之助?”

 

小狐狸眯眼瞧瞧他:“浦岛大人……这位是虎彻家的胁差,您即将就职的本丸的刀剑。”后面就转去同身边人介绍了。

 

他好奇地打量那个人,身高倒是不高,也就一米五左右,穿了一身不方便动作的袍子,手上拄着等身的十字架,看起来就神秘。

 

“是这样的,祁夜大人想入职4h-92号本丸。”狐之助为他做着介绍,“鉴于五年前本丸就递交了希望新审神者就任的申请……这次本丸不会再不同意了吧?”

 

说的是他们六年前失去了审神者之后将接任的几位赶出去的事,自从他们在独立一年内发现本丸没有审神者根本无法完整运转之后,多次提交申请,却没有被时政回复之后,他还以为时政终于放弃他们了呢。

 

浦岛虎彻轻咬几次下唇,还没想到如何回答的时候,就听那位主动前来的审神者肃穆的声音:“怎么会不同意,来入职的可是我。”

 

非常自信的样子,虽然狐之助完全不明白他哪里来的自信,就像它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审神者灵力强大,却偏偏脑子不好。

 

大概上天关上门的同时总要留扇窗吧。

 

“您说得对。”狐之助立刻点头,“既然您已经见到本丸的刀剑男士了,狐之助就回时政了?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呢。”

 

审神者大方一挥手,谆谆教导:“回去吧,工作还是要尽心尽力。”

 

“……行,虽然您没让我将本丸事务交代清楚,但想必刀剑男士们也会……”狐之助还在履行职责,审神者却已经将它的声音当成耳旁风,向浦岛虎彻走去了。

 

胁差还在懵比,就见审神者大踏步向他走来,身后的狐之助好像风化了的样子,一只爪子还在抬着向这边伸来。

 

“你在水边……行,你忙吧。”审神者打量了一下他还挽起的裤脚,“看起来也就这一条路,我自己过去就行。”

 

浦岛虎彻一个激灵,迅速将裤腿放下,蹬上鞋子:“怎么能让您一个人前去呢……再说我们不知道您要来,什么都没收拾——我们也想留给您一个好印象的!”

 

审神者似乎想说什么,却被他眼明口快地打断了。浦岛虎彻松了口气,其实他还挺怕审神者也回他一句“闭嘴”的,但对方好像接受了他脱口而出的理由,此时默不作声,应该允许他抢先回去报个信。

 

而且自己主动前来的,大概不会半途放弃,大不了他再快一些,带着伙伴回头来接好了。

 

浦岛虎彻发挥出胁差升满了的机动迅速跑回了本丸,留下审神者在身后慢慢走着,反正审神者也看出来了这里到本丸只有一条路,不怕人丢。

 

 

祁夜站在刀铃下,面前立着本丸全部刀剑男士,没有一把缺席,就连受伤的都被从屋子里扶出来了。

 

那只狐狸怎么说的来着?刀剑受伤需审神者用灵力手入。

 

问题来了,“手入”的具体步骤是什么?

 

他不说话,只细细感受本丸的构造——找到了,有着全本丸最缓和感觉的修复室——于是他向前几步想将看起来受伤最重的那个带到修复室去。

 

谁知走过去之后他发现面前全是腿。

 

不知是谁轻笑两声:“审神者大人看起来好小……”

 

祁夜瞬间炸毛,他仰头左右打量一下,入目的都是带着笑意的脸,这他就不乐意了……

 

于是,他非常不屑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呵,都是一米多,比什么高矮。”还以为所谓的“小”是指他身高呢。

 

其实人家说的是他那逞强劲。

 

……

 

折腾了一圈,终于将入职随随便便地完成,虽然审神者看起来很庄重、刀剑们看起来很肃穆的样子,但就是有些随意……算了,大概是因为审神者比较想一出是一出吧。

 

比如他现在开始说出阵的事了。

 

祁夜点了六把胁差一齐出阵,还准备亲自跟着。刀剑们劝了几次,得到的回复永远是审神者傲睨一世的眼神,只能殷殷嘱托六把胁差好好保护审神者。

 

刀剑们对战场早就生疏不少,本能倒是还在,可这样他们对保护审神者心里也没什么底气。物吉贞宗带队将祁夜围了起来,面对敌军的时候也将他护得好好的。

 

但是祁夜非常不领情:“在我身边干嘛,去对敌,你们太碍手碍脚了。”

 

说着就扛起大十字架冲出包围圈,对着敌短刀狠狠一抡,眼见的,敌刀身上的肋骨顺着金属制品碎成渣,零零散散地掉到地上。

 

——审神者身负巨力啊!

 

就是刀剑们不明白,为什么那明明是有子弹的,主人非要当近身武器使。

 

祁夜:因为主角都是近战类。

 

法师系也要肉搏才能胜利的时候,他干嘛要浪费时间苦练木仓 术呢。


给自己点个大大的赞,优秀!



END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