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23)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提醒大家一下,君子番外不打公共签~

安利一波催更群:788983295

——————————————————————————————

 

沉默不语的审神者他们都会觉得可爱,那醉酒之后瘫软无力、还会不停嘀咕一些琐碎事情的审神者,在本丸全体刀剑的眼中,绝对可爱到突破天际。

 

回家的时空转换器操作者依旧是烛台切光忠,不同的是,来时审神者独自行走,回去时审神者被两把刀搀扶。

 

左手边三日月宗近搂着审神者的腰,右手边一期一振挂着审神者的胳膊,身周围了一圈刀剑男士各种嘘寒问暖……只是队伍不知何时划出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将新来的刀剑与原本丸刀剑分成两拨。

 

长谷部一进本丸就拖歌仙去了厨房,奈何热汤好了,审神者却喝不进去。

 

山姥切国广做着审神者的靠垫,一期一振端碗轻声诱哄审神者劝他喝一些,谁知审神者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撇着嘴扭来扭去,最后还转头把脸埋进了山姥切国广的怀里。

 

带着些许酒气的呼吸喷洒在山姥切国广的胸前,皮肤上感觉到的一点点灼热,足以让最内敛的刀剑脸红,可他却不打算松手。

 

审神者努力挣扎,妄图用言语摆脱束缚:“卸驴杀磨……要我带你们去……回来就不听话……”

 

“主殿,喝一些……”

 

“……不想喝……不要喝……”他呢喃了几句,语调竟隐隐带上哭音。

 

药研几乎是立刻就软下心了,难得强硬地从自家一期尼手里抢走瓷碗放到了不远的桌面上,半抱着审神者让他躺下。

 

山姥切国广没动,因为审神者从搂他脖子换成了搂他腿,头就枕着他的大腿,脸冲着某个不方便描写的地方呼气,被药研挪动得哼哼唧唧的。

 

鹤丸国永控制不住自己地凑过去亲亲不一样的审神者:“不喝明天会难受哦~”

 

审神者:“没关系……‘桥到船头自然直’……咦,好像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不……嗯……对的对的……”

 

醉酒的审神者软得一塌糊涂,鹤丸亲了又亲,还将手伸进他的衣衫四处轻抚,引出了他的阵阵战栗。

 

 “你们……都是这么跟主殿相处的吗?”

 

大包平一脸懵比,毕竟他来的时间最晚,可以说根本没来几天。

 

他原本是想叫主人的,但全本丸都叫主殿;他以为主殿比较内向,听说也是新接手,所以会和刀剑有些距离,现在看来也不是;他以为刀剑们对主殿很是尊敬,但是现在展现在他眼前的……

 

占有欲。

 

他竟然从所有原本丸刀剑的行动里,见到了最没可能会出现在本丸里的情况——共有一名审神者的刀剑男士,每一位都表现出了对审神者的占有欲——这简直太荒谬了。

 

他环视四周,只同样新来本丸的刀剑与他如出一辙的茫然,就连博多藤四郎都是腻在一期一振身边探头看审神者的状态。

 

不正常,绝对的不正常。

 

乱藤四郎对着他笑笑:“您觉得主殿平日里比较害羞是吗?”

 

“不是这个……你们……”大包平干涩地问出声,“你们真的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什么不对的”莺丸走到他身边,温柔地捂住他的眼,“大包平,可视的双目遮蔽了你心的呼唤,感受一下……”

 

“是否听到了,主殿也在期望着你呢……”

 

莺丸引诱同伴的时候,笑面青江端起被药研放置一边的瓷碗,抿了口汤水。

 

天气清爽,液体凉得很快。

 

他含了一大口,然后迅速将审神者从山姥切国广怀里拽出来印唇上去,堀川国广托起审神者的后颈,平野藤四郎帮审神者顺气,他们协力合作喂了一口。

 

加州清光不满地控诉大胁差的狡猾:“我也想喂啦,安定你帮我安抚主殿!”刀剑男士的力气极大,与外形丝毫不符,但他们就是爱和同伴一起谋求福利。

 

膝丸围着床铺团团转,髭切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偶尔舔舔露出唇外的虎牙。

 

骚速剑直愣愣地退后两步挡住另外两把新来的小短刀,看屋内各路牛鬼蛇神,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不过是出门玩了一圈,审神者的醉酒却像是打开了刀剑们什么不得了的开关——这是他的伙伴们吗?

 

和大包平同样的疑问,却没人温柔待他。

 

隐藏在阴影处的面容上泛着红光的眼睛告诉他一个难以想象的事实:要么接受,要么死。

 

萤丸趴在床边轻声问着审神者:“主殿,您知道审神者是可以辞职的吗?”

 

本丸总有被审神者特殊对待的刀剑,有些他们明白为什么,比如三日月是狐之助留了交代的,平野与前田是双胞胎兄弟,博多是本丸进的第一把新刀……萤丸也是不同的,原因却未知。

 

虽然此时明显谁去问审神者都会得到答案,他们依旧怕万一。

 

审神者蹭蹭山姥切国广的大腿根:“辞职……知道……”

 

“那您想过辞职吗?”他越凑越近,声音轻得好似羽毛在飘。

 

“嗯……”审神者显然对不断打搅他睡眠的行为厌烦,却还是乖乖回答,“……没……嗯,没有……”

 

得知审神者知晓可以辞职消息时险些停止的呼吸终于可以继续了,心情一落一起,差点试出毛病来。

 

试探至这里本该就此结束,千不该万不该,和泉守兼定觉得,他最不该,就是神思一动,心血来潮问了主殿一句。

 

他语带笑意:“主人啊……您想过离开我们吗?”

 

 

又是一觉醒来,成霜发现本丸刀剑对他的态度不同了。

 

最初双方互不理会,他第一次发烧后,发现刀剑们对他亲切许多。成霜自认是一个“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人,所以他用同样的态度回馈。后来他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是弟弟的唯一了,他开始试探着将刀剑男士们纳入圈子,刀剑们的反应很不温不燥。

 

那种镇定自若并不是不在乎,正相反,他能理解这种谨慎,毕竟他也是如此。

 

只是到底不甘心而已,即便他能感受到,两次见兄弟虽都是通过梦境见面,却也皆是真实,但不通过面对面的询问他终究是无法接受这种结果的。

 

——他拼了命想抓住双胞胎的那一丝不同,却依旧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变成普通兄弟。

 

他总想着,先这样吧,先这样,至少让我亲自去问一问,小心翼翼地维持与刀剑男士们之间的那种微妙的关系。但计划外的一次醉酒,就让他的功夫全部白费。

 

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不过刀剑们的态度,肉眼可见的变了。

 

他们开始对他肆无忌惮地亲昵,原本他逃避的身体接触,也被他们强势地化解。他们会凑过来抱一抱他,会搂住他,会带着他的手将他们垂下的发丝掖回自己的耳后……

 

他们开始找他要保证。

 

“主殿,主殿您亲我一下!”他无可奈何地“吧嗒”一口亲在小短刀的脸上,换来一声轻笑与旁观刀剑的戏谑,唇上残留的温度却冰冷地宣告对方非人的事实。

 

他看到过网络板上同事们的描述,刀剑本性纯善,经过一年的相处,他也明白过去的伤痕有多深。可严重到需要封闭本丸的暗堕,究竟是为何,之前在他什么都没做的时候就消散了?

 

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开始惶恐。

 

——大概人还是要与同类相处才行的。

 

比起千万年与刀剑在一起,他还是更想与兄弟互相照顾。就算对方已经有了另外的半身,他也愿意和成露呆在同一世界。

 

——至少要得到一个明确的说法。

 

他端坐着与兄长们一起品茶,提起弟弟,却被太郎太刀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

 

成霜的指尖冰冷,不自觉握紧茶杯汲取那一点点的温暖,心绪烦乱,努力寻找话题:“上次出门是刀剑集会,这次我们去海边?”

 

鲶尾靠在他身上撒娇:“不要啦,不想出门~我们就这样呆在家里不好吗?”

 

“如果实在无趣,主殿,教我们昆仑的语言好不好?”石切丸最是温和。

 

“……好。”

 

他假装并不在意对方询问时,一旁江雪左文字视线下垂观察茶梗的漠然,努力收拢心思:“很多文字都相像,发音也类似,很好学。”

 

不知自己是否多想,他只能给自己找点别的事转移注意力。

 

正说着话,狮子王凑过来:“学昆仑的语言吗?加我一个!”然后这般一拖二二拖三,几乎全本丸都报了名要求一齐上课。

 

千子村正走近,一边慢腾腾地挪,一边“呼呼呼”的笑,他的手指缓缓滑过自己的眉眼,成霜却觉得对方在抚摸他,不适地躲了躲,又忽视了那饱含深意的眼里的内容。

 

事实上,大包平骚速剑经常回避他视线的同时千子村正却愈发地与原刀剑们看齐这件事,最是让他不安。奈何实在找不到机会单独向他们询问,近侍轮值也已过去,他只能等下次再说。

 

 

刀剑男士们并不隐匿在黑暗中。

 

通晓他的性情,掌握他的弱点,学习他的语言……

 

永远还有多远?

 

 

TBC

下一章

评论 ( 8 )
热度 ( 143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