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悔不当初

*随手敲一章系列

*二手本丸系列

*脑了很多类型审神者系列

虽然成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但接档的应该就是过去以及未来的随手敲之一了

——————————————————————————

荀嘉将脸埋在枕头上缩进被子里蜷成一团,鼻子不停耸动,努力忍住哭泣。

 

什么本丸,什么刀剑男士,什么时间溯行军,和他绝没有哪怕一毫米的关系!为什么他要被留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做什么审神者!为什么他找不到回家的路啊呜呜呜呜呜!

 

一觉醒来,他就躺在这座大得离谱的庭院门外,身边除了一身睡衣以及自带小洞天之外,只有一张名为“委托状”的白纸。他看不太懂,好像是什么人委托他做【本丸】的【审神者】,【本丸】里还有【刀剑】的存在。

 

后来他大概明白了本丸是什么,因为一抬头就见到了铁门上写着硕大的这两个字,意思应该就是指这座庭院,至于审神者,“者”意为“……的人”,也许是在说他的职位。

 

所以这是老妈终于嫌弃他宅太久把他踢出来工作了吗?那为什么要把他扔进刀剑堆?

 

这算什么?本丸有刀俎,我为兔肉吗?

 

本丸特别可怕,有很多五颜六色的拿着刀的存在,个别还有老虎这种可怕动物跟随——想起那五只会扑来扑去的白老虎,荀嘉又想哭了——有刀剑就算了,还有食物链之上的动物。

 

让他怎么坚强活下去嘛QAQ。

 

“您在嫌弃我吗?”哀怨的声音突然在被子外响起,荀嘉一个激灵,“啊~我就知道,像我这样的笼中之鸟啊,没有资格得到您的垂青……”

 

不上当不上当,同一次亏绝不能吃第十八次。荀嘉碎碎念着,即便除了枕巾看不见其他也要闭上眼自欺欺人。每次那个叫“宗三左文字”的粉头发妖怪都是用这一招骗他,他再也不会心软了!

 

催眠自己的时候,他灵敏的耳朵听见了眼泪滴落浸透布料的声音——是宗三在哭,是不是这次是真的有事啊……他这样任性是不是不太好……

 

荀嘉犹豫着悄悄将被子打开一条缝隙,从被子里偷瞄外面,宗三确实在垂头拭泪,看起来很是伤心。不得不承认,即便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奇怪,穿衣服的风格让他难以理解,宗三也是当之无愧的“美人”。

 

也许是“非人”的原因,刀剑的外表都拥有超出性别的美感,每次荀嘉看到他们都会感觉到一种好似做梦一样的侵蚀,全然没有作为斩杀利器的锋利,反而……怎么说呢……

 

比他更像人类。

 

东想西想的,荀嘉不自觉就把被团全部打开了,他跪坐在床铺上,被子散在他的身后,如此呆呆地盯着宗三。

 

背脊突然一凉,荀嘉耸耸鼻子,危机感涌上脑海,但他还没来得及把被子蒙起来,就被瞬间闪身凑近的宗三按住了手。

 

荀嘉都能看到对方微微弯起的妖异眸子里自己惊吓得毛都炸起来了的样子,宗三笑起来:“您还是这么乖巧。”

 

是啊乖巧!被你骗了十七次!这是第十八次!

 

世上的道路那么多,为什么他走的都是这些刀子精的套路!

 

他将自己彻底摊开,前爪和后爪顺从地心引力滑向地面,就好像宗三臂弯里挂了张完整的兔子毛皮。

 

荀嘉原名叫荀加,因为他存在感微弱得连作为孕兔的他妈也没感觉出来,他妈以为自己生完的时候不小心一用力,那一窝里多出来了一只,就是他。作为番外成员,他爸特不走心地取了个“加”作为他的大名。

 

幸运的是,他生在了好时候,即便是不在计划内的孩子,他也依旧有着安稳的童年,有自主权之后还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好寓意。

 

可能他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在了前半生,所以他现在沦落到了如此地步,那些刀剑,随便拿出来哪一把,都有能将他煎炒烹炸的实力,为了不被做成三杯兔,他都是躲着他们走。

 

然后那些刀子精就会派个谁来找他。

 

其实荀嘉早就想说了,找他没用,他什么都不会。

 

家里有水龙头,水龙头分自来水和直饮水,所以他不会打井水;家里冰箱从来都是满的,偶尔缺少食物了,大姐也会带着他们兄弟姐妹里的谁去超市,所以他不会种地不会收粮;就连做饭,他也只会用煤气灶,不会用柴火……

 

而且作为能保持人形原形完美转换的存在,他不用吃饭,吸收日月精华就行了,真的,吃饭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所以为什么每次吃饭刀子精们都要来找他,他真的不爱吃保持食物原汁原味的日式饭菜QAQ。

 

最重要的是……

 

荀嘉余光瞥见自己被宗三交到的人手臂上有着深色刺青,不由开始颤抖。

 

那个叫大俱利伽罗的,每次说完不想和他打好关系之后都会狠狠地撸他的毛,即便他变成人形,也会用力揉他的头发。

 

但这把刀是他比较接受良好的,因为外形很接近他家那边人类的形象,而且看起来凶的刀,实际是温柔的内在,他能以自己的本能发誓。

 

他怕的是大俱利之后一定会把他抱走的那个——鹤丸国永,那把刀是这么自我介绍的——果不其然,大俱利摸了摸他的毛,他肚子还没被捂热乎呢,一双微凉的手就把他拎了起来。

 

鹤丸国永提着他的两只前爪,让他身体的其余部分呈自由落体状:“哟,是我哦,吓到了吗?”

 

我要是说吓到了你能放过我吗?

 

荀嘉死鱼眼看他,连挣扎都懒得做了,他还要为之后保留体力。

 

然后鹤丸把他甩上了天。

 

“唔——”

 

成功了成功了成功了!今天他忍住了尖叫!恐高的荀嘉努力分神不去想现在自己是在几十米高的大空中,也不去想这次会在离地面几十厘米才会被坏心眼的白毛妖怪接住,他要努力控制自己不破功。

 

一秒万年,感觉自己已经成圣的荀嘉终于被别人接了过去,看着小乌丸扎高散开垂落发髻,荀嘉吸了吸口水,突然想吃鱼翅了。

 

心明镜似的知道自己今天被玩这么过分还没人制止的原因,是他昨天刚弄明白状况就打辞职报告的举动惹怒了这些刀剑,荀嘉一声都不敢吭,只假装自己是没装发声系统的毛绒玩具。

 

前田藤四郎顶着他黄色的小帽子跑了过来,手里揪着一只麻雀的翅膀,面上一点也看不出什么不正常:“主人,您喜欢飞鸟吗?”

 

然而就是预感即将发生什么不好事情的荀嘉吞了吞口水,慢慢地,点头。

 

就见前田一刀将麻雀的双翅砍掉,染血的羽翼落在地面激起些许灰尘,荀嘉的视线停留在刀锋,上面什么也没残留。

 

他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呢……

 

龟甲贞宗走过来轻抚他僵直不敢动的头,缓声问:“您为什么要离开呢,在这里,您想怎么对我们都好……”

 

说着,手向不可说的地方探去,抱着他的小乌丸还调整了自己的姿势方便对方动作,一遍的乱藤四郎帮腔假哭:“都已经让你为所欲为过了……”

 

庭院中心燃起巨大的篝火,光明却不能普及到身上。

 

他们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自己。

看着他不受控制地变成人形,看着龟甲为所欲为,眼中皆是火热。

 

荀嘉终于哭了出来:“我干什么了?就是看你受伤想帮你包扎伤口啊……打退堂鼓也是兔之常情啊再说我又没成功……”

 

END

已经彻底坏了的刀剑们:我不听我不听。

评论 ( 24 )
热度 ( 112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