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all叶】如果叶修变成拇指那么大Ⅲ①

*拇指叶修系列第三弹之当叶修突然变回来

*单人单场合,不写修罗场

*OOC预警,时间线混乱

*叶神生日贺


——————————————————————————

【伞修】

 “有什么事你说一声就行了呗,干嘛直接动手?” 叶小修生无可恋地被苏沐秋毫不费力提溜着领子走哪儿带哪儿,“朕的威严何在!?”

 

苏沐秋语气凉凉:“臣伺候皇上梳洗,臣伺候皇上穿衣,臣伺候皇上用膳……”我都把你该自己忙活的事都帮你收拾完了,现在开始嫌我不给你自由行走机会?叶小修你个没良心的!

 

但看着叶修宛若一条被拎在手上的小咸鱼,下巴被衣领勒得泛红他又有些心疼了,改为一手拇指扶着叶小修背,其余四指拢在前面挡风,让他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坐下,就这么捧着这个掌中宝。

 

就在此时,细微的“呲啦”声响起,没有一点儿准备的苏沐秋手心一重,被凭空出现的成年男性压倒在了被沐橙买回来铺好的厚重毛毯上。

 

“嗵”地一声,一楼苏沐橙被吓了一跳,三两步就想上楼看看什么情况。

 

苏沐秋疼得龇牙咧嘴还没回过神呢,就听见自己妹子踩在楼梯上的声音,手下意识地紧了紧,随即高声呼喊:“沐橙别上来!”然后木板嘎吱嘎吱的声音停止,活泼的女声说了一声“好”,又下了楼。

 

“噗,沐秋大大,高抬贵手放了小的吧。”被他搂在身上不动的人,嘴唇恰好附在他耳旁,呼出的气息痒到了他心里去,“好歹让我穿件衣服。”

 

掌心触碰的皮肤柔软,一摸就知道是宅男身上的肉,苏沐秋不自觉抓了抓,被对方反手拦住。

 

“好了啊,有什么抓的,你哪里没有是怎的……松松松,难不成你还真让我这么下去见沐橙……”

 

苏沐秋听话松了手,然后愣愣地看叶修起身先拿了件他的外套系在腰上,回房间换衣服。他搓了搓手指,握握拳,又想起叶修透红的耳朵。

 

唰的一下,脸烧了起来。

 

 

【韩叶】

韩文清这个人,人生唯一一次退让,就是在当初为了多打荣耀在赛季进行了轮换。

 

所以连他自己也不能想象,养一个叶小修,居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叶小修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毫无意见。

 

叶小修说老韩你把荣耀打开,他就把账号卡都拿出来让叶修选马甲;叶小修看比赛看得起劲说老韩咱订外卖吧,他就顺手挑了一家打电话订餐;叶小修因为荣耀世界邀请赛发现了新世界说老韩咱出去看看,韩文清就联系人教他下载翻墙软件……

 

细细思忖了两人的相处方式,突然觉得良心有些不安得叶小修准备和一直以来说一不二的霸图前队长好好聊聊。

 

他蹲坐在特制小桌子前很是严肃,但看着韩文清不带表情的脸又莫名有了丝心虚。一紧张,垃圾话张口就来:“老韩你是不是暗恋我啊这么听话。”

 

就在此时,他身体发热,看韩文清的视线由仰头变为了垂视,用出感情的小桌子被他露在空气中的脚掌碰下了韩文清的电脑桌。

 

叶修很尴尬,但这状态他没法动。

 

而坐在电脑桌前的、所有战队中最汉子的人瞳孔一缩,不动声色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脱下外套盖过去,沉稳地继续上一话题。

 

——“老韩你是不是暗恋我啊这么听话。”

 

——“嗯。”

 

 

【喻叶】

“我好像耳朵坏掉了,文洲你帮我预约个医生,对了,先给沐橙打个电话。”叶小修表面淡定地吩咐。

 

被吩咐的人依旧笑得温柔,拿出手机就翻到了现任兴欣队长的号码,播出之前,他跟当事人确认了一下:“我现在就需要和苏队交代清楚吗?”

 

“交代什么?”叶修显然脑子还没转过来,好几件事同时发生终于让他有些大脑当机,“哦,先给我拿套衣服,你的就行,我不嫌弃。”

 

“噗、哈哈哈,对不起叶修前辈,我只是、只是觉得可爱……”

 

喻文州笑了两声赶紧停下,先拿了自己没上过身得一套休闲服装递给对方,又打电话和苏沐橙交代了一下叶修变回原样的通知,然后,才准备处理两人之间的事。

 

他原本正在告白,话音刚落叶小修就变回了叶修,原本众人高成本订制的衣物瞬间变成了手都套不进去的布片,叶修一个箭步就跳上了喻文州的床并将对方的被子扯下来裹在自己身上。

 

多年征战荣耀战场从未考虑儿女情长的国家队领队不复运筹帷幄,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连自己终于可以重新继续自己最爱的游戏这事儿都没占一丝心神,脑子里全是喻文州刚才的“求交往”。

 

在被团里穿上了衣服,叶修终于重新开始思考。半晌,他抬头看向后辈:“抱歉……”

 

喻文州没等他说完:“前辈不用急着拒绝,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也会注意不给你带来困扰的。”

 

话全堵死了不说,他还记得来个总结,玩笑一样,却掩不了里面的认真。

 

“毕竟看见了叶修前辈的身体,我得负责啊~”

 

 

【翔叶】

孙翔正在给叶小修擦背的时候,叶修变回来了。

 

小瓷缸里的水不多,至少叶修碰翻瓷缸后洒出来的水都没洒到孙翔收拾出来的柜子面外。

 

叶修原本泡在缸里,出来之后勉强湿了挨在柜子上的部位,孙翔脸色爆红,视线死死盯在不该看的地方。

 

他将指尖的小毛巾捏得死紧,修剪得几乎看不见的指甲抠在手指肚,原本叶修尴尬地要命,现下拽过来孙翔的外套盖在身上开始呼吸自由的空气了。

 

“行了,还没看够?”叶修促狭地伸手推了推愣在原地就不知道转脸的人,“哪儿没有啊,看得这么认真?”

 

!!!

 

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孙翔批了扑棱地向一旁退开,爆红着脸恶人先告状:“……叶修你嫑脸!!!”

 

快手快脚准备去套件衣服的叶修冤死了:“……”这孩子说什么呢!

 


TBC

评论
热度 ( 31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