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斑扉】恋爱以上(修改完)

“喜欢”这种感情,即使捂住了嘴巴,也会从眼睛里冒出来。——天啦刚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心都快甜化了~于是就写了这一篇(虽然貌似并没有什么关系)


然后说个题外话,tag里放脑洞放文都行,但我隔了这么久细翻了一下结果看到了啥!?本来标签这个事我自己也弄不明白所以基本不发表什么看法,但是这个……真的让人心情很不好……


※前文如果*点呼唤你的名字

※好像隐约有时间线了诶


↓以下正文,请温柔相待

———————————————————————————————

①死循环

时间是最值钱的东西,它总是转瞬即逝,却不可挽回。不知不觉中,木叶建成的新一茬就长成了。

 

就在村子走上正轨的现在,经过多次尝试以及改进,当然其中村长逃跑被抓回多少次村子重建多少次之类的问题先暂表不提,总之木叶那个奢侈的高层配置已磨合完毕。

 

村长千手柱间,负责用那张正(傻)直(了)友(吧)好(唧)的笑脸外交,与外村交往、与大名交涉、与新投奔来的忍族交际……总之一切与人际往来的东西都归木叶的门面。

 

长老则由宇智波族长、宇智波二把手、千手二把手、猿飞族长、奈良族长、秋道族长、山中组长……等一系列忍族族长来担任,因“村子”是由千手和宇智波首先提出建造并征得了大名的支持后才有其余家族加入,所以千手和宇智波各有两个名额。

 

——中间一定会有但君子并不想写的政治角逐咱也先不提了,毕竟这只是一章傻白甜的小短篇,刚刚与前文连成一个系列。

 

总之,“由族入村”,每个家族的生存模式改变很大,尤其在千手扉间提出了“忍者学校”这个概念之后。

 

千手扉间提出了忍者学校,提出了不以家族为单位打乱分组,提出了带队老师等等多种概念。作为试验品的第一代小忍者新鲜出炉,千手扉间以身作则带了一队,并威逼利诱自家·木叶门面·村长·兄长也带了一队。

 

——然后发现某人忙于外交忙于输钱忙于与自己婚约对象切磋……总之就是不干正事,扉间拍桌子摔门多次未果后只能无奈接手。

 

——然后发现自己婚约对象忙于带孩子忽略自己的斑暴跳如雷,再度找上柱间打架。

 

——然后发现自家兄长居然除了工作还得找千手柱间打架的泉奈炸毛把工作扔了大半到村长办公室,让柱间更忙……

 

——然后扉间只能全盘接手带徒弟事宜。

 

——然后感觉自己被忽视了的吃醋斑接着找柱间打架。

 

……

 

啊呀呀呀~

 

 

②带徒弟

两个小队、六名小忍者,其实选择的还是各族精英只不过模式从单家族忍者变到了多家族忍者合作。

 

毕竟这是实验,包括提出者扉间在内,没有人有十成把握这一定能成功,况且小组的初衷是让忍者形成“村子”的念头而不是各自为政互相提防。

 

或者说,提防可以,但每个忍者都要有为村子付出的概念。

 

所以扉间将之前分给自家兄长的那个小组调回自己手下后,毫不犹豫地将六人混在了一起,任务随机出,组合随意排列。

 

而这六个孩子里,虽然扉间一视同仁,但因为人都有偏好,他最喜欢的其实是宇智波镜——宇智波家人才辈出,而这个孩子竟然难得摆脱了宇智波固执的家族观念而是胸怀天下,就像他的兄长千手柱间——而且宇智波镜虽然是孤儿,但自从他可以出任务,他的一切花费就都是任务所得。

 

扉间欣赏这种自立自强的人,更难得的是宇智波镜从不抱怨,自始至终都是那么努力上进。

 

扉间从不给学生开小灶,但无论谁去问他问题他都会详细解答。

 

他的徒弟们都知道这一点,但因为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淡漠人设,所以徒弟们都有点打从心里犯怵。所以一般有问题,仗着自己还有父母可以询问,他们大多数的选择都不是去打扰扉间……

 

宇智波镜从不考虑那些有的没的,所有人都知道千手扉间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那么他答应过的倾囊相授就一定会做到,所以宇智波镜有疑问就会直接找扉间老师询问。

 

因此,扉间解答了几次之后,直接告诉了宇智波镜自己的住址以及作息,让他有问题可以随时到家里来问。

 

镜崇拜于扉间老师的实力,扉间满意于学生的努力程度,你来我往几次之后,两人关系一日千里——其他学生倒是有点羡慕,但他们对老师虽有憧憬之心,却没胆量凑近老师的冷脸,更别提还要去那个经常战意凛然的宇智波族长的居住地了……

 

而等到斑发现家里常驻一只小宇智波时,师徒俩已经亲如一家了。

 

宇智波斑觉得自己有点烦。

 

尤其自家婚约者居然第一次拜托他——“斑,照顾一下那个孩子”——他一定长了假耳朵。

 

 

③求婚

千手扉间,因为看到过族内族人照顾孩子的情形,加上曾时时刻刻在给自家兄长收拾烂摊子,下过决心绝不带孩子,而且他和宇智波斑签了婚书,日后不可能有孩子所以没有期盼过后代。

 

但他最近发现了养孩子的乐趣。

 

小徒弟们软萌乖巧,听话奋进,面对着他的时候脸上带着藏不住的孺慕崇敬,这一切都让他如沐春风。

 

当然这也让他更愿意与学生们呆在一起了。

 

可是最近斑也变得缠人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滚觉的姿势就固定成了面对面,斑靠在床头而他上半身的依靠只有斑固定在他腰侧的一双手。

 

每次他难以忍耐闷哼出声,斑的动作就会更如狂放,这几次还边动作边不停地问“我们什么时候举办仪式?”

 

甚至有一次,镜像个小孩子一样,对他兴奋地提议所有同期生一起出门聚餐,但他想着不管怎么样还是在家方便所以带着学生们买菜回家做饭的时候,斑突然回了家,默不作声跟他们一起吃饭直到他所有学生离开,等他收拾完残局就将他一把抱起瞬身回了卧室。

 

两人过了如暴雨疾风的一夜。

 

除了这方面,斑在镜来他们家找他询问问题时,反应也很不对劲。

 

他会主动去解答镜问出来的问题,会主动陪镜做演练,还会主动在饭后将镜送回家……

 

扉间从来没有什么恋爱脑,但是在他想起上一次他因为噩梦闹别扭的时候斑的反应,迟钝的大脑终于灵光一闪——斑他,不会是吃醋了吧?

 

可是他的学生们年龄只有他的一半,镜他更是纯当晚辈来养,斑如果吃醋,吃的是什么醋?

 

他们两个之间,如果有问题,那解决办法只有坦诚布公一条路,所以他决定找个时间和斑好好沟通一下。

 

等斑出完那个“新成立的雨之国内乱,雨之国大名向火之国大名求助,火之国大名随即将之委派给了木叶”的平定任务回来,扉间将文书工作处理好去找斑的时候,发现斑的办公室内所有木叶高层都在。

 

他心头一紧,下意识就看向了斑。

 

谁知道那个人脸上并没有什么着急的样子,反而黑眸里充满了笑意。

 

“我刚刚跟自己打了个赌。”斑步伐坚定走向扉间,“我在想,如果你刚刚看向的是柱间,那我们的婚期就再延后一段时间;如果你刚刚看向的是我,扉间,我前两天找阴阳道的巫女大人测算了一个日子,你觉得下个月的初二如何?”

 

所有人都在等着扉间的回答,半晌,他在斑开始说话时就停止运转的大脑重新开始工作。

 

斑向他求婚,答应与否,这当然没有第二个答案,但是——

 

“下月初二不就是3天后吗斑你个混蛋!!!”



评论 ( 29 )
热度 ( 83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