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带卡】治疗

*慎入,对已经不止ooc了
*时间线?我们不要再提起这话题了怎么样?
*心情烦闷,人生那么艰难
*PTSD梗

※丧病系列

 

↓以下正文

——————————————————————————————————————

带土把自己和卡卡西关在了一起。

不是神威。

所以带土经常这样想:

——如果卡卡西像他一样可以不吃不喝就好了。

他看着房间另一张床上脸色惨白的卡卡西,恍惚间总觉得那是假的。

卡卡西、卡卡西那么臭屁的人……不对,卡卡西明明是个废物,他杀了琳……可是斑说都是他的设计……

脑袋痛得厉害,好像发生了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好像他把他们关起来之前发生过什么,谁撕扯着谁谁又怒吼着谁。

他不记得。

反正那些不重要。

 

 

带土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将卡卡西带到神威空间去,又总能在卡卡西渴死饿死之前将他带出来救治,用自己那半吊子的医疗忍术。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病。

 

 

他眼前总会闪现一些画面。

琳倒在血泊中

忽然又看到了卡卡西举着雷光闪烁的手向他冲来。

卡卡西离开了,他低头总能看到空洞的胸口。

可是抬头世界都是血色的……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

他不知道。

 

 

最好不过相对无言。

两个人坐在各自的床上,呆愣愣地看着对方。

他们总是不说话的。

带土每次失去神智,醒来都是在卡卡西身边。

状态不一。

 

 

有的时候回神,卡卡西躺在床上生死不知。

有的时候醒来,差点掐死自己。

有的时候他忍不住扑到卡卡西的床上死死抱住他一遍遍地喊他的名字。

“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

喊着喊着,就不知道“卡卡西”是谁了。

 

 

带土头痛难忍的时候琳会为他按摩,可是缓解过来他看到的是卡卡西。

他问卡卡西琳去哪里了。

没有回答。

然后他想起是卡卡西杀了琳。

——那刚刚是谁为他按摩?

他不知道。

 

 

恍恍惚惚,他好像看到了卡卡西牵起了琳的手。

两个人一起对着他微笑。

卡卡西的脸明明被面罩和护额挡住了大半。

然后他在卡卡西的眼睛里看到了微笑的自己。

牵着卡卡西的手。

 

 

卡卡西好像总是痛苦的。

痛苦的眼神、痛苦的声音、痛苦的姿势。

带土有些疑惑。

那么强大的卡卡西,是谁折磨了他?

明明他给了卡卡西身体上的慰藉。

为什么依然痛苦?

 

 

和他在一起,没有别人,不快乐吗?

他很委屈。

卡卡西会给他一个拥抱。

两个人没有任何阻碍依偎在一起。

身体的温度,真暖。

 

 

是沉沦的人痛苦,还是旁观的人痛苦?

带土从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他知道,清醒地知晓一切。

 

 

可是这有什么?

也许只能这么磋磨下去了吧。

就这样吧。

总会好的。

这不过是他们的代价。

评论
热度 ( 14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