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关注请慎重,记得多看两篇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

【维勇】行行重行行 八

估计两三天就完结了,之前考虑过要不要写成系列因为很多东西没写出来……可是看数据也知道质量……额,反思过很多次,文笔逻辑案件特别感·情·戏全都没写好——待我好好磨练一番(ง •̀_•́)ง
所以真的很感谢这些天陪我一路走来的点赞童鞋。爱你们么么哒(╯3╰)

① 刑侦梗,高举维勇大旗永不动摇
② 逻辑渣文笔渣,ooc极有可能不过极尽小写手的全力来避免
③ 小短句当做小学生猜谜好了~这也是线索的~
④(ฅ>ω<*ฅ) 小清新互撩路线
嗯……暂时应该没别的了(。・ω・。)ノ♡
以下正文
————————————————————————————————————————————————
金色的液体沸腾/我看见有人在里面沉浮/黑暗伸出触角拨弄/扯起那哭嚎的人头/玛门在上,那是我的脸!

“……那个臭B子!说是让我帮她善后,根本就是让我替她顶罪!都有目击证人了还想跑……我自己就TM是律师……所以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撞死她把钱都转过来——那本来就应该是我的钱!她说的好听说给我这给我那的,实际上连根毛都不拔!……”

挡音玻璃外,重案组和专案组的所有成员都在。

安德丽娅情妇小姐的死因是被车反复碾压,失血过多——对应了七罪宗里的“傲慢”的刑罚“轮裂”,同时也满足了但丁《神曲》里的“戒之在贪,负重罚之”。

确实重案组专案组都是破案的精英,可是这次的犯人让他们有点……理解不能——远的不说,为什么情妇会是傲慢?那这个律师情人是什么?看他在审讯室口水纷飞的样子……愤怒?

“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感觉到一个小小的拽他衣袖的力道,顺着手的方向看去,是勇利,他为自己选中的搭档。

他将那只手扯到自己手里包住它,顺便将手的主人也拉到自己身边:“说吧,我听着呢。”

“我觉得,这个上条太郎应该是贪婪。”勇利边说边忍不住去看那体温交接处,“多欲而不得满足,妄图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个人就是这样的类型。”

“‘伏卧罚之’暂且不说,现在不明嫌疑人想做到油中煎熬是不太容易了。”维克托不禁失笑,“JJ这次还真是误打误撞。”

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JJ特意看了一眼提出这个观点的是谁,眼睛一亮。

“哦哦哦,是你啊。”他自来熟地凑过来,“我记得你叫……胜生勇利?是吧?胜生有没有意向来我们专案组啊?”

勇利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刚接手专案组没多久,但和维克托一样是天之骄子的人,而且……虽然只有一天,但是重案组的人叫他的时候都是“勇利”,他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姓氏是“胜生”。

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维克托,就是这个人,将他从自己的小世界带了出来,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归属感。

所以他摇了摇头,将手从维克托的手里抽出来,又自动十指交叉地握上去,然后将手抬起来示意JJ。

“感谢您的厚意,但是我不能接受。我是重案组的一员。未来我会和维克托……当然还有重案组的大家,一起走下去。”

JJ吩咐埃米尔带人将从审讯室出来的上条太郎仔细看好,另一头对着勇利耸肩:“好吧,其实我也没报什么希望。维克托那家伙既然已经把你调进重案组了,那如果我还能把你随便挖走,他也不会有资格成为我JJ的对手~It's JJ style~”

@( ̄- ̄)@

行行,你的丝带路,你的。

跟JJ说完话的勇利转头就被维克托扑倒了,一米八的大个子在他身上蹭啊蹭:“果然勇利是最能让我大吃一惊的人呢~嗯,为了让勇利也惊讶一下,我想……”

好像羽毛,又好似果冻,轻飘飘湿润润的,与他的唇相接,鼻腔呼出的热气打到他脸上。

……于是勇利在自己的识海发出了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做了什么?

——他才没做什么!他是被做了什么!

勇利瞬间完成脸色爆红→推开维克托→奔出当地警局→跑上飞机→找到披集→拉回自己休息间等一系列动作。

看着勇利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瞬间消失的身影,一边看了一整场好戏·亲眼看到了好兔子是怎么被盖章圈养的众人对着一本满足摸唇微笑的维克托摇头:太黑!太黑了这个发际线!
————————————————————————
“所以你们开始交往了对吗?”

披集听完勇利的全部结结巴巴的复述后,发表以上疑问。

“怎、怎么可能!??!维克托他,应该、应该只是为了让我吃惊一下吧——我们没有交往!”

披集一脸纯良,表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就是维克托耍流氓?”

勇利还是结结巴巴:“也、也不能、不能这么说吧……对不起披集,我想自己清静一下。”

于是,被许久不见·好不容易聊天却是被情感咨询·最后还被主动邀请他进房间又委婉让他出门·挚友“伤了心”的披集·朱拉暖,以挂了勇利名牌的门为背景,自拍了一张发到了警局内部网络,配字:我的挚友今天开始有交往的人了。

(^_^)Y.jpg.

哦,他还顺便圈了一下维克托。
————————————————————————
重案组和专案组都是奉行精而简之的行动模式的,所以他们平时都是只管破案,抓捕以及看守、起诉都由其他人员比如当地警局负责——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分功,免得他们太拉仇恨值。

这一次也是一样。前一夜因为太晚,JJ和维克托留在最后确认了上条太郎有被很好的看守后,就回去休息了。谁知道第二天是伴着两个坏消息醒来。

一,上条太郎被当晚看守他的其中一个警员用刀捅死并浇了汽油焚烧。

二,那个警员被不明嫌疑人带走了。

不明嫌疑人,阿不,应该叫他高德·梅德尔。维克托之前的传奇,他们所有人希望超过的目标。

没有人想到会是他,就连猜到了犯人是来自高管的维克托也没考虑过高德·梅德尔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事的可能——他劳苦功高,现在卸了任在荣养;手握实权,身为警局的上层经常参与警局的管理。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