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维勇】行行重行行 七

想好了十一集先不看,留到下周,不然明明连在一起的剧情分开看太让人惦记了——虽然刷圈的时候已经被剧透得差不多了吧……今天貌似再一次短小,我罗总得金球我有点嗨还没缓过来(ง •̀_•́)ง
① 刑侦梗,高举维勇大旗永不动摇
② 逻辑渣文笔渣,ooc极有可能不过极尽小写手的全力来避免
③ 小短句当做小学生猜谜好了~这也是线索的~
④ 目前为止,日更
⑤ 不开车,走小清新路线(ฅ>ω<*ฅ)
嗯……暂时应该没别的了(。・ω・。)ノ♡
以下正文
————————————————————————————————————————————————
路西法将我卷入一个轮回/使我身躯不复存/又好似背着一座山/踽踽独行

克里斯托夫在尸检报告里指出,尸体中检验出了Radix pedissiabdi制剂的成份。

对一个身型根本谈不上健壮而言的男性死者来说,杀害他还需要用迷幻剂,说明凶手不是先天不足就是女性——而查看死者生平,他的身边没有侏儒的存在。

按照策划整个案子的凶手的惯性来看,他喜欢让下个案子的受害人成为上一次案件的凶手,而第三受害人的罪名是淫/欲。

那么第三起案件的凶手就很明显了不是么?

安德丽娅·诺克斯,第三受害人的情妇,第三案发现场别墅房契上另一个主人的名字。

“——报告!”突然有人敲响了会议室的门,是刚刚被拜托去做现场询问的警员,“有目击证人称看到了别墅女主人回别墅的时候满头大汗,看到她似乎很震惊,之后在门口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地出门了——因为安德丽娅小姐平时是很养尊处优的人,所以她觉得这件事很怪,特意看了一下时间,是晚十九点半。”

这次没留下什么直接证据,而是留了个目击证人。策划人果然是在利用这些受害人、凶手平日里的龌龊达成自己的目的。

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查理·梅森是想挑起种族之间的阶级战争、宫崎勤是因为身体的残疾和恋童、爱德华·盖恩是因为母亲的家暴……而这件大型案件里,所有涉及宗教的原因手法都不过是掩盖,凶手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杀人,那他选择以七罪宗为线索又是因为什么?

“尤里奥,查出安德丽娅·诺克斯的全部信息!”

这也算是两手准备——查出下一位受害人还不够,他们不知道受害人的死亡原因就无法避免伤害。查出可能的凶手,才能断掉这个畸形的凶杀锁链。

“查到了!”尤里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她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现在只有一个情人——她定了出联邦的机票却没上飞机!她的情人正在以未婚夫妻的理由申请转移她的财产!”

维克托直接将电话打给了雅科夫·费尔茨曼总局长:“雅科夫,我申请和专案组联合办案,让他们现在出发到首都机场,资料我让尤里传给JJ。”

“……我马上通知专案组——臭小子三天结不了案你就给我写一万字检查!!!”

“好的谢谢局长。”维克托毫不犹豫挂掉了电话假装没听到雅科夫后面的补充。

“走吧——我有预感,这个案子快完结了。”
————————————————————————
他们并没有直接去找那个小情人,而是先去同专案组在首都机场汇合。

专案组,全称Special Event Analysis of Team 特殊案件调查组,名义上隶属警察局,实际直接听从联邦政府。

本来按照案件形式,这一件是哪个小组办理都可以,因为凭借两个小组的实力,谁办都一样,所以都是按照先来后到的惯例分配。

不过这起案子不一样。

维克托之前就觉得这个策划人似乎比他们快一步,现在他证实了这个观点。明明借助了勇利的长处,他们甚至比常规办案时间还短,这一次却两次被抢先。

这说明那个人很了解他们的动向。重案组待遇特殊,虽然表面上行踪谁都能查到,但是事急从权可以不打报告申请批准,他作为组长自己就可以下决定。

可是那个人依旧可以抢先一步,说明那个人拥有很高的权限可以直接去查重案组的专机行程。

重案组隶属警察局,不过鉴于警察局也属公务系统,所以维克托也不能确定到底是哪个高管犯了病,干脆就申请和专案组联合,希望至少能混淆视听。
————————————————————————
安德丽娅·诺克斯的尸体被发现在一条没有监控的偏远小路,凶手明显是在泄愤,撞死了她不说,还反复地碾压。

所以他们看到的尸体遍布了整条小路,深深的车辙带着她的血驶向了郊外,最后被弃之不顾,而那辆车是赃车,两天前已经挂失。

专案组组长让·雅克·勒鲁瓦,因为简名JJ,所以说话的时候总会带上自己的名字。

勇利有点适应不了这个风格。

比如,维克托和他交涉,案件由两组共同办理,不过重案组是主导专案组协助。然后希望他们能为这个情妇小姐做尸检并追查下去,重案组去逮捕情人,顺便法律允许范围内先拘禁四十八小时。

专案组组长双手比出两个J摆了个pose,然后让组员埃米尔·尼古拉——顺便说一声这个人好像是双胞胎熟人——将戴着手铐情人带过来露了个脸。

“我可不是毫无准备就来了的,以这个案子比个胜负吧维克托!能把你拉下神坛的人只能是我~It's JJ style~”

@( ̄- ̄)@

行行,你的丝带路,我们参与个问话行了吧。

虽然,只能是问话了——勇利听到那句赃车两天前挂失,就知道策划人早就布置好了这一步——看看重案组其他人,每个人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

七个已经出现了五个,结束的时间近在眼前。

评论
热度 ( 28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