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维勇】行行重行行 五

小短句小诗篇看看就好但请不要无视(ಥ_ಥ)这也是线索的,只是请不挑文笔
逻辑渣文笔渣,ooc极有可能不过极尽小写手的全力来避免
刑侦梗,高举维勇大旗永不动摇

乐乎新人,加粗划线链接什么的基本不会,忙着跪舔脑洞还有三次元学习来着,毕竟我不会开车所以那些都暂时用不到(ฅ>ω<*ฅ),有必要的时候爪机可以长截图
嗯……暂时应该没别的了(。・ω・。)ノ♡
以下正文
————————————————————————————————————————————————
烟在咆哮,火在狂舞/腐蚀我的呼吸/笑!肆虐的火焰,刺耳的大笑/什么在走近/罪恶的使者,阿斯蒙蒂斯来临

事实上,他们没能向那位大美人问话——当然,他们找到了人,只是找到的不是活人而已。

找到尸体的同时他们还发现了足以证明这位夫人就是杀害自己女儿的凶手的证据。

左手指尖发黑,露在衣服外面的身上有明显斗争伤痕,来不及打开的行李箱内有衣物粘上了少许毒素,目前已确认跟女儿所中致死的蛇毒有几种一致。

而且因为女儿身上注射伤是在左侧,所以凶手是左撇子这点再度确认无误,看来真的是因为无法忍受女儿的背叛所以下了毒手。

不过这位夫人的死法也有些奇怪。双眼被缝住后被冻死在倒满了水的冰柜。

他们能第一时间发现尸体所在地还得感谢那个凶手没有关紧冰柜门——虽然看起来更像是那个另一批次的写字人将柜门重新拉开一条缝,还留在外面一片被割裂的裙角……

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在没有主人允许的情况下直接进门进而发现尸体,是因为大门外墙上的几个跟十四区案发现场一样的血字:COME ON

勇利看到维克托手托下巴在思考,决定不去打扰对方,自己也试图抓住刚才看到死者死状的灵光一现。

第一位死者被母亲注射了毒剂,第二位死者被缝住了眼睛……可恶!到底是在哪里看过类似的连环手法!?

“喂,维克托,”是克里斯的声音,“物理解冻吧,验尸可能会发现点什么。”

克里斯指着隐隐透出有淤青的死者颈部,死者呈蜷缩状,那个位置其实看不太清,只能解冻。

对于能进入重案组的、可以说是联邦顶尖的法医来说,解剖轻车熟路,不过等待解剖的时间有些长——为了不破坏尸体,只能提升室温让尸体自然解冻。

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凿冰,毕竟尸体是被冻在一个大冰柜里。这一点无需技术含量的体力活,重案组所有人包括一区前来协助的警员也都在帮忙。

维克托把自己扔到现场的椅子上,满头大汗,看了眼只有微微气喘的勇利无奈趴在椅背:“从以前我就想说了,勇利你的体力还真是好啊——岁月不饶人~~~”

勇利有些害羞,不过大部分心思都被他现在这个角度能看到的维克托的发旋吸住了。

他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看到过自己一直憧憬的人。第一次见面,他在学校礼堂座位第一排的角落,维克托站在舞台上;第二次见面,他坐在学校阶梯教室最后一排,维克托现在讲台上……就连他加入重案组前一年前那次见面,维克托也是挺直比他高的身板,被学生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

他控制不住地伸出手,食指按在了维克托的发旋……

卧槽我记几滴爪刚刚干了什么!!!?

勇利瞬间收回了手,卡巴卡巴地看向维克托低着没有抬起来的头。

难得下了飞机,在现场用网查资料的尤里已经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维克托哈哈哈哈哈哈!!!连新来的都可怜你的发际线了你可长点心吧哈哈哈哈哈哈——”

勇利手忙脚乱地否认,可是他越慌张尤里笑得越大声,现场开始涌动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微妙。

“勇利——”维克托拉长了声音。

勇利回应得特别迅速:“是!!!”

他以为维克托生气了,但其实并没有,维克托只是抬起头张开双臂。

“——伤心了没力气了……要勇利抱抱才能起来~”

勇利(⊙o⊙)?忍不住微笑。这就是他一直追着这个人的原因吧?强大,耀眼,却还能保持着赤子之心。
————————————————————————
死者尸体解剖结果已经出来了。

死因是温度失衡导致的器官衰竭,简称冻死。克里斯发现淤青的位置,应该是凶手在缝眼睛时膝盖压在上面造成的。

因为奥塔别克这位法医助理比较心细,所以克里斯解剖的同时,还让他做了尸体的其他部位的检查。

奥塔别克在死者大腿根部发现了一枚指纹,应该是凶手搬运尸体途中留下的,毕竟缝纫是个精细活儿,凶手一定是赤手上阵。

尤里这个重案组特批有很大权限的技术员当即去信息库对指纹进行了对比。

结果让人不寒而栗。

那枚指纹,来自死者的丈夫,那个出轨了的渣男。

“哈?居然是这样?”

他们所有人回到飞机后,先一步回来的痕检科员们听到了对此行的复述。比勇利还害羞的、基本没说过话的季光虹也忍不住发问。

孩子还小,没见过如此丧心病狂,一家三口一个杀一个的情况——虽然他们这些工作了很多年的老人也没见过就是了。

“所以我们下一步呢?”萨拉发问,“去找这一次的凶手?为什么我感觉我们是在跟着某个人的屁股后面转?”

被所有人注视着的维克托闭眼沉思着。

一分钟后他睁开眼,吩咐尤里:“尤里奥,查一查那个男人现在的所在地。之后,尽可能快地发给我们你能查到的所有和他有关的信息。”

“虽然极有可能那个男人也不在了,不过我需要验证我的想法。我们,要开始抢时间了。”

其实他们所有人也都有这个预感,只是维克托说出来验证了他们的想法而已。

他们再度起飞,飞向了十一区。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