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维勇】行行重行行 四

小短句小诗篇看看就好但请不要无视(ಥ_ಥ)这也是线索的,只是请不挑文笔
逻辑渣文笔渣,ooc极有可能不过极尽小写手的全力来避免
刑侦梗,高举维勇大旗永不动摇

乐乎新人,加粗划线链接什么的基本不会,忙着跪舔脑洞还有三次元学习来着,毕竟我不会开车所以那些都暂时用不到(ฅ>ω<*ฅ),有必要的时候爪机可以长截图
嗯……暂时应该没别的了(。・ω・。)ノ♡
以下正文
————————————————————————————————————————————————

我看不见它的模样/沉寂在冰渊/黑影蹒跚/取走我的梦/奉给它的主者/恶魔利维坦

“胜生前辈,中午好~”刚从车上下来,他们就听到了如此热情的一声招呼——虽然只是对着一个人的完全忽视了其他人……

勇利顺着声音来源看去,是那个眼睛一直亮闪闪的当地派来协助的小警员。

对方的热情让勇利感觉一股凉意从尾椎爬到了后背,非·常·不·适·应,下意识就想当做没听到直接回飞机——连之前答应维克托说“会做到的”询问都犯了老毛病想拖后——看出了他的逃避的维克托拉住了他,两个人躲在人后窃窃私语。

“这样是不行的,勇利,你答应过我什么?回到原地就想忘了吗?”

“啊不、不行,我……我做不到的……”

维克托左手还抓着勇利的右臂,右手抬起了对方的下巴,大拇指抹过他的下嘴唇,凑近注视着这个被自己选中的男人的双眼。

“不要说不行,只是一个回应一个询问,勇利能做到、能做得很好,我一直这么相信着。”

勇利颤抖着嘴唇:“我能做到……”

“对,勇利可以的……如果做不到,之前说过把你交给我的话就作废吧,我是不会接受这样的勇利的。”

“做不到……就……”

“所以,说过相信我的勇利,这一次也要相信我,勇利有很多自己都没发现的闪光点。勇利是为了成为我的搭档而存在的。”

心随着一个人的话忽上天堂忽下地狱是什么样的感受?听到自己一直追逐的目标说自己有很多闪光点是什么样的感受?听到自己最憧憬的人希望自己与之并肩又是什么样的感受?

勇利这一天经历了太多。

维克托组长的话在脑海里翻腾,勇利问着自己,想与维克托组长并肩吗?想成为对方的搭档吗?想一直跟维克托组长在一起吗?

答案只有一个。

勇利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维克托组长。”勇利将左手搭上了对方的后颈,两人额头贴住,“请,一直一直看着我。”

“当然。”

勇利“嗯”了一声,松开手准备回应南健次郎的招呼时,发现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A°`)╮.jpg

这时勇利才发现他和维克托的姿势到底多暧昧,刚刚平静下来的心速再度飙到180,“唰”得甩开维克托手忙脚乱地解释:“不是、我们只、就是讨论案情、对,维克托组长教给我很多事情……”

←_←信你哦?

米凯莱打圆场:“啊哈哈哈维克托教你东西啊?真好是吧……他可没这么教过我们啊哈哈哈……唔!”

再度被亲爱的妹妹肘击。

“我们,我们还是进去吧!讨论案情,对,讨论案情。”

勇利一马当先冲到飞机登机口,上飞机前,微微停住,看向南健次郎警员:“中午好,南警员。吃饭的时候我们能稍微谈一下吗?我有些事想问你。”

“没问题!时刻待命!”南警员标准地敬礼,眼睛更加亮晶晶了。
————————————————————
“……也就是说,我们目前知道了死者的身份以及死因。而且勇利发现的血字高度与预计凶手身高并不一致、根据笔迹判断心态也不一致这两点也是一个新的调查方向。”

“所以下一步就是增加与那位躺在我的房间的小姐的联系了对吗?”克里斯托夫的用词很暧昧,“去找让女儿来度假却导致女儿不幸丧命的大美人?”

“没错,不过吃完饭再出发也可以。大家也都辛苦奔波一上午了,可以休息一下了。”

看得出来重案组的人都习惯了这种生活,一个个都自觉地去订饭的订饭,准备在警局附近小饭馆解决的去小饭馆,在飞机上简易厨房做饭的也有。

“阿尔,你吃什么?还是跟我吃一家?”

“像以前一样,尤拉。”

“米奇,我做个紫菜包饭怎么样?新学的哦~”

“萨拉你是不是又跟医院那个小白脸来往了!?”

……

“勇利,我和光虹去刚才看到的店,用不用给你带回来什么?”

面对披集的问题,维克托搂住了勇利笑着回答:“不用了,我和勇利一起吃,正好吃完还有事O(∩♡∩)O”

勇利虽然有点不好意思,还是点头,确认了维克托的说法。

“那好吧,那我们就在店里吃不带回来了。”披集遗憾地耸耸肩,转头就拉上了季光虹的手腕冲了出去。

虽然刚刚入组半天,但是勇利已经习惯了维克托的一切身体接触——维克托好像很喜欢搂搂抱抱,当然现在勇利也很喜欢这种接触就是了。

总觉得很有安全感。

“走吧,勇利,去找那个小朋友。”

“不要这么说人家啊维克托组长,南警员也没比我们小太多吧……”

“是没比你小太多,可是我们之间还有四岁的年差……啊,说起来,其实有一件事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勇利。”

“嗯?什么?”

“我们已经是队友了对吧?勇利为什么叫我维克托组长呢?以后叫我维克托就可以了哦~”

“……我知道了,维克托组、维克托……”

“嗯嗯,就是这样~再叫十遍巩固一下好了~O(∩♡∩)O”

“诶!?这就不用了吧……好吧,维克托,维克托……”
————————————————————
南健次郎是个实诚孩子,不仅从警局食堂为勇利打了一份饭,还为不请自到的维克托也打了一份,而且这两份饭明显比他自己的贵多了。

勇利很不好意思地想与他换一下,他却表现得好像勇利为他做了什么大不了的事一样,边两眼闪着泪花边推拒。

这么实诚的孩子,回答起问题当然也不会扭捏,大方极了。

“因为我是胜生前辈的FAN啊~我入学之后大概两个月,恰好看到了胜生前辈的一次课堂讲解。我记得那一次应该是切里斯提诺老师的课吧?前辈站在讲台上,思路顺畅逻辑清晰,整个讲解过程都表现得尽在掌控……回答其他前辈问题时也都完全没有犹豫没有错误,当时我就觉得,胜生前辈真的是太帅了!!!”

南·解码小迷弟·健次郎挥舞着筷子,情绪激动得好像要从椅子上蹦起来。

“……总之,从那之后只要前辈有演讲有比赛有课堂讲解,我无论有没有课都会去看的~包括前辈生存演习那次我也去看了……”

听后辈对自己进行夸赞,对勇利来说是一种新奇的体验。虽然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成绩普通,工作后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但是现在他好歹也是重案组的一员,有能让后辈有努力的方向真是太好了~

勇利以前辈的心态好好鼓励了后辈一番,又好好地道了别,就和维克托回了飞机。

午饭前尤里就已经查到了马法尔达.佩雷斯·莫利纳的所在地,她昨天从七区来到十四区后又转到了一区。

现在他们就是要去一区去找她来问话。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