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维勇】行行重行行 三

小短句小诗篇看看就好但请不要无视(ಥ_ಥ)这也是线索的,只是请不挑文笔
逻辑渣文笔渣,ooc极有可能不过极尽小写手的全力来避免
刑侦梗,高举维勇大旗永不动摇

乐乎新人,加粗划线链接什么的基本不会,忙着跪舔脑洞还有三次元学习来着,毕竟我不会开车所以那些都暂时用不到(ฅ>ω<*ฅ),有必要的时候爪机可以长截图
嗯……暂时应该没别的了(。・ω・。)ノ♡
以下正文
————————————————————————————————————————————————

尸体因为天气原因,早就被当地警局带走,估计现在已经到了克里斯托夫的解剖台上。所以维克托与勇利到现场之后看的是非尸体的现场部分以及现场照片。

披集和季光虹很快就提取完现场的细微物证,提前一步被南健次郎警员送回去做化验。

勇利穿好鞋套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墙上的字迹,跑过去戴上手套一摸,发现那根本不是血迹,而是被调成了同色的油漆。

想想也是,过了这么久血迹一定早就变了,怎么可能还是红色。

双胞胎此时已经去询问了,屋子里只剩下勇利和维克托两个人。之前留在现场的警察都候在门外,时刻准备听从他们的吩咐。

没一会儿双胞胎就回来汇报内容。

“死者是一周前预定的房间,三天前才入住,据老板交代,死者说来十四区是为了放松心情。可是很奇怪,单身女性,没有朋友,却三天没有出门,每餐都是叫的客房服务。因为是三星宾馆所以有专门的清洁工,经过询问,那位阿姨说每天都能听到死者在打电话,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对象都不一样。”

维克托“嗯”了一声,拿出平板,外放声音地连接了飞机的技术间:“尤里奥,说一下目前为止你查到的情况。”

“别那么叫我维克托!”勇利能明显听到视频对面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资料都给你们发过去了,我简单介绍。死者房间的预订人是马法尔达.佩雷斯·莫利纳,不是本人,而是她的母亲。我顺便搜了一下她家的情况,根本就是一场伦理大戏。”

“谢谢尤里奥~注意克里斯那边的消息,让他有发现联系我~”

维克托无视了尤里再度怒吼的“谁叫尤里奥啊!!!”关闭了视频,随即他被勇利的动作吸引了目光。

勇利琢磨着墙上的字迹,还尝试性地比量了床上的血迹,接着又扫视房间,好像在搜索什么。

萨拉顺着他眼光的方向看去,同样发现了勇利的动作。她从知道勇利入组开始就对这个跟李承吉医生同样带有东方血统的新成员很感兴趣,虽然他们性格完全不一样o(╯□╰)o

“勇利,你发现什么了吗?”

“诶?不、不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勇利下意识地往维克托的方向看去,恰好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仿佛正鼓励他说下去,“……我只是觉得,杀人的和这个写字的好像不是一批人……”

“哇哦,这可是个大发现~勇利~继续说下去~”

维克托组长走到他的身后圈住了自己。感受到身后体温的勇利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

“因为……因为出血量很少啊!而且没有喷溅出来的血迹,说明死者是死后才受了皮肉伤。屋子里又有很重打斗痕迹,说明凶手的体型应该会跟死者差不多。如果是盗窃被发现也一定会抓紧逃跑,而不是杀了人之后还虐尸泄愤。”

“嗯,这倒是。”

勇利能感觉到维克托组长说话时热气呼在他耳廓的瘙痒,还有背后抵住的胸腔的震动,有些心猿意马。

“……勇利你还真是喜欢走神呢~一走神就忘记要做的事……接着说,你认为是两个人的理由??”

“啊!抱歉!……两个人的理由……哦!我觉得是两个人是因为这个字体的高度——看照片,死者大概是170公分,凶手的身材与死者相似,但写字的这个人,”勇利抬手比了比“字体的高度就有175公分,也就是说,这个人至少有185公分。”

说到兴起,勇利挣开了维克托的怀抱跑到墙边,完全没注意到维克托的怔愣。

“看这个字迹,虽然用的是毛制刷子,但是字体一气呵成。而中间,虽然有断的地方,但这是因为没有油漆了需要重新蘸取。总之,尽管需要蘸取油漆却没有重复书写的地方,这就说明了这个人根本就是气定神闲一点也不慌张,跟现场反应出来的情况根本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我才说,这一定不是一批人。”

“确实是这样没错呢……啊,克里斯那边也来消息了。”维克托打开视频,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板着的苦瓜脸,“哦,是奥塔啊~怎么样?结果是?”

奥塔别克小哥面无表情:“死因是颈侧被注入了多种蛇毒,颅骨有撞击伤。身体多处淤青和擦伤,初步断定为打斗留下的痕迹。具体情况我会交给尤拉,让他给你们发过去。”

小酷哥关视频的动作干净利落,在命案现场的所有人包括勇利都不去看维克托那张突然笑得异常灿烂的脸,而是低头翻起了自己平板里新传过来的两份资料。

先看的是克里斯托夫的尸检报告。死者死因是颈侧被注入了十多种毒蛇的毒素,用的还是粗针头。那一小片皮肤被扎的全是针眼,看着异常渗人。

颅骨有撞击伤,死前钝器造成。刚刚披集和季光虹已经将发现血迹的烟灰缸带走化验了,应该就是凶器之一。

身体有擦伤,但未发现非本人的DNA残留。

死前死后均未与人发生关系。

尸检报告总结下来就是这些内容。而尤里发过来的那份,果然是伦理大戏,他们的天才将隐藏在面具下的事情也都调查了出来。

死者是七区人。

父亲早年出轨,基本不回家而是与真爱小三一起生活,她基本是由母亲抚养长大。

后面内容你以为会是孩子感恩柔弱的母亲逆袭渣男父亲吗?不,不是。

死者从小被母亲送进全联邦都有名的小初高连校的公学但成绩一直垫底,大学勉强毕业后就一直在家啃老,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典型。相反母亲则是当年跟父亲共同创业的奠基人之一,为了抚养女儿才退下来,手里依旧握有公司的股份。

死者作为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女儿,竟然与父亲和小三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而且近期还一直逼着母亲与父亲离婚并让母亲转让手里的股权给小三。

看了这份资料的所有人:⊙﹏⊙长见识了。

“要是我,知道自己养大的孩子是这样还不如掐死了再养条狗。”米凯莱“呸”出声,话音刚落就被萨拉曲肘顶了一下。

米凯莱被制止了,维克多却在另一边赞同的点头:“就是就是,我家马卡钦每次见到我回家都可热情了,还会给我叼拖鞋呢~”

看着在门口候命的警员看进来的诡异视线,勇利只能拼命拽维克托组长的袖子,希望对方能注意重案组的形象。

维克托当然也看到了那些视线没错,但他完全不在意这些,反而被勇利涨红的脸吸引了注意。心里念着“好可爱”,反手把人扯进怀里就这么带着出了现场:“哟西哟西,这里没什么需要看的了,我们先回去讨论一下案情吧。”

没有人有意见。

对留下看守的警员表示感谢后,全员由另一位警员送回飞机,进了机上的会议室。

评论
热度 ( 3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