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患生于多欲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已删除的不补档谢谢

【带卡】栀子花开

*去年留下的系列坑底,前文斑柱、镜扉、蛇自、佐鸣,但基本无联系

*非原著背景,我流星际设定

*元气土X傲娇卡


——————————————————————————————

旗木卡卡西一点也不想理会那个经常围着他转的笨蛋。

 

真的,他从来没见过宇智波带土这么天真的人。

 

对虫族的战争持续了百年,几乎现存所有人类都是浸没在战争的压迫下成长起来的。如此环境下,宇智波带土能长成现今的健气模样,卡卡西不得不吐槽一句“天生奇迹”。

 

倒不是说宇智波带土有多傻白甜,而是,在严肃紧张压榨出来的战争精英都是或谨慎或肃穆,或者是狂傲的性格中,宇智波带土日常阳光偶尔卖蠢的表现简直如古董里的白炽灯一样显眼。

 

与之类似的是五十年前登上总议长之位的战神千手柱间,他爽朗的笑容是木叶全国上下的导向塔。

 

卡卡西曾经在与带土组队满一个月的时候去找了带队老师波风水门说悄悄话。

 

“您不能管管他吗?”他似是抱怨似是撒娇,在师娘——帝国公主漩涡玖辛奈的怒视下很烦恼地戳着盘子里的烤秋刀鱼,“别的就不说了,至少您让他别在我的身边打转?真的很讨厌啊……”

 

他心里当成父亲一样崇拜的老师,先是将手中乘了满满蔬菜泥的小勺子塞进轻声诱哄许久的儿子嘴里,待小不点“噗噜噗噜”吃一口吐半口地咽下,才边用围嘴擦干净小不点的下巴,边头不抬眼不睁地教导他:“好好吃饭,卡卡西,要给鸣人做榜样啊。”

 

绝望的卡卡西用出课堂上学来的冷武器搏斗技巧,三两下挑出全部鱼刺,然后将鱼肉一口吞下,精妙的动作博来小不点看杂耍一般的欢呼。

 

“你为什么会这样……”波风水门想了半天,只找出个不是很恰当的词,“……排斥带土呢?你看,他并没有破坏约定俗成的规矩,也没有拖队伍的后腿——甚至你们完成任务的质量算得上是完美——我知道你不是无理取闹的孩子,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原因吗,卡卡西?”

 

事实上他还真是无理取闹了……

 

卡卡西说不出什么一二三。

 

其实他也不是排斥带土,他只是……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一个人承担一切,而已。

 

有一个人时时刻刻围着他转、什么活动都想拖着他一起、会替他说出他深埋在心里几乎已经忘记的话……有这么一个人,在他面前这般张扬地活着,他有些惶恐罢了。

 

卡卡西的家庭构成很简单,一个因病病逝的母亲、一个畏罪自尽的父亲、一个被丢下的他自己。

 

他的父亲曾是被誉为“木叶白牙”的英雄人物,却在一次简单的防守虫族进攻的任务中,选择了拯救队友,失守了边境行星。

 

丢守国土乃是大罪,于是,举国的谴责中,木叶白牙放弃了自己的儿子,挥刀自尽。

 

然后卡卡西的家庭构成变成了他自己。

 

他的老师波风水门想收养他,但他不想舍掉自己曾经非常引以为傲的姓氏选择了拒绝。

 

不久,波风水门组建了一个小队,成员包括旗木卡卡西、一个叫野原琳的女孩子,还有顶着超级大贵族姓氏的宇智波带土。

 

见面的第一天起宇智波带土就不断地在卡卡西面前找存在感,甚至经常性地抛下他宣称“女神”的野原琳而拖着他四处闲逛。

 

“因为卡卡西实在是一副‘啊我也想去可是从来没去过’的畏缩模样,带土大人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带他去啦~”

 

“因为只有卡卡西不去的话,他不是太可怜了吗?带土大人我必须肩负起队友的责任!”

 

“因为琳需要回家嘛,卡卡西又这么孤僻,这可是不行的呀~”

 

……

 

带土找出了千八百个理由搪塞众人,只有另一位当事人卡卡西知道没有一句真话——也许他们的老师也知道一些,他却从来不阻止带土的胡说八道,偶尔还会帮他们在琳的面前打掩护。

 

搞什么啊他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又没有交情……

 

卡卡西有种被老师抛弃的委屈。

 

但这是他信赖的老师为他做出的选择,卡卡西也只有接受。

 

有时候他也会想是不是自己被老师宠坏了,明明没有任性的资本,却经常打扰老师以获得那一丝丝的温暖。理智上,他知道老师这样风光霁月的人一定是真心接纳他;情感上,他心虚。所以老师说什么他就会做什么,只希望自己不被讨厌。

 

所以老师说带土没犯下任何错误,让他和带土好好相处,那么尽管心理别扭,他也会勉强同带土继续呆在一个队伍,任由那个人在他面前继续献殷勤。

 

直到他们小队单独出偷袭任务的一天。

 

一次经验不足导致的判断失误,他们和琳被虫族封锁在战地两端。死战了三天他们三人才汇合到一起,全都筋疲力尽。

 

卡卡西拥有的当真很少。

 

任务已经完成,作为指挥的虫族小首领已经死在了刚刚的血战中;家人已经都不在了,老师师娘好好地活在帝国最安全的地方;队友……他强行将失焦的视线对准瘫在身旁的同伴身上。

 

——必须保护好他们,这是他旗木的责任。

 

……

 

再次醒来,他的眼前是浑身浴血的带土,咬牙坚挺的带土在躺着的他迷离的视线中就像天神一样,挥剑四方。

 

然后他们得救了。

 

琳被带土抢先送到星际跳跃坐标回了木叶,她来不及治伤就赶去向老师报告,老师当机立断带队前来救援……

 

卡卡西脑子浑浆浆的,却不得不勉励接受信息,病床旁是又再度和他做了室友的昏迷中的带土。

 

他用目光细细描摹带土晕出红霞的脸,真奇怪,就是这个人,爆发出了令人震惊的潜能,拯救了他。

 

“他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他询问前来看望他们的老师。

 

老师微笑着竖起一指拦在唇前:“那卡卡西就在带土醒来之后问他吧!”

 

于是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

 

卡卡西可以起身的时候,带土还在沉睡;卡卡西开始复健的时候,带土依旧不醒;等到卡卡西整装待发、能出任务的时候,带土终于睁开了双眼。

 

卡卡西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带土的床前,执着地询问:“为什么?”

 

没头没脑的话,如果一边有旁听的人一定会一头雾水。

 

但带土懂。

 

他扯出跐牙裂嘴的笑脸:“……很久之前我就知道‘木叶白牙’前辈了,他的理念我非常认同——无法完成任务的是废物,无法拯救伙伴的是废物中的废物——所以我认为,他是英雄……”

 

 “……一开始我只是对你好奇,后来想多了解你一点,没想到越接触我就越想知道更多……”带土一点一点地剖析自己,卡卡西默不作声一句一句地听。

 

说话人很久才结束自己的发言。

 

半晌,卡卡西组织了一下词语:“那你必须有始有终才行……不要半途而废。”他看看对方瞬间更加闪亮的眼,又扭头补充了一句。

 

“……我也会礼尚往来的。”

 

 

END

 @雨貓 

——君のことがすべて知りたい。我想知道有关你的一切。

我的天这句话太戳了,几乎能溢出来的青涩~

于是终于把本系列最后一篇敲完了。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