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20)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搬到新家冻成狗,靠山的地方确实阴凉o((⊙﹏⊙))o.更多交代在文末

——————————————————————————————

 

每一次审神者的“虚弱”,都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不,与其说是他们可以对审神者做什么,不如说是审神者因为生病心里产生了漏洞,不自觉给了他们 “暗示”。

 

——暗示他们,他的“需要”。

 

具体就表现在审神者痊愈之后对他们更加亲近的态度上。

 

原本的审神者很是若即若离,如果说审神者与刀剑之间的距离为一百,那么刀剑们很愿意在审神者率先踏出一步之后走完剩下的九十九。

 

可事实上,在刀剑们走那九十九步的途中,审神者还会时不时倒退几步,明白地展现了他对刀剑和审神者之间的关系的摇摆不定。

 

现在的审神者好似渴水的鱼,不声不响,却在极力地向他们靠近。他依旧不爱说话,但所有刀剑都能感觉到他亲近的意愿——身为审神者成霜的刀剑付丧神,他们对灵力供给者几乎化为实质的感情绝不会错认。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刀剑男士们一扫心中的阴霾,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与爱。

 

审神者已经正式加入了家政组,不过他的工作范围只限于厨房,其余打扫、洗刷、清洗衣物仍是由其余刃轮值——虽然他没安排,但这早已是刀剑们约定俗成的次序——除此之外,他还会参与刀剑们的切磋内番。

 

在本丸刀剑的指导下掌握一些用刀技巧,是审神者在痊愈之后提出的请求,刀剑们自然无有不应。

 

刀剑们早就知道审神者一直在锻炼身体,算上灵力的改造加成,将近一年的打基础过后,他们主殿确实该学习一些使用力量的方法了,至少有过发疯经历的他们希望主殿可以拥有灵力罩之外的自保能力。

 

审神者也开始会尝试和他们聊天了。

 

比如刚刚,审神者公布完名单后,并没有离开庭院的意思,而是非常自然地坐在了茶桌边,和他们一起听风赏雪。

 

嗯,冬天到了。

 

“三日月殿真的是非常可靠。”成霜端杯垂眼,“初次见面时,狐之助就很信任您,其余人也一直、一直依赖着您,包括现在的我,想叫三日月殿‘爷爷’呢。”

 

“哈哈哈,我毕竟是个老爷爷嘛,主殿如果想这么叫也是可以的哦。”

 

“不,怎么说呢,虽然心里有这种感觉,但果然看到三日月殿的脸就无法这么呼唤吧?”狮子王在一旁挠头,“三日月殿只是有时候会说一些很难让人反驳的有哲理的话而已。”

 

“而且三日月是弟弟。”今剑钻到审神者身边的空隙。

 

嗯……也是个弟弟啊……

 

成霜吹了吹杯口的热气,突然茫然眨眼:……嗯?爷爷?弟弟?

 

小狐丸歪头调笑道:“主殿好像无法相信的样子,那么详细说明一下好了。三日月宗近,其实是三条家最小的哦!”

 

成霜的反应却是立刻下意识看向药研,被盯住的药研停下将糕点送入口中的动作,叹气,联系前面的对话,他很容易就知道了审神者在想什么:“虽然我的声音是这样子,但我确实是一期一振的弟弟,大将。”

 

旁听的鲶尾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所以主殿到底对药研有什么误解啦,他的声音很帅气没错,但也不能就这么算他比一期哥大呀~”

 

“对不起……”成霜希望地上可以出现一道缝把他塞进去,脸憋得通红,随即他抓住了刚才今剑与小狐丸话中的重点,“所以三日月殿也是今剑……今剑殿的弟弟?”

 

“继续叫‘今剑’就好了,我是大太刀磨短产生的短刀,之前的记忆全都不记得了——大概长幼有序是我们的常识吧,所以知道我是哥哥。”

 

“这样啊……”

 

……

 

喝完一杯茶,成霜起身告辞回了阁楼。

 

审神者离开后,刀剑们安静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出声。自从审神者会时不时来聊聊天之后,刀剑们就更加经常的聚集在庭院中了。他们不再打闹,而是做出了一个短腿大圆桌,能让所有人都坐下那种,一齐在桌边等待审神者的到来。

 

之前审神者也会参与他们的茶会,却是不怎么出声,将存在感降到最低,只有谁主动和他说话是才会给个短暂的回应。但现在审神者会主动挑起话题了。

 

刀剑们当然希望可以多聊一段时间,不过他们也清楚,这种向着他们期望方向进行的改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他们并没有强迫审神者,而是任由对方慢慢调整,只是,说话的时候会尽可能说得有趣一些。

 

宗三左文字轻抚小夜的发顶,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戳了小夜因为咀嚼而鼓起的脸颊,突然打破了宁静:“心是笼中之鸟。”

 

他不是在说自己。

 

刀剑们都明白这一点——宗三指向的,是离去的审神者——就算不懂,只要能联系审神者这段时间的表现,自然也会清楚他说的究竟是谁。

 

那一天审神者说了很多“弟弟”,实际是带了一丝疯狂的。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百天的时间审神者就可以申请休假回家了,却并没有高兴的意思;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审神者讲述弟弟的时候,带着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被抛弃感;他们更不知道,为什么审神者现在与其说是对他们亲近,不如说是依赖着他们……

 

付丧神与人类之间的代沟太多了,况且成霜大人是他们化出人形后接触的第二位主殿,再加上因为前任的原因,双方你来我往地耽误了很长一段互相了解的时间,他们真的不了解审神者的想法。

 

上次他们试探审神者的情报,却被审神者将话题引到了自己的弟弟身上,后来爱染国俊将话题转开,审神者又说起了美食。

 

审神者好似将自己隐藏在了雾里,透露着虚虚实实的线索,让他们猜谜语一样思考自家主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即便表现得呆呆的,也是隐藏起了所有之后的伪装。

 

于是他们想换个角度加强与审神者之间的联系,从刨根问底搜罗审神者的信息,转成了不断展示自己,抛出一条又一条与自己有关的资料。

 

还要捎带上同伴,每天都像孔雀一样花枝招展地吸引审神者的注意力,绞尽所有脑细胞,恨不得用尽全身力气尖叫呼喊:快来看我!我可有趣了!

 

然后他们终于抓住了一丝真实。

 

见过菟丝子吗?

 

柔柔弱弱细细窄窄的一条,是生命力最顽强的植物之一,却需要攀附在粗壮的大树上,紧紧围绕,将枝干和大树的枝干绞在一起,将根系与大树的根系纠缠在一起。它生命的前提是大树的生命。

 

审神者对双胞胎兄弟的态度就是这样。

 

表面看起来,甚至,听他的讲述时,都发现不了审神者的心理。

 

他很正常,努力承担作为兄长的责任,将弟弟拉扯到大。他很负责,一个小孩带着同岁的小孩生活,两人都很优秀。他也很独立,似乎未来不打算和弟弟一起生活,因为他们很可能会组建新的不同的家庭。

 

可这都是假象。

 

审神者的生活全部是围绕着弟弟计划的。

 

他确实没有经济方面的压力,甚至,一直是他在供给着弟弟的花销,但他却是将弟弟作为自己的心灵支柱。

 

所以他与弟弟分开来到本丸后,他不在意刀剑们的攻击,因为那没有伤害到他的性命,不影响他见弟弟;所以他不在意刀剑们的亲近与否,因为他只在乎他的弟弟,而兄弟感情良好;所以他对双胞胎刀剑的请求容忍度更高,因为他们就像他和弟弟在一起……

 

就是因为这样,也许审神者只是在生病期间做了个噩梦,那个梦里他的弟弟不需要他了,而且审神者与弟弟分开有段时间了所以并不清楚对方的真实想法,然后,“嘭”,审神者崩溃了。

 

审神者不知为何对梦境的内容深信不疑,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接着,出于生存本能,他开始在原支柱渐渐坍塌的前提下寻找新的支柱。

 

于是他就找到了刀剑们,开始慢慢试图探出枝桠与他们接触。

 

这种分析很是荒谬大胆,却得到了所有刀剑男士的认同。

 

或者说,这种分析在贴合审神者行为的同时,符合他们所有刀剑内心隐晦的期望——他们依附于审神者,同时也企盼着审神者依存于他们——所以他们坚信这就是真相。

 

他们可以感觉到审神者还在挣扎于过去和现在,他固执地紧抓过去不放,过去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悄悄逃走。他还不自信刀剑对主人的心意,对他们若即若离……

 

这些都不是重点。

 

刀剑们在意的,只有审神者成霜这个人。

 

他们可以敞开胸怀,等待着审神者彻底放弃过去那根远去的树木;他们会稍稍推波助澜,等待着审神者牢牢抓住现在;他们一定会等到的,等到审神者将自己紧紧攀附在他们身上、只能从他们身上汲取存在意义的一天。

 

审神者说自己最讨厌菟丝子,但他本身就是菟丝子一样的存在。

 

所以,以刀剑付丧神的名义起誓。

 

他们渴望的,必然是注定的未来。

 

TBC

以下话题很严肃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哈……写这种文笔不怎么样的流水账是为了图个自娱自乐,所以我自觉并不欠谁的

有人喜欢我很感激,非常感激,相当感激,可这文什么时候继续依旧只能看我自己的行程

近段时间,打开lof的时间点基本就是大家看到了我的推荐或者随手发了句抱怨的时候,时间段不超过五分钟

至于没更新其实有多方面原因,一是卡文,知道想写什么但是无法组织好语言,二是有很多新的脑洞但是完全塞不进这篇文只能随手敲一章,三是三次元各种神折腾……

所以,大家问什么时候更我是很开心啦,但不喜欢被问为什么不更,不更当然有理由_(:3J∠)_就算像是敷衍也是有的何况我举例这么多_(:3J∠)_虽然与排除千难万险也要更新的太太们相比我太散漫了_(:3J∠)_

总之很开心之前有你们在,也希望你们之后也一直在

笔芯芯♥

下一章

评论 ( 13 )
热度 ( 145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