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患生于多欲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已删除的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坚持长睡不起

*随手敲一章系列

*二手本丸系列

*脑了很多类型审神者系列


刚写完6,尾数就变成9了ԅ(¯㉨¯ԅ)

——————————————————————————————

来到本丸的第一天,审神者在睡觉。

 

来到本丸的第二天,审神者在睡觉。

 

来到本丸的第三天,审神者在睡觉。

 

……

 

刀剑男士们的反感累积到最高时,审神者……嗯,审神者醒了,不过他完全没有与心爱的被子分开的意思,所以很饿的他,控制着灵力,让烛台切刚刚分好的一份饭像被幽灵端着一样,从半开的窗户飘进了卧室。

 

然后他用灵力将空盘子空碗扔进了水池,放水刷干净塞回了壁橱,接着再度裹着被子沉入梦乡。

 

眼睁睁看着这一系列情景发生的刀剑男士们:“……”

 

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就想掀桌:“什么意思啊他,时政派他来就是为了让他找个地方睡觉的吗?!?!”被一旁的加州清光牢牢按住。

 

“安定别激动!你还一口没吃呢!”

 

五虎退的小老虎们似乎看出了大和守安定没有继续吃饭的意思,甩着由骨刺构成的尾巴就想上桌扒拉被捏得圆圆的饭团,它们的主人抓住这个就顾不了那个,手忙脚乱地,口中还不停叮嘱:“乖乖的,别乱跑,小虎回来!黑爪!!回来……”

 

“这样不是蛮不错的吗?”明石国行懒洋洋地一手托腮,一手用叉子搅拌盘子里的面条,“反正我们也不需要所谓的审神者,他这样一直睡觉还能不间断供给灵力,对于我们来说不就可以了?”

 

“说是这么说。”鹤丸国永用餐刀在面包上摸着果酱,头不抬眼不睁,语气轻飘飘的显得无比轻快,“万一他睡够了想参与进我们的生活怎么办?不如最初就把他解决掉吧~”

 

“还是不要轻易动手,这已经第三任了,送他来的时候那个狐之助的话大家都记得吧?如果再发生‘意外’,我们本丸就要被撤销编号了。”山姥切国广作为第一任的初始刀,向来是本丸内随心所欲刀剑们的缰绳。

 

虽然他们经常说着什么不需要审神者,这种活法还不如只做刀剑之类的话,但其实如果他们真的不在乎性命,一定早就跳了刀解池,怎么会苟延残喘,做时政口中的“冥顽不灵之徒”?

 

而撤销编号就预示着时政彻底放弃了本丸。时政会消抹掉本丸的坐标,没人能进来,他们也出不去,直到前几任残留的灵力被消耗尽,他们重归刀剑的本形。

 

所以他们才会任由那位“觉皇”全然不顾本丸的公务,一睡睡七天,并且准备放任对方继续睡到天荒地老。

 

“可是我们需要修复……阿尼甲的伤已经撑不下去了……” 膝丸手握紧又松开,说是手,倒不如说那是骨骼,就连关节连接处也都没有一丝皮肉。

 

闻言,所有刀剑再度恢复了沉默。

 

他们不怕审神者有坏心、不怕出阵、不怕受伤,甚至对于第二任惊恐呼喊“暗堕”的邪气也没有抵抗之心,却非常恐惧血缘兄弟的重伤,那是修复池也只能延缓的死刑。

 

他们害怕有相同记忆的伙伴的消失。

 

 

来到本丸的第十五天,审神者依旧沉迷睡眠不能自拔。

 

刀剑们决定自己上手“拔一拔”。

 

——他们派出了一名代表,敲了敲审神者房间的门。半晌,门的另一面仍是只有审神者香甜的小呼噜。

 

——他们直接打开了门,派名代表推了推沉睡的审神者。半晌,审神者吹出了一个透明的小泡泡。

 

——小老虎戳开了泡泡,一巴掌捂住了审神者的呼吸渠道。半晌,憋不住气的审神者张开了嘴,撑不住的小老虎一爪捣进了审神者分开的双唇,踩上了审神者的舌。

 

此时的审神者依旧拒绝睁眼。

 

……

 

最终,还是想到七天前审神者专门醒来吃了顿饭的歌仙兼定,跑到厨房将饭菜热了热,端到了审神者的房间。

 

热过的饭菜芳香四溢,刀剑们,非常明显地看到审神者鼻子抽了抽,躺在枕头上的脑部蹭了蹭,还“呸呸”了两声,显然是在吐刚刚小虎留下的毛。

 

然后审神者终于睁眼了。

 

……不,并没有,审神者眯着眼,从被团中坐了起来,用灵力飘来歌仙手中的饭食。勺子自动浮起,乘了味增汤送入审神者的口中,勺底没刮净的汤汁从唇角滑下,流经锁骨,落入隐隐敞开的衣怀。

 

“呼呼呼,主殿真是可爱呢~”千子村正笑了两声,凑过去舔干净审神者下巴上的痕迹,“美味~”

 

“唔?”审神者终于真的睁开了眼。

 

然后他又闭了回去。

 

刀剑男士们:“……”

 

 

刀剑们半放下了心。

 

审神者似乎对本丸的事务没有插手的意思,或者说,他根本没精力去管那些,他将全部的经历都投在了“睡觉”这一件事上,每天每天都是睡不够的睡。

 

事实上,如果不是照常供应着本丸的运转灵力,而且刀剑们本能防备着这位新来的审神者,就他本本分分只呆在固定屋子的低微存在感,刀剑甚至会全然忘记这一任时政派来的接替审神者。

 

若是可以,所有刀剑都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持续下去。

 

可是不行。

 

他们还能保持清醒的刀,可以在清澈灵力的洗涤中渐渐恢复伤势,主动一点点排掉体内的邪气。可是那些已经不能保持人类状态的伙伴,即便泡在修复池中,也无法祛除裂痕中的污物。

 

他们不能承受失去的痛苦,所以,只能调整好心态,坚持叫醒审神者。

 

可是审神者更坚持长睡,除了吃那两顿饭的时候,审神者一次都没有清醒过。

 

太郎太刀只有一个兄弟,而他的兄弟的伤势,已经是修复池也不能维持的程度了。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完全献出自己,当牛做马也希望审神者能凭此为次郎太刀手入。

 

他跪在审神者的床铺前,一声不吭,磕下一个又一个的响头。

 

在他磕下第三个头的时候,一道轻柔却坚定的灵力挡在了他的额前,太郎看向审神者,发现对方一如之前的样子,眯着眼睛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在用下巴招呼他过去。

 

他膝行过去,审神者懒洋洋地抬起了双臂环在他的颈间:“嗯。”

 

“您的意思是,救治?”

 

审神者姿势不改语气不变;“啊。”

 

 

于是,非常浪(粗)费(暴)地用灵力将修复池全部刀剑洗刷了一遍、为所有破损刀刃手入了一遍的审神者,终于再度获得了不被打扰的睡眠。

 

3c-23号本丸的刀剑们也终于知道了审神者的属性标签,那就是——

 

懒。

 

懒到只希望能够长睡不起。

 

 

愿:生前可以久睡,死后依旧长眠。by被君子懒得起名字的审神者



END

嘛,说是懒,其实和明石不是一个属性啦,审是懒到极致的不负责任的类型

评论 ( 9 )
热度 ( 182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