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堀兼】囚

*《刀剑乱舞》堀川国广X和泉守兼定

*性格会有黑化,慎入

*刀剑无辜,有病的是君子


某段时间被某胁差的“兼桑”刷屏……依旧是随手敲一章,没有后续

————————————————————————————

00

审神者接手的是一个崭新的二手本丸。

 

……果然这么说还是有些奇怪,具体来讲,就是前任审神者带着初始刀歌仙兼定锻出了两把小短刀、两把打刀后,随队第一次出阵时不幸殉职,时之政府没办法,选出来了现任来接手。

 

现任做审神者就是被时政忽悠来的,恰好他选中的初始刀也是歌仙兼定,时政图个省事,直接将这个天真的孩子扔给了坐等新审的2a-27号本丸的狐之助。

 

本丸没有审神者提供灵力的话,空气都是不流通的,狐之助天天守在时政大门口也是为自己溜光水滑的皮毛着想,现下有了个灵力等级还不错审神者简直如获至宝,麻溜地就把人带回了本丸。

 

审神者不仅天真,还很迷糊。

 

对于衣食住行不在意,能生活就行;对于薪资不在意,博多来了之后直接做了甩手掌柜;对于本丸的权威不在意,发现狐之助能管事后都推了出去;对稀有刀不在意,事实上回本丸的刀是重复的他都高兴得不得了……

 

在这个前提下,2a-27号本丸迎回第37把刀、也是本丸的第37把和泉守兼定时,狐之助终于对审神者的运气不报任何希望,直接将本丸的情况上报了时政——明明是只掉短刀的场合审神者都能带回三花打刀,本丸都没堀川国广能和审神者一起欢呼——时政你快想想办法吧难不成我们本丸其余刀剑带着37把轮流出阵的和泉守迎击溯行军吗!!!

 

运作效率丝毫不愧对自己职称的时政按部就班层层上报层层指示,一个月后,给出了回应:鉴于2a-27号本丸审神者神鬼莫测的运气值,半年前有个审神者回老家后尚未拥有新审神者的2a-85号本丸,你们要不要试一下两家合并?

 

此时2a-27号本丸刚刚庆祝完由审神者主导的、第一百把和泉守兼定的回归欢迎会。

 

狐之助泣不成声地表示试什么试直接合并吧,要是真的轮流出阵我们和泉守三把都毕业了。

 

于是2a-85号本丸的付丧神用了一下午时间搬家到了2a-27。

 

故事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01

原2a-85号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刚要搬家就听说了新审的壮举,在狐之助疯了一样甚至学着同科犬类狂甩尾巴以示欢迎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转头向在樱花树下埋着什么的堀川国广看去,二十来把刀剑整齐划一“唰”地转头,视线还都投在一个地方,那是非常壮观的。

 

狐之助也顺着刀剑们的视线瞅去——哇塞大兄弟你一定就是咱那个得过且过的审神者的知音!我跟你港咱家除了已毕业的和泉守兼定没召唤的还有九十九把!

 

但它不敢出声。

 

合并本丸是大事件,它在热血上涌答应下来之前当然还是会履行本职去看一看另一方是怎么回事的。

 

【和泉守兼定拒绝了审神者的告白,爱而不得的审神者犯了遗传精神病,与刀剑付丧神同归于尽。

而堀川国广自那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所以,2a-27号本丸六把早已毕业的刀剑应审神者要求在鸟居列成两排同时表示对新刀们的欢迎时,见到堀川一脸阳光欣喜地拉住和泉守兼定大诉衷肠“兼桑,太好了,我们终于见面了!”的狐之助狐躯一震。

 

养不靠谱的审神者养出老妈子性格、操心本丸一切事宜的狐之助:总感觉这把堀川国广想搞事情。

 

但本丸的重心是审神者,狐之助操心主殿就已经很要命了,实在没法将全部精力都投在土方组身上,盯着他们看了几天,见堀川国广每日只是绕着和泉守兼定团团转别的什么都没有,也就稍稍放下了心,关注审神者去了。

 

其间倒也时不时地会观察堀川国广,只是这把胁差对后来审神者锻出来的刀剑皆无反应,除了那振已满练度的和泉守兼定,他会绕着对方团团转,将打刀照顾得无微不至。

 

 

02

堀川国广当然知道自己不太正常。

 

一期一振会在审神者面前表扬自己弟弟做事完美、今剑会在审神者面前炫耀岩融对自己的宠爱、加州清光会在审神者面前怀念当初同大和守一起被冲田君使用的日子……

 

他什么都不会做,因为他不想让审神者知道兼桑到底有多好,他怕审神者再度将他的兼桑夺走。

 

只要一想到兼桑会从身边消失,他的心就惶恐得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化为刀剑付丧神后,头脑中都是时政灌输的“责任”,除此之外就是他们作为刀剑时隐隐约约拥有的感情,他不曾想过为什么人类会有那么大的不同。

 

土方君当初一心一意为公,他以为人类都是那样的,可前任审神者,那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居然只是因为兼桑拒绝了她的感情就将兼桑拖下了黄泉!

 

兼桑,兼桑那么厉害、那么好的人,像是光明一样闪亮温暖……可是因为那个人类的一己之私就不得不遁入黑暗!

 

他等了无数日月才再度见到兼桑……主殿,既然你有那么多的“和泉守兼定”,那么,这一振“兼桑”,你把他给我好不好?

 

他就这样,在审神者面前默不作声地,一点一点吸引着兼桑的注意力,虽然他恨不得隔离兼桑与外界的一切接触只看着自己,但他的耐心早已在漫长的岁月中锻炼出来了——不行的,要等待,他不要兼桑的惊惧与防备——他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03

和泉守兼定有些头疼。

 

确实,当初在土方先生那里他们还是刀剑的时候,他和国广作为土方先生的刀剑关系非常亲密,可他们也没亲密到同一个刀架上啊!况且某些场合因为他太显眼,土方先生都是带着作为护身胁差的国广到处走,他们有很多分离的时候。

 

但成为拥有身体的刀剑付丧神之后,不,国广来到本丸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独处了。

 

他说想出去逛逛,国广和别刃换班做内番也要和他一起走;他说洗澡,国广不由分说就带着他一起去泡温泉;他说睡觉,国广不睡也要隔着被子搂着他说怕他不见……

 

是,他知道国广之前的“兼桑”折断死掉了,因为时政让人诟病的效率问题,他是国广隔了半年才见到的第一振和泉守兼定,但国广的反应好像不是半年而是几十年几百年没有见到他了。

 

一期一振好几百的弟弟现在才实装十多个都没像国广这么患得患失!

 

有一次他只是态度稍微强硬了一点点想拒绝国广在他起床时目不转睛地看的提议,国广顷刻阴森起来的视线实在是让他毛毛的——就算来的频率扰乱了本丸刀剑入账的正常频率也没被审神者责怪过、一直被宠爱、顺风顺水的打刀瞬间怂了——“那国广你瞅吧,反正我有的你都有,没啥亏的……”

 

被审神者带坏的奇怪口音让事后回想起这件事的年轻刀剑转移了注意力,完全不再在意该想的事。

 

然后和泉守兼定已经开始慢慢的习惯堀川国广的陪伴。

 

 

04

堀川国广想过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才能让兼桑离不开他。

 

战友?合作过的刀剑很多,有时候本丸里的倾向更像是随机排列组合;

 

亲人?粟田口的感情确实都不错,可平野藤四郎更喜欢和莺丸呆一起、五虎退总与三日月宗近一起喝茶、烛台切光忠与太鼓钟贞宗感情更好……

 

……爱人?

 

不,不能是“爱人”。

 

审神者就是因为想做兼桑的“爱人”,才将兼桑从他身边夺走,所以绝不可以是爱人。

 

那么能是什么关系……呢?

 

他想和兼桑一起呆在一个谁也不能进入的屋子,他会整日盘算兼桑的一切事情,而兼桑的全部世界只有他……

 

——禁闭、与世隔绝、朝夕相对

 

堀川坐在兼桑身边拿着平板电脑敲来敲去。

 

——监狱

 

堀川国广捧着平板电脑吃吃地笑,是了是了,他和兼桑就像看守与囚犯一样,兼桑就是他看守的囚犯,他必须不眨眼地看着对方,否则“监狱”被攻破,兼桑会被不见的。

 

 

05

堀川国广开始执着于讲龙与财宝的故事。

 

说“财宝”的时候他盯着和泉守兼定的眼神痴迷且炽热,仿佛要把对方吞了一样,总是让对方打冷颤;而说到“失去财宝的龙”时,那种痛苦又总是带着一丝不堪,好像他拥有同样的经历。

 

……不会说“和泉守兼定”就是国广的宝物吧,那他真的没法给回应了……

 

和泉守兼定心里犯嘀咕。

 

当然,他可是美貌与力量并重的刀剑,别的姑且不论,“宝物”一词他当之无愧!国广作为他最得力的助手,还真是很看重他啊!

 

最年轻的刀剑付丧神心思纯净,完全没有想过藏在精雕细琢的故事背后隐藏着什么,也不曾注意伙伴清澈的眼波下隐匿的晦涩。

 

 

000

蜘蛛慢慢地吐出丝线,一点点地将网上挣扎的珍宝安抚,并用丝线织出厚实的茧,为对方构造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然后等待能融化对方于甜蜜毒液的契机……直到能吞吃入腹。

 

——将之囚禁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1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