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特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

*上次更新许诺的番外

*正文背景单cp向

*本文正好是第200篇*★,°*:.☆\( ̄▽ ̄)/$:*.°★*。

三个番外写成了一篇的三个部分,小段子形式,两个恋爱向一个亲情向

———————————————————————————

一、意外·数珠丸的场合

数珠丸恒次的到来就是个意外。

 

那天烛台切说想尝试做法式料理,包括审神者在内,连带着全本丸的刀剑都兴致勃勃,分批去万屋买了材料。

 

其中烛台切做了一道红酒焗蜗牛。

 

然后,用“不善酒力”来形容都是夸赞的、拥有让人难以想象的酒量的、首次沾酒的审神者,因为那微乎其微的酒精,失去了全部理智。

 

——灵力暴涨、毫无自制、在本丸来回游荡。

 

——俗称耍酒疯。

 

然后,成霜第一次踏进锻刀室,指挥着式神刀匠随意地塞了资源,也没看到底锻出了什么刀就回了阁楼睡觉。

 

第二日正午,审神者就见到了站在阁楼门口被小短刀们围着的那把淡定的佛刀。

 

 

按照惯例刀剑与审神者之间是要互相了解一番的,不过2a-23号本丸的审神者从来都更倾向于以行动表达,新刀也是一副万事随缘的模样,所以这事倒是不急于一时。

 

所以过了几日,成霜才知晓第二个“意料之外”。

 

数珠丸与山伏国广关系意外的不错,两刃带着其余几把刀,上山下海游瀑布,张口闭口都是“修行”。

 

——原来这把佛刀与江雪左文字不是一样厌恶争斗款式的呀……

 

 

“主殿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数珠丸轻声询问一旁注视他许久的审神者。

 

审神者眼神由茫然转为赧然:“啊……没事,数珠丸你和江雪继续一起读佛经吧,我没什么事。”

 

“既然如此,我们继续了。”

 

“嗯,很抱歉打扰你们。”

 

两人的交流一直这般客套有礼,比起撒娇主力军小短刀,还有一些没事撩审的污刀,作为新刃与审神者没有任何过去的数珠丸很少凑到审神者跟前,而内敛的审神者与数珠丸的交流基本也只停留在公事上。

 

甚至在本丸的刀剑们看来,两者的交际只有数珠丸轮值近侍的时候。

 

事实上,真相向来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比如两个当事人。

 

审神者曾经不小心买过酒酿馒头,当作平常点心分完后,吃醉了自己,照顾他的就是作为当天近侍的数珠丸。

 

后来,他们都拥有了人生最美的意外。

二、惊吓·鹤丸的场合

鹤丸国永热爱恶作剧。

 

也许是因为曾做过陪葬品吧,他实在是不喜欢寂静的氛围,对他来说,惊吓带来的刺激才会让他有“啊~原来我真的活过来了~”的感觉。

 

而“惊吓”的来源“恶作剧”就成了他唯一的兴趣爱好。

 

恶作剧是需要实施对象的。

 

同为付丧神,他很难在同伴身上成功,但鹤丸一向越挫越勇。所以偶尔成功、更多的是失败,他将无限的精力尽数投注到了恶作剧上。不过鹤丸最近找到了新的目标——他家审神者。

 

审神者真的很有趣呀,当初刚刚来到本丸的时候满身的秘密,明明只是不爱说话,却在双方互不信任的状况下变成了居心叵测,若非审神者当真心怀善意,他们可能会井水不犯河水直到审神者离开。

 

审神者也许是心虚吧,自从主动说清自己一开始有离职想法后,总会不经意间躲着他们。

 

鹤丸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要留下的是那个爱着本丸的主殿而不是这个满心只有愧疚补偿的审神者。

 

要说他能想出的办法,不外乎,只有恶作剧。

 

——只有惊吓,才能让人放下芥蒂嘛~

 

 

每次审神者面对鹤丸的恶作剧时都表现得超级镇定,一齐被吓过的爱染国俊一度非常羡慕审神者的心态,只有鹤丸才知道,表面不动声色的审神者每次到底有多懵逼,什么大将风范都是骗小短刀的。

 

主殿很是神奇,明明拥有灵力,周围都是凭借灵力化形的付丧神,审神者却会害怕突然出现的身影或是声音。

 

所以鹤丸只凭一招就吃定了审神者:从本丸各个地方冒出来和审神者打招呼。从树上到田地、从屋顶到桌下,用着“哇哦”还有“Oops”的拟声词,甚至还有一次是哑着嗓子幽幽说着“hi”从水缸里冒出来的。

 

太刀闷在用来浇菜的水缸三天才等来审神者并蹿出水缸打招呼,孰料审神者没喊没叫,只是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哭得鹤丸心都碎了。

 

鹤丸国永难得的手足无措,别的什么都不会做只能任由审神者扑上还在滴水的羽织蹭鼻水……

 

他完美将审神者的内心从波澜壮阔锻炼到了波澜不惊,再也没心思去想如何如何对不起刀剑男士。

 

 

偶尔鹤丸也想受到来自他人的惊吓,可是这个愿望似乎很难达成的样子。

 

因此,在审神者将唇印上他的嘴角的时候,鹤丸感觉到了难得的惊吓,与从心底冒出的,一丝丝满足。

三、家人·前田小夜的场合(亲情向)

养孩子该怎么养?不是简单的给他食物就可以了,而是要给予他全心全意的关怀与照顾,教导他什么该做与不该做,还有将他的世界竭力铺垫成一片美好。

 

成霜承认,自己对小夜的关注远超其他短刀。“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虽然是某些家庭的情况,但作为一个将弟弟从沉默寡言带成能独当一面存在的兄长,他向来面面俱到。

 

虽然他这是在无视左文字家像爸像妈的两位兄长吧……

 

“主殿很担心小夜哦?”前田半个身子搭在书桌旁,看他对着写在纸上的小夜的名字戳来戳去很是烦恼,询问他时语气带着微妙的同情。

 

平野乖乖趴在前田旁边,与兄弟一起动作整齐划一地看向审神者。他俩是来报告平野即将出门修行的事情的。

 

成霜心念一动:“平野要出门了呀,前田是不是没人陪了……那么,帮我多照顾小夜一下好吗?”

 

操心小夜的审神者照例无视粟田口家的一堆兄弟。

 

“带他玩是没问题啦,但是小夜会不会觉得我比较吵?他都不太说话的。”

 

确实,小夜向来懂事,他的空余时间,一半是和同为短刀的同伴玩,另一半则是在厨房帮忙打下手,所以歌仙特别喜欢他。

 

“没关系的,我们不勉强他,如果他想一起玩的话你再带着他。”在得到前田拍胸脯保证后,成霜稍微放下了一些老父亲的心,“谢谢你,前田。”

 

“没关系,我们是伙伴嘛!”

 

 

说着是伙伴的前田,像是对待自己双胞兄弟一样尽心尽力。审神者原本还在担心前田太过欢脱会不会没轻没重,但实际上他从不勉强小夜做什么对方不想做的事。

 

小夜和老年组坐一起看其余人打闹的时候,他会把小夜拉近幼年组的世界;小夜说想去厨房的时候,他也从不会阻止。

 

平野修行归来时,成霜看着想扑到兄弟怀里却不忘将文静的小夜先行托付其余兄弟的前田充满感慨。

 

“说是‘伙伴’,其实更当对方是‘家人’呢,兄长前田。”

END

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篇的从手生到手熟2333

今天很有出息,才熬了一个晚上٩(๑`н´๑)۶

评论 ( 6 )
热度 ( 128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