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17)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熬到现在,感觉努努力都可以达成48小时不睡成就——满脑子都是一直琢磨想写的安利向坑所以有点卡文——话说谁能告诉我一下堀川国广X和泉守兼定的cp是啥不?

——————————————————————————————

 “主殿~我的头发乱了,没有镜子,主殿可以帮我扎头发吗?”乱顶着之前一把拽开发带的头发目的明确地跑向审神者,看成霜有些犹豫,还主动让步,“很简单的……我把头发抓起来,主殿帮我在发根绑上发带就可以了~”

 

被“万众瞩目”的成霜硬着头皮:“……好。”

 

只见乱三两下就将长发捋顺抓在手里,背对着审神者蹲在地上,露出一段修长白皙的脖颈,而他身后的审神者提溜着发绳四处比划无从下手。

 

等了许久都没感觉到审神者在自己头上动作的乱微微回头,眼角斜挑透出征询的意味,审神者以为他急了,连忙将发带递给不远处的一期一振,想让一期帮乱绑头发。

 

谁知道乱立刻不乐意了:“啊~主殿真是太狡猾了,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您说过要帮我的,怎么可以换成一期哥呢……主殿是不是不喜欢乱……”

 

刀剑泫然欲泣,审神者一脸懵比。

 

——桥豆麻袋,作为一名付丧神,您敢不敢少些套路?我就是不会绑头发所以想找个熟悉这工种的你哥……我也想问问“怎么”就变成我不喜欢你了呢???

 

无语的审神者眼睁睁看着乱站了起来,一手还是抓着头发,另一只手却半强迫地拉上了他的手,引导着他的将发绳缠上发根。成霜觉得自己就像个木偶一样僵硬着被乱带着动作,将发绳圈圈缠紧。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他终于如蒙大赦一般,听到乱带笑的声音:“好了,主殿~系个蝴蝶结就结束了~”

 

成霜从很久之前就佩服女性对她们自己下的功夫,而现在这种“敬佩”对象已经上升到了一切不怕麻烦的群体——真的,他自己的头发也有点长了,改天还是剃个头,变成板寸吧——板寸好,特别好,既方便又有男人味。

 

只是帮助每天都很轻松梳好头发的乱将头发绑好而已,这轻轻巧巧的一份工作却让他满头大汗。他发誓,再也不……

 

他盯着面前不知何时排成了小长队的刀剑男士们,默默将原本的赌咒发誓咽回肚子,顺便还咽回了一口老血。

 

头发被勉强绑好的乱心满意足贴在他身边,鲶尾嘻笑着把手里的发绳甩来甩去,他的身侧是默不作声只将视线投诸在审神者与兄弟之间的骨喰,他们后面排着的是手忙脚乱顺老虎毛的五虎退……

 

自己说过的一视同仁,累到死也要达成。

 

成霜深觉自己明日完全不必跑日常的慢跑了,今天这般大压力的本丸绑头发活动完美构成了他的基础运动量。于是他战战兢兢地在刀剑本刃的帮助下为鲶尾扎了马尾、替骨喰绑了小辫,在五虎退脑后貌似编了麻花辫……

 

然后他看着妹妹头的前田开始犯难。

 

他现在当然知道刀剑们只是另类的想亲近他,所以他倒是不反对继续帮刀剑们束发,他也不在意队伍后面是不是某些胁差打刀太刀大太刀也加入了,但他这几次只锻炼了自己梳长发的技能,来个谁教教他短发怎么办啊!

 

笑眯眯扬头看他的前田手上还拉着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平野,他像为他们开启了新世界大门的兄弟一样,非常主动地为审神者分忧解难(虽然难题就是他带来的):“主殿,我的头发不长,也没乱,但是刘海闷在额头上很热~”

 

说完还主动拿出了乱在审神者眼皮子底下分给他们所有短发刀的小发圈。

 

成霜略感无奈看了乱一眼,接过了发圈,在前田额前扎出了一个小揪揪,第一次下手没经验的审神者生怕绑不住,捏着那缕头发将发圈绕了又绕,最终扎出的成品……

 

刀剑们是霓虹产物所以不清楚,但是屏幕前的盆友们,见过老一辈贼喜欢的,贼喜庆的,贼欢实的,大红年画上的肚兜胖娃娃脑袋上的朝天辫吗?

 

反正思想非常花国化的审神者是见过的。

 

所以冥思苦想好一会儿、手下已经辣手摧花出好几个朝天辫的审神者在终于想到为什么这个发型眼熟时,将口中刚刚被小心伺候的乱喂到嘴边不得不喝进嘴的果汁,喷了出去。

 

而蹲在审神者对面打量着兄弟的样子,等待前一人结束之后被审神者绑刘海的药研,承受了短刀中难得的帅气带来的某个影响——他,短短的刀生中,第二次被他认同的主人,喷了一头一脸。

 

“……药研,对不起。”审神者愧疚地要命,虽然语气听不出来但实际他恨不得时光倒流假装这根本就没发生。

 

上次是室内只有三个人,谁都没往外说;这次是室外,所有人形生物以及会说人语的狐之助都在……前有戳小夜脸,现有喷药研果汁,看来无论如何,他的形象都一去不复返了……

 

成霜胡乱地想着杂七杂八的东西,以为自己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但在在刀剑们看来,他就像之前没忍住戳了小夜的脸时一样僵住不敢动了。只是上一次是审神者和小夜之间的事,这次是审神者和药研之间的事,所以他们依旧没有插手。

 

药研拿出手帕擦了擦脸和头发,出言安慰审神者:“没关系的,大将,我擦一擦就可以了。”

 

“不,这是我的错误,还请让我弥补。”审神者拿了一块新手怕,沾了水帮药研擦头发上的果汁,“换完衣物后,这一套请让我来清洗吧。”

 

听到这句话,药研的心里不由一动,却不是因为审神者要清洗他的衣服,而是既然审神者如此有诚意想要补偿他,那么他自己谋求一些新的福利也是可以的吧?

 

要知道,审神者在他和长谷部相继效忠之后,没有接受反而与他们更加疏离跑出了本丸——就算理智上知道大将没有任何错误,错误的是他们,但他的理智之外也是有些怨怼的。

 

于是药研摘了眼镜,垂眸慢慢擦着,不去看审神者的表情:“清洗,我自己就可以做了……如果大将真心想要补偿我的话……虽然很失礼,但是我可以请大将一起去泡澡吗?”

 

怕审神者不同意,他还补充了一个新理由:“前几日本丸后山新开发出来的温泉我试过一次,挺好的。”

 

“……如果这样就能让你满意,那么,好。”过了半晌,药研听见审神者语气略带急促地回应了他。

 

 

2a-23号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喜好开会,大大小小的会议层出不穷。

 

斩杀前任审神者前要开会,开会决定是谁参与出手;

斩杀审神者之后要开会,开会寻找本丸的出路;

新主上任后要开会,开会讨论审神者的行事含义;

发现审神者不出现要开会,开会征求是否看望审神者的意见;

……

 

所以在笑面青江顺嘴一撩,将原本隐隐约约的感觉化作言语询问审神者是不是在透过他们看什么人,但其实他当时只是随意找了个话题,主要目的还是在于将审神者搂在怀里轻轻呵气的动作。

 

结果他不经意间的问话导致了审神者的体温急转直下,冰冷到几乎和刀剑一致。

 

笑面青江心中一紧,审神者赶他出门,他非常顺从的就走了,然后转头就联系了三日月,约本丸全体刀剑开会。

 

会议的主题为:主殿与刀剑不亲近的原因是?如何改善?以及最重要的,主殿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全体刀剑都心明镜一样,人类一向在意很多东西,像他们这种弑过主、还妄图伤害主人的刀剑,凡是拥有理智的人都不会想要他们的。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所有刀都拿不出什么切实有效的方法,甚至因为刀剑和审神者双方无交流,他们都不知道努力的方向是什么。讨论无果后,他们期望着新刀博多的来到可以带来新的思路。

 

而第三个问题的存在,则是所有刀剑们第一次意识到,他们只关注自己的心态与感受,完全没有主动希望了解审神者的一切信息。

 

最最开始他们只想着除掉时政派来的能操控他们生死的审神者;是审神者释放了善意,他们才能继续“活着”这一本能;后来三日月代表刀剑踏出了第一步,他们才反应过来,审神者是在寿命短暂的人类中也算年幼的存在;双方无交流了很久,他们只在偷偷考察审神者是否会伤害他们,却没想过去了解主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综上所述,笑面青江虽然得到了这看起来非常重要的讯息,他们之中却是完全没有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刀。

 

事实上如果不是大胁差灵感突至顺从感觉,在用姿色增加审神者的亲密度时多问了一句,他们连这个问题都不会有,只会暗搓搓地围观审神者,直到控制不住内心的焦躁,让暗堕之气再度滋生。

 

“这是我的失误,没有想到主殿既然是人类,那么必然是会有人类之间的羁绊的。可我们的主殿到本丸后只出门过两次,还都是为了买东西,这举动完全不符合少年人的心性。我竟然只想到了他不爱玩有些奇怪,却完全没想过是什么原因。”三日月反思道。

 

其余刀剑七嘴八舌地劝解他,又都说了说自己是如何如何没上心,最后还是石切丸做了总结。

 

“既然其余事情我们都说完了,而这问题我们想不到答案,不如还是顺其自然——也许主殿只是对我们还不太放心所以没来得及讲述自己的生平,我们还是不要自寻烦恼——至于如何让主殿与我们加强感情,不如还是各自用用手段吧。”

 

然后,就发生了让审神者满腹狐疑后、又自以为理解了的经过。

TBC

文章前那段话重写好几次,感觉脑子都瓦特掉了,想说的废话多,所以剩下的写在后面

首先,今天刷出毛利,奶你们

然后我研究一下我更新这么慢还不断作妖导致预告不准的补偿……评论点本文想看的番外(比如谁谁谁专场感情线)我抽两篇在一周之内写出来?

最后,祝大家昨天元宵节快乐_(:3J∠)_

下一章

评论 ( 16 )
热度 ( 18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