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患生于多欲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已删除的不补档谢谢

【柱扉】宝贝老板

*现代背景

*和亲爱的 @雨貓 之前脑了同名动漫电影的梗,为了写梗人设全崩

*貌似就是讲了一个和电影重合度几乎为零的故事吧……_(:3J∠)_


——————————————————————————

小孩子是从哪里来的?想必所有孩子都有过这种疑问。

 

但千手扉间从不疑惑——因为他是所有宝宝中虽数量稀少、却也当真拥有些许同伴的一类——他从出生起就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

 

一间大到难以想象的宝宝工厂生产婴儿,机器会挨个为出生的宝宝们分性别、拍爽身粉、穿小裤裤、套小袜子、塞奶嘴……

 

最后测试宝宝的性格时,因为被羽毛搔了肚脐笑出来的大部分宝宝,会被送到“家庭”中,让他们无知而幸福地长大;

被羽毛试探过几次还不笑的宝宝,会被机器分到“管理部”中,扔掉奶嘴小袜子,换上特别定制的迷你西装领带皮鞋金表,乘坐滑椅到达管理区,成为宝宝工厂里的上层人士。

 

这样的婴儿,有着一种别称:THE BOSS BABY,即宝贝老板。

 

 

千手柱间曾经最大的烦恼就是自己势单力薄打不过拥有兄弟的邻居宇智波斑,所以他一度赖在父母身边撕都撕不开地哀声请求:“爸爸妈妈,再给我生个弟弟吧……或者哥哥也行~”

 

他爸面无表情任由他挂在臂膀上:“养你一个都快被你吃的养不起了,所以意见驳回。”

 

柱间皱皱着脸,婴儿肥都委屈巴巴的:“那我……从今天起……少吃一点?”

 

他爸正经的面孔满是怀疑:“少吃?你能少吃多少?敢不敢给你的‘弟弟’留下一碗饭?”

 

“……行!”

 

壮士扼腕一般的壮烈让一旁带着慈爱看他们父子对戏的母亲忍不住笑出了声,母亲轻轻地抚摸自己浑圆的肚子,声调柔和:“如你所愿,柱间,我们家马上就会添加新成员了。”

 

 

所以很快,扉间宝宝就来到了千手家。

 

虽然柱间不知道别的宝宝是什么样子的,但他觉得一定不是自己家里的这种——西装革领,比经常工作的父亲还一本正经,凡是他准备逗弄弟弟的时候都会怒视他——天哪他根本不是多了个弟弟而是多了个道德标准!明明他要弟弟是为了对抗隔壁有个弟弟的斑!

 

柱间第一次想要抱扉间的时候,托着小婴儿的腋下将他举了起来,却被那个小小只的存在用鄙视的眼神示意了这种抱婴儿方法的不正确;

他递着勺子想喂小婴儿辅食,自己张大嘴示意婴儿学自己的动作时,却被嫌弃得要命;

他想给弟弟读睡美人之类的睡前故事时,那个小婴儿闭眼一点儿回馈都没有,既没有爸妈说的拍手笑,也没有掀起小被子蒙脸的躲避;

而就在他想试试小婴儿自带的奶嘴时,那个从来只严肃着脸不出声的小婴儿居然……居然哭出声了!假哭!一点眼泪都没有的假哭!

……

种种行为罄竹难书,这个宝宝绝不是他想要的弟弟!

 

 

直到柱间持之以恒地想要改造弟弟的第十五天,趁着两个大人都不在,小婴儿扯过他的领子拉到自己面前:“我讨厌一切没有效率的事情,所以今天让我们把所有事情都说清楚吧!我不需要你在我眼前碍事!”

 

柱间大脑瞬间乱成了浆糊,“小婴儿会说话”“小婴儿在警告我”“小婴儿不喜欢我”“小婴儿讨厌我”在脑海中不断循环往复,他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不是扉间之前的那种干嚎,而是嚎啕大哭!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来我家?”柱间一边哭唧唧,一点不放弃地问。

 

“因为我有任务需要来到常世完成——我需要调查一种新型宠物狗狗的资料,所以才就近选择了千手家——我也不是必须来到你家的。”

 

“可是、可是……我想要个弟弟,你就来到了我们家,所以你就是我的弟弟啊!”

 

“完成任务我就会走。”

 

“你是我的弟弟,我不让你走!”

 

“……我说了,我不是非得来你家。”

 

“可是我想要个弟弟,扉间你就来了啊……”

 

“……所以我和你说不清了是吗?”千手扉间深深感觉到了千手柱间作为不明事理小孩子难以沟通的逻辑的神奇,很是心累。

 

 

自那之后千手扉间开始了日复一日地后悔自己与千手柱间开诚布公的日常,因为千手柱间真的是在用各种他不在意的蝇头小利坚持不懈地安利他留在这个家庭的好处。

 

什么,他会把新出炉的第一块派留给他;

什么,他会把最后一根薯条留给他;

什么,他会把睡前曲分他一半;

什么,他会……

还有他会帮他调查新型宠物狗狗的资料……

 

千手扉间将已经跑到嘴边的嗤笑收了回去,派薯条睡前曲什么的都不重要他也不想要,但被帮忙查新型宠物狗的资料这个还是可以有的。

 

他伸出小小的手,与对方只比自己大几圈的手认真相握:“交易达成……所以你能先别哭了吗?任务完成前我真的不会走。”

 

“完成了你就会走了呜呜呜……”

 

“……好吧,我谢谢你的提前祝福……”

 

 

想要调查新型宠物狗的资料,就要先混进宠物工厂,好在他们并不需要为混进宠物工厂而烦恼。

 

——千手夫妻都是扉间想要调查的、生产宠物狗的那家宠物工厂的高级员工。

 

所以在柱间与扉间表演了几天装模作样的兄弟情深之后,千手夫妻表示,他们可以参加宠物工厂为员工准备的亲情日活动。

 

——带着孩子去工厂工作。

 

——机会,来了。

 

以及扉间表示这几天被当作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婴儿、被那个只会傻笑的哥哥“无微不至”的照顾真是他一生的耻辱。

 

 

新型宠物狗,是宠物工厂老板的野望,他想要发明出永远不会长大的狗狗,吸引所有大人的心,让大人们不想生小孩子,并以此来成功针对宝宝工厂,挤掉市面上所有宝宝工厂于市场的份额。

 

就这样报复曾经因为他不再是婴儿而放弃他的宝宝工厂。

 

知道了前因后果的扉间成功将宠物工厂情况上报了宝宝工厂,后续事情会有专人来处理的,扉间完成了他的任务,他与柱间的分别在即。

 

柱间最后一次尝试挽留他:“扉间,你真的不能留下吗?我会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你……你真的那么热爱工作吗?如果说,我能提供给你一份永远不会被开除的工作……呢?”

 

 

这真的是一个好问题,扉间是真的热爱工作吗?

 

不是的,就算他是宝贝老板,工作也不是他的天性,“负责”才是他的人生初始属性。

 

只是,如果他被从宝宝工厂开除的话,他就无事可做、无处可去了,所以他才会对上司宝宝派遣给他的工作如此尽心尽力,恨不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将全部的心血都付诸在任务上。

 

——还无视了自己虽对柱间以他为主不断犯傻的嫌弃、却因那而真实快乐的内心。

 

现在柱间说要给他一份永远不会被开除的工作:留在千手家当千手柱间的弟弟千手扉间,还说会给他作为小孩子的柱间能给他的一切。

 

他想,对于这份邀请的回答,没有人会给出除了“好”之外的任何回答了,是不是?



END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