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斑扉】教育性指导

总觉得之前参加过扉间生贺_(:3J∠)_

梗比较苦手,充作最后的定时发布,这几天折腾得太嗨了

现代背景,还真不是主写斑扉……

 @雨貓 

  1. 憧憬

  2. 木叶乐队(架子鼓手扉间,主唱兼电子琴手柱间,吉他手斑)

  3. 兄弟团


——————————————————————————

作为老师却天天被学生diss,在外人看来,这件事中的两个主人公里,好像学生挺桀骜不驯的,又或者老师太过软弱。

 

但如果去找木叶音乐大学的学生表达这个非常想当然的思考结论,无论逮到谁,对方都会给你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离你远远的——谁让“老师”是千手扉间那个无论学生是谁都敢挂人科的小能手,说他软弱?只能说你病得不轻。

 

看来还是学生太过桀骜了——如果你想这么说,木叶大学的学生会用同样的看智障眼神深情回望着你——天才志村团藏那是全校出了名的不搭理人,就是有时随意瞥来的眼神凶恶的可怕。

 

所以明明就不像易起冲突的人,突然一方被另一人针锋相对,原因……?

 

 

要是让千手扉间说,其实他没感觉到志村团藏的针对。

 

当然,也不是说他真的就那么迟钝。但说实话,他的性子就是那样,他经常能感觉到学生们的敬畏。就算是要宣布假期放假的好消息,他代替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校长大哥出面时,都能听见下方学生们齐齐倒吸一口冷气的巨大声响。

 

只是,他自觉没有得罪过志村团藏,甚至他们根本就没有除课业之外的接触,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志村团藏会对他有那么大的怨念,所以干脆就将这件莫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假装不存在。

 

然后他能明显感觉到志村团藏对他的态度更加复杂了。

 

 

不久之后的某一次,千手扉间好像隐隐约约得到了一点点线索。

 

——志村团藏和猿飞日斩、宇智波镜三人一起组建了一支乐队,宇智波镜是键盘手,猿飞日斩是主唱兼吉他手,志村团藏是鼓手。

 

这事简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所有人,包括千手扉间都以为志村团藏会进入交响乐团,谁知他却毫不犹豫拒绝了最有名的出云乐团的邀请,而是与两个同伴一起白手起家从乐队坐起。

 

众人议论纷纷,天才志村团藏实在太过自负,天才之名一定会如流星坠地永不复升。听着或隐晦或明朗的闲话,扉间却隐隐想起了自己的年少时光。

 

那时的他,也是乳燕投林一般,与大哥还有斑组建了木叶乐队——嗯,他也是木叶音乐大学的学生——大哥拗不过他借着学校名字造势的决定,习惯了之后也不惦记更改了。

 

那时的主唱兼电子琴手千手柱间,平日里活力四射的声音压低,满是性感与磁性;

那时的吉他手宇智波斑,按压着吉他弦,让电吉他发出震彻人心的嘶吼,调动着所有人的荷尔蒙;

那时的架子鼓手千手扉间,完全没有现在冷静自持的样子,虽照常缩在最后,却能敲出富有冲击力和快感的节奏;

……

 

那时的他们,真真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虽然志村团藏不同意,但猿飞日斩和宇智波镜还是一力主张将千手扉间邀请过来做三忍乐队的第一位试听者。

 

千手扉间连“拒绝”这个选项都没想过,直接就来到了三人租下作为基地的仓库。

 

一曲终了,两个学生闪闪亮亮的眼神投注过来,就连仅剩的一位都会不自觉将余光瞥来,等着他的评价。

 

千手扉间看着觉得好笑,原本带着一丝随意的心情也彻底收敛,转而开始像平日里对学生们的毕业作品多次挑刺一样,从最专业的评判角度打分。

 

“……志村团藏,你真的非常热爱‘鼓手’这个位置吗?”

 

 

“——你什么意思!?”

 

谁也没想到,千手扉间一句话还没说完,志村团藏就像被淋了水的猫一样炸了起来,反应特别剧烈。

 

“志村团藏,你怎么了?”猿飞日斩非常疑惑,因为他曾经以为校园小道消息中的志村团藏对千手扉间老师看不过眼仅仅是流言。

 

志村团藏却完全没理会他,只是死死盯着千手扉间:“说,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是真的热爱鼓手这个位置吗’?如果不喜欢,我会用我的精力去赌这个前途叵测的不知名乐队吗!?”

 

“你看”千手扉间不为所动,异常冷静地指出了他的语病,“我问的是‘热爱’,你说的却是‘喜欢’。”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你的毛病不在这里,我也不是专门挑语病的、你的国文老师。我想说的是,你的音乐是你自己的东西,你的乐器是你自己捍卫自己领域的武器——如果你还是保持着像现在这样,模仿着谁的做法,那么我可以断定,你们的‘三忍乐队’,恐怕也就只能停留在酒吧驻唱的水平了。”

 

 

“哈哈,所以扉间你就直接这么说了?那个孩子什么反应?”

 

难得的聚会,千手柱间逼着扉间说了最近经历的事后,开始对自家弟弟低到大峡谷的情商笑到直不起腰,还连连追问后续。

 

千手扉间不是好气地瞪他一眼:“怎么可能会有其他反应,他就那么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我也没办法继续呆下去,干脆直接离开了。”

 

“哼,你这根本就是与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这个人不行,简直浪得虚名——删删减减,你说的话和这一句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千手扉间立刻收敛了所有的表情,睨着眼斜过去视线:“呵,是啊是啊,我说话歧义太多,哪里比的上斑大人说话的艺术……就是不知道是谁当初想让乐队休假,跟我大哥说的时候好似在交代后事一样。”

 

“哈?!那是谁当时连组织语言都不会了,只能让我来跟柱间说?!”宇智波斑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你是不是……#¥%#&*!@#”

 

“你才是……@#¥@!&*&”

 

“嘛嘛,别吵了,扉间,斑,三个月了,我们这个被称为‘奇迹兄弟团’的乐队成员才能一个不落地呆在这里聚会……”柱间坐在一边其实非常习以为常地劝架,直到他看到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两人越凑越近,并啵了一个……“告非!!!!!!”

 

 

第二天,劳累的扉间被自家亲哥放了一天假休息,并被保证了校长工作一定会准时准点准确度高地完成。

 

宇智波斑则在扉间进入回笼觉的梦乡后直愣愣地去了之前扉间不经意间说出的、那三个学生租下的仓库地址。

 

果不其然在那里见到了披着长发、见到有人来双眼亮起,在发现来人不是千手扉间时再度消沉下去的青年。

 

“小子,来一段。”斑从鼓架上拿起鼓槌抛了过去。

 

志村团藏显然认出了他是谁,默不作声敲了一段。

 

“校园流传的消息我听到了,全学校都知道你和扉间不对付。”斑突然先说起了其他话题,“他们都在说,千手扉间那个破脾气,终于把天才志村团藏也惹急了,真不知道他到底在自傲什么,有能耐就应该拿出实力说话而不是天天摆弄理论……诶,你说,他们说的对吗?”

 

怎么可能对。

 

他志村团藏唯一憧憬的对象,当然不会是只凭理论上位毫无半点实力的纯学者,那个人必然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成功人士。

 

而且千手扉间当初在木叶乐队虽然不太起眼,却是乐队不可或缺的成员之一,他富有特色的节奏就如千手柱间的低音炮还有宇智波斑的电吉他一样无法复制。

 

 

其实他在这里呆了一整晚,早就想明白了——毕竟他虽偏执,却愿意将扉间老师的话掰碎了揉细了反复地品味——确实千手扉间对音乐的演绎是完美的,却并非无瑕,也不是让后人照本宣科的成品——这是艺术作品,需要各人全新理解的不断填充。

 

所有的针对不过是他想要将扉间老师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罢了;

一切都是小孩子想要在乎的人的注意力,无论那是好是坏;

他只是……不甘心罢了。

 

所以得到了教育性指导的他,下次会用不同的方式夺取扉间老师的注意力。

 

比如,将乐队做到当初木叶乐队那样火遍全世界、让扉间老师不得不一直看着他的地步?

 


END

评论 ( 7 )
热度 ( 78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