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扉扉】他们不一样

*影子扉不写了,因为想表达的昨天发的那一篇已经写出来了

*看来你们不喜欢刀砸,其实我写得可走心了

@雨貓 祝贺我家亲爱的考完试\(^_^)(^_^)/放糖放糖


————————————————————————————

任谁白捡回来一条命都会特别开心,但千手扉间不这么觉得。

 

——讲道理,虽然他发明出来的秽土转生挺不人道的,但也不至于一次次折腾他出来吧?

——就算有人喜欢这种不断返回人世的感觉,也不代表他是其中一员。

——其实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回归黄泉女神的怀抱,真的。

 

脸上不断掉渣的千手扉间叹了口气,他的愿望如此淳朴,却从不被满足。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那个小团子——银发红瞳,皮肤白嫩,裹着团子的棉布印满了千手的族徽——俨然就是一个迷你型号的他自己。

 

 

小团子的胸口留着一张纸,上面字数倒是不少,可说来说去只有让他养孩子这一个意思。

 

千手扉间读完一整张小纸条上的留言,不由自主冷哼了一声。比起将自己抚养长大,其实他更倾向于趁着自己秽土体质可以复原,冲到宇智波的族地将他们全部干掉,相信这样“自己”更有可以幸福生活的希望。

 

几乎一生都在为自家兄长的野望服务的木叶二代目火影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就算他的做法不被大哥认同,但说到底,大哥也没有特别反对——他一直觉得,首领不就是这样么,指引方向,下属自行决定处理方法。

 

千手柱间是指路灯,而千手扉间是继任者,不止身份会限制他们的思想,性格也会影响他们的处事方法。所以千手柱间接受了所有来投奔的家族组建木叶,千手扉间将木叶看作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防备一切会损害木叶的人。

 

团子还在睡觉,千手扉间自己四处看了看,房间家具、饮用水、食物一应俱全,只是窗户和房门都打不开,看来他们是被人封印在了这里。就像当初他安排结界班封印大哥一样。

 

这个地方的换气系统还真是不错,明明封闭得严实,他呆了这么久却没有一点头晕目眩的缺氧感。

 

 

也不知道那个神通广大的人或者组织是不是时常智商下线,他一个秽土体,小团子一个刚要冒牙的婴儿,谁也不是能吃食物的人。婴儿还需要他烧水冲奶粉,消耗一些水份,他却是连水都不用喝的。

 

养孩子的诡异日常开始了。

 

千手扉间从不知道婴儿是这般娇惯的存在。

 

还未将交流系统的硬件发育完全的小不点只会用“哭”来表达自己的一切感情,他拒绝将那个小东西称为“自己”,就算理智上知道人类幼体期这样的情况实属正常,他也要感情上屏蔽这一真实。

 

难怪大哥从来都将他当成不懂事的孩子,即便他已经50了还是不改认知——他和大哥之间差了几岁,他还在流口水的时候大哥已经记事了——现在他看着那个口水团子,满是对往事的不堪回首。

 

所以那个小口水才不是他,不是。

 

 

第一次小不点哭的时候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不小心将食指放在小孩儿眼前的时候被挥舞双手的婴儿抓住塞进了嘴,才知道小东西是因为饥饿才会哭号,他急忙去冲了奶粉,还险些烫到了扉间。

 

——唔,为了方便称呼,还是不要起那么多代称,而是将小孩儿称为扉间吧,扉间无姓,无需背负千手的责任。

 

扉间第二次哭的时候,他下意识飞雷神去了厨房冲奶粉,谁知扉间却挥手拍开了奶瓶,他被哭得头大,才闻到从扉间身上传来的除了奶香之外的其他味道。

 

原本身姿矫健的二代目火影,此时只能学着说明书上的图片,笨手笨脚地给扉间换尿布,在终于舒坦了的扉间安静下来后,他还需要去洗换下来的床单床褥。

 

扉间第三次哭的时候,他先是抬起小扉间的屁股看,发现没有变色,又去抓回奶瓶,直到扉间将脸撇开表示不喝,才开始琢磨小东西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没什么,只是扉间觉得无聊了,找他陪着玩。

 

呵呵,所以说这一定不是他。

 

千手扉间“啧”了一声,觉得自己被这个根本只顾自己开心的小东西打败了——这是他第一次认输,小时候的他自己成功做到了宇智波斑都没能做到的事——无话可说半天,只能去不远的书架随便抽出一本书,任意打开一页开始念。

 

只要有点声音,扉间就开始安静。

 

千手扉间念着,余光瞥了那个在读书声中一边玩手指,一边眨着红瞳看他的扉间,明明什么都听不懂,却非常自得其乐。

 

小婴儿还真是幸福啊。

 

 

用了很多方法却始终无法离开这个房间,千手扉间虽然不认命,却也逐渐开始不将全部精力放在这方面了。

 

每日像还活着的时候一样,按时睡觉按时起床——好在扉间比较安静,并且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而扉间醒着的时候,无论他在看什么,直接读出来就好了,反正扉间只是需要他的声音。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流逝,扉间一点点长大。

 

由一个他可以一手托起的小婴儿,变成了一脸严肃、却板不住带着婴儿肥的脸的小少年,可以四处跑跳彰显存在感了。

 

扉间从未经受战火的洗礼,所以他非常天真,就算认字时期的课本是他当时在看的政治、经济、文化这样高大上的书籍,却对所有事情都是纸上谈兵。

 

他可以听着那个小少年故作老成地对一切书本上的案例大开上帝视角侃侃而谈,更深切地知晓了生活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就算他们的本质是一个人,生活经历也将他们造就成了不同的存在。

 

所以扉间真的不是他。

 

 

有被教训了不懂事小孩的泪水,也有青年样貌两人说到兴起的欢笑,还有相依为命的温馨……

 

早该入土却静止了时间的老人就这样和慢慢长大的婴儿、少年、青年平静地度过了一生。

 

某个遥远的时空中,有着冻龄面庞的二代目火影从睡梦中惊醒,他大口喘着气,好像无法接受自己从梦中脱身前,对那个不死不灭存在的难舍难分。

 

“老师,怎么了?”原本守在房梁上的学生难掩担忧的语气。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回应道:“没事……没事,只是,好像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梦罢了。”

 

那个梦里,千手扉间与扉间,相互陪伴到了生命的尽头。

 


END

评论 ( 1 )
热度 ( 62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