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扉间】谁杀了宇智波斑

*斑死亡设定,接受不了请直接离开

*非原著背景

 *@雨貓 惊喜不~你忙我也忙,感觉好久没脑洞了唉……


————————————————————————————

“镜,我今天找你来,是希望你能帮我调查一个真相,你只需要专注这一件事就好,其余我都会解决。”

 

千手扉间手肘撑着办公桌的桌面,下巴搭在十指交叠的双手上,猩红的眸子带着孤注一掷,直击端坐在对面客椅的学生宇智波镜。

 

“我要你帮我查出来,是谁杀了我的恋人……”他慢条斯理、一字一句地念着那个深入骨髓的名字,“我的恋人……宇·智·波·斑!”

 

宇智波镜太阳穴跳个不停——他的老师仿佛失去了作为人类的全部温暖,就连平平常常的对话,语气都让闻者寒彻入骨——他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他只是出国进修了三年,回来后却物是人非。

 

原本他还有进修结束的一点点后续手续要完成,但扉间老师派人将他悄悄接了回来,他还未来得及同久未见面的的老师打招呼,就被投放了这么大的一枚炸dan。

 

——老师居然有了恋人,还是他的叔叔之一宇智波斑,他们原本关系不是非常差的吗?也只有柱间先生和斑叔关系不错,老师和宇智波家的人都是相看生厌。

 

“我不能给你任何线索,因为我给出的任何东西都可能误导你的判断,毕竟在这之前,不会有人想到斑竟然被杀了——我唯一可以确保的是,你提出的问题,我回答的都是我所知道的真实——那么,一切都拜托你了,镜。”

 

“……是。”

 

宇智波镜有些想苦笑,就算他出国进修的就是犯罪心理,这实践机会的难度也太高了,扉间老师就没想过他其实也算是当事人亲属,常规情况下,一样需要避嫌的吗?

 

不,老师当然想到了,只是老师信任他、不对,老师连他也不信任的。他不明不白地调查就是老师为了防止他是凶手、在调查途中消灭证据的可能。

 

——为了真相,老师在算计所有人。

 

——还真是让人痛心啊。

 

 

千手扉间知道自己的恶劣本质,与自家兄长和宇智波斑的极端理想主义不同,他倾向于怀疑一切,所有的事务他最先考虑到的都是最坏的方面,这不是他作为学者的习惯,而是他作为千手扉间的本能。

 

但他也是一个坦率的人,他将自己的不信任放在表面,即便这样会让他做事更麻烦也不会改。

 

于是他就这样明明白白地将心思展现在学生面前——你在暗处对明处的人展开调查寻找真相,我也会在更深处安排人盯住你——他知道镜明白他说那些话的含义,毕竟镜是他唯一教导的宇智波。

 

虽然镜不像斑那样张扬跋扈,却也有着宇智波固有的执拗,姓宇智波的人好像没有不拔尖的,就算镜表现得再温和一样,他们本质就会追逐强大。

 

镜与斑之间的关系只是同一个姓氏的亲戚,和千手一样,宇智波也是一个繁冗的大家庭,所以镜和斑一点都不像。

 

但对于扉间来说,同样的姓氏就够了,更何况镜当初是斑臭着脸带到他的面前来的。

 

千手扉间不会忘记那一天。

 

最初特别普通,他照常上了课,下课后去了办公室看资料。午休的时候兄长尴尬地笑着敲开他的房门,他一听兄长这么有礼貌就是有什么无理的事想征求他的意见,所以他装作沉迷研究的样子没有搭话。

 

兄长的身后是镜,镜后面跟着黑脸的斑——镜听过他的宣讲,请求了斑找兄长引荐,想成为他的学生。

 

那一天后来究竟斑是如何嘲讽、他是如何反驳、兄长是如何劝解、镜是如何慌张……他的记忆其实都有些模糊了,唯一清晰的是,他们吵到极限的时候,斑瞪着眼睛一脸“找你办事是看得起你”的傲慢,拎着他的领子将他拽到面前,两人面孔距离相差不足十厘米。

 

“我是看不上你对谁都防来防去的态度,但这不意味着我看不上你的能力、不知道你是最好的,懂吗?”

 

当天他的反应是将镜留下,把连同兄长的两人全都推搡出了办公室。

 

——他是最好的,哼,难得宇智波斑会说实话。

 

然后镜就成了他的学生。

 

 

扉间从未想过他居然会和宇智波斑成为情侣。

 

他与斑想看两生厌,恨不得互相之间有座敬亭山。但自从对方为了帮自家小辈来找他之后,他就开始在意对方的一言一行。

 

不用专业知识分析他就知道这是因为那人态度转折太过明显,让他不由自主付诸了一部分精力于对方身上,说得好听一点是好奇心,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虚荣——那是他第一次听到对方口中对他有正面评论。

 

“那是因为扉间你们都太过激进啦——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斑对你的评论还都蛮正常的,但是你们每次凑到一起……”兄长捂脸表示不忍直视,“我还没开口,你们就开始吵……‘嘭’,又一朵震耳的烟花炸开了~”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或是吵多了,或是他去宇智波宅找镜碰到斑的次数多了,或是斑来木叶大学接镜顺路将他捎回家的次数也不少,或是两人难得摒弃前嫌抛开陪嫂子的大哥几次一起喝酒……慢慢他们就凑到一起了。

 

父母已逝,兄弟都组成了新的家庭,学生们早已自立门户——有个人可以牵动自己激烈的情绪,其实也挺有意思。

 

 

因为已经接受了这个人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正是情感愈发浓烈之时,所以扉间完全不能接受宇智波斑的死。

 

明明他出差前那人还一脸嫌弃却动作温柔地扯过他离别亲吻,他还帮那个人打了领带,他们还约好了,他回来后两人一起抛下工作出门旅游结婚顺便度个蜜月……

 

可是这个人为什么就死了呢?

 

他们明明说好了的……

 

千手扉间并未失去理智,相反,他感觉到了自己思路的清晰——尸检结果,斑的死亡时间是一天前,他们家连钟点工没有,所以那天来过他们家的人都是嫌疑人——他想知道凶手的身份想得要发狂,如果警察那边先查出真凶,他就只能像个局外人一样旁观。

 

他想掌握主动,所以他找回了去国外进修、成绩优良、并在国外参与过实践的镜。

 

 

宇智波镜开车载着扉间回到了案发现场,那个车后座的人与恋人买下准备日后生活的公寓。

 

这里并不大,与他们这种豪门公子自小住习惯的别墅相差很大,但据说这对未婚夫夫就是想要这种。面积不大,不需要仆人,不需要钟点工,自己就可以收拾干净。

 

明明他只是离开了一个星期,可扉间现在的表现感觉恍如多年未归。

 

“那一天来过这里的应该有三个人。”两人站在客厅后,镜深深看了他神情恍惚的老师一眼,开始陈述这些天调查出来的真相,“第一个人是您的兄长,千手柱间。”

 

“柱间先生来这里是为了找斑叔出门逛街,您的嫂子怀孕了,他想找斑叔一起出去为孩子买出生后的用品,但计划未能成行,因为第二个人来了,他只能遗憾离开。”

 

扉间老师低垂着头,就势坐在了沙发上,默不作声。

 

“第二个人是泉奈叔,他是临时兴起,趁着您不在来看斑叔过得怎么样的——因为您与泉奈叔吵得更厉害,所以泉奈叔也很久没见过与您形影不离的斑叔了,那一天他们在家做了比较丰盛的午餐。”

 

“凶手也不是泉奈叔,因为下午还有第三个人来,他看见了泉奈叔开着车离开。”

 

“第三个人是团藏,他来,是想找一份资料,斑叔答应他找到之后传真给他,他连屋子都没进就走了。”

 

“那么凶手是谁呢——老师,您说,是谁让团藏取的资料?是谁,让斑叔怕有什么机密资料遗失,答应了自己去找并传真发出去?是谁,名义上是在外出差,却跑了回来,毫不犹豫冲进了斑叔一定在的书房,杀死了他?”

 

 

是谁呢?

 

扉间眼前不是他与斑随心意一点点装饰得极为温馨的房间,而是未处理完工作却疲惫睡去、醒来后妥贴的公务,是早起洗漱时镜子上红色的用自己字迹写着的爱语,是某日斑眼眶发青、却支吾着不说是谁揍了不可一世的恋人……

 

是谁出现在这里却不会被认为怪异?

是谁能支配事业有声有色的团藏只是取一份可有可无的文件?

是谁能让斑毫无防备?

……

 

是我啊。

 

是“我”啊。

 

镜好像不忍心看他神志不清的样子,先行出了门。扉间笑笑,果然镜还是经验少。他确实不会逃逸,可他会做一些别的。

 

比如,他那么恨那个凶手,却是身体里的另一个千手扉间毁掉了他原本唾手可得的幸福……他会不会做些什么事?

 

 

会的。

 

他会,将那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存在,亲手拖下地狱。

 


END

久违的叨逼叨:

为了避免剧透,一向在中括号内打cp的我,默默打出了“扉间”,希望可以保留那几乎没有的悬念成功,过几天改tag

好像挺长时间没说废话了——

写一半跑去翻了以前创设文下的评论

咦?居然好多人说我可爱?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已经卖萌成功了咩?我还以为我一直是那种龟毛事多就算不讨厌也不招人喜欢的类型,看来伪装得还挺好诶嘿嘿嘿(●´∀`●)

感谢颜文字【合十

嘛,最近有些忙,在填刀剑却没写创设,突然诈尸算是彰显一下存在感吧~

评论 ( 3 )
热度 ( 59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