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15)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不睡觉就算同一天o(>ω<)o三天只睡了将近四个小时……食言就开始放飞自我,以后不做预告了,改思路真卡文

——————————————————————————————

自从审神者主动踏出一步,去万屋为所有刀剑男士们买了礼物以缓和关系后,眼可见的,那些刀的态度瞬间就暖了下来,他与刀剑们的关系用“一日千里”来形容毫不为过。

 

虽然他们互相之间的接触还是不太多,但好歹现在审神者的阁楼对所有不当职近侍的刀男都开放,他们可以随意来找审神者开小灶——实际上成霜从未禁止过他们来做客,只是双方都不太热络罢了。

 

大阪城活动的最后几天,最常来找审神者的……还真不是网络板上前辈们说的撒娇主力们,而是笑面青江。

 

嗯,没错,是这把大胁差。

 

不知是不是因为审神者问了加了联络号的婆婆得到建议为笑面青江买了一本生理健康书籍的缘故,于本丸中没有兄弟存在的大胁差开始了撩婶的日常。

 

早上起床来审神者这里吃顿早饭,审神者蹲马步时坐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审神者做午饭时主动帮忙系围裙(不让帮忙还不行),审神者洗衣服时他在旁边试图和婶聊天……

 

成霜忍了四天。

 

第四天傍晚,在笑面青江几度纠缠想要留在审神者枕边,还说着“有把我放在身边就能不招来怨灵的说法哦~”的时候,被婆婆普及了一些,例如“非负伤回归本体状态的刀剑和人形一样对周围环境的有探知能力”常识的审神者面无表情关上了房间门。

 

然后就到了第五天。

 

 

作为挖掘主力的打刀太刀们这几天以来增长了不少练度,但本丸的御守数量有限,只够配备一队人,一期一振不可能为了将自己的弟弟接回就将未来出阵时的保命手段浪费。

 

所以前往大阪城的刀剑们都是中伤即回,而且进度卡在第五十层的王点多次。

 

活动的最后一天,为了修复本体,将本丸的加速符消耗尽了的大阪城出阵队压力非常大——主要是,这是这么久以来,本丸第一次要来新人——眼看目标正在跟前,不止粟田口的太刀,所有刀剑都是期待着小短刀的到来的。

 

出阵的除必然在队的一期一振之外,还有狮子王,莺丸,山姥切国广,山伏国广以及江雪左文字。山姥切国广中伤,按照往次的标准他们该放弃继续探索而是回本丸了。

 

可大阪城关闭的时间将至,这是仅剩的接回博多的机会。

 

期待与弟弟的相遇与否,不用问,一期一振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是,但如果将弟弟接回来的代价是可能失去同甘共苦的同伴,那么就算痛心,他的选择也只会是同伴。

 

他为自己找了一些理由,比如,他对审神者的性格还未了解透彻不知将博多接回来后,弟弟会不会遭遇什么不好的;又比如,若是侥幸将博多接回来了,御守碎裂,日后出阵会不方便……

 

“不用在乎我这个仿品,反正多得是……”山姥切国广将额前的被单往下拽了拽,“这几日出阵我们不是都看见了么,山姥切国广不是什么稀有的刀剑,只是我们都没带回去罢了。”

 

到底他们不是真正的无瑕刀剑,既然为了活下去他们可以杀掉前任审神者,那为了继续活下去,他们也不会将战场掉落的刀剑捡回去让现任唤醒同样的刀剑替换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短刀们会拼命提升自己的属性以及练度,就是想让审神者判定替换刀剑太过耗费时间精力。审神者呢,连锻刀都不曾去做,这才让他们糊弄到现在。

 

博多的存在是特殊的,因为是刚刚化形的刀剑付丧神,目前为止,只有从大阪城才可以接回他。

 

所以山姥切国广的话虽然丧气,却也是他沉思了好久的建议,他想以除练度高以外并不特殊的自己,换回一期一振的这个弟弟。

 

一期一振当然不同意这个所谓的“提议”——“其实,如果我们真的确定审神者没有问题的话,日后一定也会有别的让我再接回博多的机会的……我们中的每一位都很重要,所以山姥切国广君,请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原本在旁边默默捻了许久佛珠的江雪左文字看出了一期一振的挣扎与不甘,于是,他在莺丸劝解山姥切国广的时候,走到了粟田口太刀的身边诵经来让对方平心。

 

狮子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挠头:“那个啊……我们不能让山姥切国广君站在阵中吗?其余五个人好好护住他,反正太刀比打刀结实?”

 

???

 

对哦还可以有这种操作!!!

 

“咔咔咔咔”山伏国广大笑,“是这样没错,贫僧修行就是为了守护同伴,如果连兄弟的命都护不住,还不能帮助同伴接回兄弟,那修行还有何用!”

 

“可是……”

 

“没什么‘可是’。”莺丸笑笑打断了他,“一期殿,我们都觉得这个提议很好,您在乎我们的安危,我们也愿意满足您的愿望——更何况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差错导致御守破碎,审神者大人也会答应我们补充新的御守的请求的。”

 

“哈哈哈,这样就好了嘛!所以刚才我们只是想得太少了而已!”狮子王大咧咧地一挥手,代替了一期一振的队长职位发号施令,“走吧,赌上爷爷的名义!”

 

 

歌仙发现,新换的洗衣服的地方能看到审神者在阁楼里锻炼的样子。

 

这个地方还是蛮隐蔽的,一棵茁壮生长的枫树犹如伞盖,遮挡了烈日的同时也避免了审神者会发现他会时不时打量对方的注视。

 

所以此时他可以边用手探溪水的流速,边听本丸新来的小短刀与审神者几乎是单方面的交谈。

 

小短刀博多藤四郎的声音活力四射:“大将,今日远征收益blablabla……您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吗?一起吃也会省事很多哦blablabla……说起来药研哥还让我感谢您将本丸的经济权交给我呢blablabla……”

 

期间,审神者不用给予任何回应,博多这个小急性子自己就可以表演完整的戏码,张嘴后,不说够才不会停下。

 

歌仙已经听博多这样每日都来和审神者沟通感情好几天了。

 

当初一期一振将博多的本体对着审神者单膝跪地双手奉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听见那句“不辱使命”都快哭了——作为兼定派的代表,歌仙当然知道这把粟田口的太刀对审神者到底是什么态度——所以这一跪一奉,他们都明白一期一振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再一次献给了“审神者”。

 

博多则是懵懂的。自从被审神者付诸灵力唤醒之后,本丸没有刀剑将全部情况对他诉说过。所以他只以为自己是来的比较晚,却不知本丸的真实经历,也不知道,他效忠的主殿是接受本丸半年的新手,本丸的同伴是曾暗堕过的刀剑。

 

有时看着小财迷短刀四处蹦跶,歌仙兼定会觉得世事美好,他愿意付出一切维护这份天真,永远不让这个孩子知道“险恶”是什么;但有时在发现审神者会盯着博多出神,还会被痴缠得没办法,握紧博多的本体挥舞妒忌。

 

作为刀剑啊,当然希望主君会喜爱自己,化为人形也改变不了他们的本质,他们愿意被主人握在手里,也期待主人接受自己的效忠。

 

但现在他们效忠了,审神者没有接受。

 

明明最先推开他们心门的是审神者,明明最先踏出那一步的是审神者,明明打探了他们的喜好买东西给他们的是审神者……可这个人,却会在他们欣喜给予回应时不声不响退后几步,与他们保持着一段细微的距离。

 

歌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总觉得审神者在避免让他们对他产生依赖。只是,刀剑不依赖自己的主人,还能怎么办吗?

 

 

同样的问题也在困扰着审神者。

 

成霜从燕雀那里稍稍知道了一点本丸的刀剑们的经历,所以在多方考虑下,他才决定与刀剑们保持距离,当然,他本身的顾忌占了很大一部分的比例。

 

他与刀剑们之间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刀剑们会因为初遇时的挥刀相向而自卑,他不想亏待刀剑们却必须留下自己的空间,所以两方在安全范围内不断试探着寻找舒服的相处模式。

 

但现在,博多藤四郎,最大兴趣就是发现商机做买卖的短刀,对过往全然不不清楚也不想了解,每天只琢磨着掌管了经济权后怎么开源节流,简言概之是一个表面世故实际却很天真的小孩子。

 

他直接打破了那种平衡,毕竟在他的理解中,刀剑与审神者就是这样亲密的存在——刀剑效忠,主君宠爱——所以他简单粗暴地直接将脑海中的相处模式套在了这个本丸上。

 

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很可能他又会与刀剑产生冲突。刚刚撤了灵力罩几天,他不愿再度将自己封闭起来,大概是因为心理因素吧,龟壳外的空气太过新鲜。

 

成霜知道自己该做决定了,是又一次封闭自己直到四年半以后,还是放弃挣扎追随内心,与刀剑们再增进一些感情。

 

——说实话,他总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一位,希望孩子拥有美好童年而计划与前夫复婚的妈。

 


TBC

对堀川国广以及国广的粉丝道歉,之前有四处名字打错。已改


下一章

评论 ( 19 )
热度 ( 258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