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12)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大家来瞅文都是缘分~君子日常语死早所以虽然看到了评论却没回复○rz有几位已经看出了我日常写套路的本质2333今明两天一日一更

——————————————————————————————

 “……大将,我去重新盛一碗……”

 

最终打破了让人窒息氛围的是还端着碗的药研藤四郎,他非常贴心地为审神者找了个台阶说起其余话题。

 

但成霜只想放任心中的咆哮——他,刚刚,把米汤,喷了药研一身——因为药研是在他的床边喂食,而他为了礼·貌·地听压切长谷部想说什么将脸转向了侧面,也就是正对着药研的方向。

 

审神者无法忘记三十秒前米汤那摇曳在空气中的优雅身姿,以及倾洒在药研身上和药研手中那只碗里时的完美着陆。

 

礼貌什么的……不如沉默……

 

所以与其说药研是考虑到审神者的饭食遭到来自审神者本人的暴击而去更换器皿再次喂食,不如说是为压切长谷部留出一个单独的、与审神者交流的空间,顺便自己去打理一下仪表。

 

成霜明白。

 

因此他虽然想闭嘴到地老天荒,却依然艰难地开了口:“好……谢谢你,药研……”然后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好似飞蛾扑火的压切长谷部身上。

 

药研藤四郎出门了,被留在屋子里的是垂头单膝跪在地板上的长谷部。成霜靠坐在床头坐卧难安,这个场景让他不能脱身,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居然会让这些刀剑明里暗里地效忠。

 

对于长谷部的孤注一掷,成霜当然下意识就是想要拒绝的,但他无法忽略长谷部刚刚在他每次发声时的紧张。他也清楚自己无法直接用言语让长谷部先行起身,必须自己理清思绪之后给予这把刀一个回应。

 

作为唯一答案的拒绝,理由从何而来。

 

从结果推导过程一向比将脑中的乱麻理出头绪容易,掐死了“拒绝”这一选项的成霜瞬间归纳出几点原因。

 

他慢慢穿鞋下床,又缓缓挪动到压切长谷部的身前将对方扶起。

 

长谷部开始并不想起身,只是审神者搭在他举刀的手下的那双手还带着高烧后的余温,又有着大病初愈的虚弱无力,他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体康健就违背主人的心思,所以他还是顺着审神者的力道站起来了。

 

站起来的压切长谷部第一次和审神者挨得这么近,没有隔离两人的灵力罩,没有可以站四把短刀的安全距离,而是近到他都能感觉审神者微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脖颈处,他还可以看见审神者头顶上的两个发旋。

 

审神者的手在他站起身后就松开了,但长谷部依旧能感觉到手背上的余温。他虽然紧张的心情不变,却被心中涌起的激动引开了一部分的注意。偷偷地深呼吸之后,他为审神者找了借口。

 

“主人无需在意我说了什么,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不是来让主人为难的……当初对主人下手的是我,也没及时发现主人生病,现在主人不接受我这一振不忠的刀也是必然……如果主人需要的话,未来的长谷部一定一直都在。”

 

他撇开了视线,眼前一片模糊。可以的话,他还真想回到过去让那个排斥审神者的自己体会到压切的锋利。也是因为他转了头才没发现,审神者已经看到了他的泪珠将落未落。

 

成霜脑中的种种乱麻原已经被快刀斩开了,却无奈地发现,刀子们不仅和他有代沟的差异,还同样内心戏十足。

 

“这一振”、“未来的长谷部”、再加上对方自责的话语,他不可能听不出这把刀到底脑补了什么。

 

他确实不打算接受压切长谷部的效忠,却与当初的袭击无关。他愤怒于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时候被刀剑们迁怒,所以他在自身毫无损伤的情况下,吃光了本丸最后的存粮让刀剑们无一例外全部饿肚子作为惩罚。

 

至于生病的事就更不用说了。理智上他清楚只有自己安好才能找到弟弟,感情上他却只想放纵。因此他睡了一下午,吹风发呆一天一夜。如果不是灵力改善了他的身体素质,发烧二十四小时后还被发现救治成功的可能性绝对为零。

 

就事论事,他感谢刀剑们还来不及呢。

 

“长谷部君”他最终还是决定解释一下,解释得婉转一点,“感谢您的厚爱,只是我担当不起。我做的都是就任审神者应该做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特殊。所以很抱歉,我不能接受您的效忠。”

 

“可是对于我来说您就是最好了啊!”长谷部一下子将脸转了回来。

 

“长谷部君,其实你们的事情我也听时政的工作人员说了一点大概……并不是我做得多好,只是你们遇人不淑……”

 

“但现在您是我们的审神者……”长谷部重复了一遍,“现在您是我们的审神者——所以您哪怕按部就班,对我来说就是最好了啊……”

 

成霜几乎被蛊惑了。

 

他对时政尽早帮他找到成露所在地的事不报什么期望,只是双方在规则的监督下签订了契约。他相信契约的公正,也相信时政会告诉他十二国的空间坐标,但那一定是在他工作满五年后。

 

离约定的期限还有四年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将这种独处的模式坚持下去。分别之后会痛苦,那之前呢?如果有人陪伴他,他会轻松一些吗?

 

他原本已经安静成习惯,半昏迷时还觉得跑来跑去的脚步声有些吵,但醒来之后听到药研与长谷部的声音只觉得亲切——如果他与刀剑男士拉近距离度过审神者的任期,真的可以潇洒说再见吗?

 

……

 

他自私,他会抓紧不放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他只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找到成露后,去不去那个世界?

——去。

 

于是他面对神情急切的压切长谷部,还是动作轻盈,却坚定不移地摇了摇头:“抱歉,长谷部君,我还是不能接受。”

 

压切长谷部心中冉冉升起的希望再度回落,他虽知道自己认定的主人意志力顽强,但还是抱有奇迹会出现的期待,现在只不过是被打破了那份镜花水月一样的期望罢了。

 

“是我鲁莽了,但愿没给您造成困扰。”他微微鞠躬,将本体放回腰间,“那么,您好好休息,我去看看药研处理的怎么样了。”

 

“嗯。”

 

成霜没有挽留对方,也准备将长谷部的开导工作留给其他的刀剑男士。毕竟是婉拒了未来要继续相处的刀剑男士之一主动递过来的好意,虽然这个友善信息劲爆了一些,但他自己的心情还是有一些不好受。

 

他在考虑和其余刀剑男士也保持更远的距离了。

 

 

长谷部对着自己想要效忠的主人说的话无比诚实,他出了审神者所在的主卧后,虽然伤心,却依旧先行在本丸奔波寻找药研藤四郎,看对方是否真的将脏碗洗净又拿了新的准备回去继续照顾审神者。

 

药研藤四郎也是个不吐虚言的人,他说重新乘一碗,那就是将上一个收拾干净后拿新碗盛米汤继续投喂审神者。只是考虑到审神者要和压切长谷部谈话,他在中途回了一趟粟田口的房间换了衣服。

 

所以长谷部是在去往粟田口房间的路上遇见归来的药研的。

 

药研自己的效忠虽然隐晦,不过他很在意审神者是否接受在他之后明明白白效忠的长谷部得到的回应,这预示了他们的未来。

 

不过压切长谷部的反应有些迷。说是审神者接受了吧,一向藏不住任何针对审神者的情绪的他并没有如何激动;说是审神者拒绝了吧,长谷部也没有什么自暴自弃、人生无望的表现。

 

他也不能直白地打听,要是结果真的不好,他这么做就是在伙伴的身上撒盐。刚刚建立起单方面的效忠者联盟关系的同伴,药研心思转了好几个弯,只希望可以小心一些。

 

“长谷部君,你和大将已经说完了?”

 

“嗯……主人说暂时无法接受……面对之前做事如此过分的我却依旧那么温柔,不愧是主人啊……大将!?”

 

药研点了点头,他就知道长谷部会注意到他离开审神者房间前的、未曾付诸心神的、对审神者的称呼问题,也算是另类的隐晦透露消息了。长谷部这么轻易地就恢复了良好的心态,看来大将那边也没有特别坚决地否定他们。

 

“希望你晚上回来后可以来找我,我们详谈——还请你现在继续去照顾主人吧,因为我的错误,居然耽误了主人的进食,真是不可饶恕……”

 

“好的,晚上烛台切殿来接替我,到时我去找你。”

 

长谷部碎碎叨叨地边说边离开了,看方向,他陪药研原路返回一阵后要去的地方是手合场。

 

也许他是想用加强训练的方式来惩罚自己吧。药研想着,从阁楼一楼的小厨房拿了新的碗勺踏上去往审神者卧室的楼梯台阶。审神者与长谷部对话的时间并不长,砂锅里的粥应该不会凉。

 

“药研君,谢谢你的帮助。”审神者坐在桌边对他谢的认真,却是将碗勺接了过去,然后自食其力,“这几天本丸的工作也是。”

 

“哪里的话,这都是我们应该替您分担的。我们都没有经验,还是您之前的公务处理方式让我们有了借鉴的样本。该道谢的是我们才是。”

 

“还有这次生病……”

 

“未经您允许私自过来很抱歉,我们很担心您……”

 

……

 

药研藤四郎专心致志地给予审神者回应,却没注意到,审神者的话语客气有余亲近不足,之前因为审神者生病、他们来照顾的关系上的些许改善,又被悄悄隐去了。

 

TBC

下一章

评论 ( 6 )
热度 ( 196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