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患生于多欲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已删除的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9)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emmm要说的事情很多,一章说一点吧。

本文连载都归拢到了文章tag即“审神者面无表情”里,日后通知或征求意见都在此签中说,所以如果大家有不想关注我的,可以直接订阅tag

——————————————————————————————

2a-23号本丸因为审神者完全放权的关系,本丸的刀剑们完成每日的日课后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大阪城活动中。

 

近侍,因为已经循环了三次,他们都对这种方式早已习惯——或许还有一点暗藏的希望,希望审神者可以看到他们未说出口的、对于审神者的决定的拥护——所以三天以来,刀剑们在帮助粟田口挖弟弟的时候尽心尽力,近侍也是一如既往的轮回担任。

 

审神者虽然不曾出门,也不曾对他们慰问什么,但或许看到他们这么努力也会开心呢?某些刀剑们这么期许着。

 

本丸练度不高,挖到十五层之前作为先锋部队的粟田口短刀胁差就开始不断受伤,虽然有一期一振这把粟田口唯一的太刀带队,却仍然会因为队中有刀重伤无法探索到王点。

 

修复短刀胁差虽然不会耗费什么资源,但锻造刀装需要很多资源。本丸内的刀剑一致默契地为伙伴们准备的都是金刀装,近侍一旦锻造出绿色中等刀装,都会直接将刀装融掉重新锻造。

 

每次提交给上去的资源记录表审神者都未表现出什么异议,也不太在意他们配备的是什么刀装,他们也就都这么坚持了下来。

 

所以这一次活动他们同样这么做的时候,资源就如小溪流水一样消耗得触目惊心,从未如此大手大脚的刀剑们早就有些心慌了。

 

审神者没有出来过,也还没到近侍提交资源记录表的时候,刀剑们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审神者这件事,还是其中一日做近侍的蜂须贺虎彻拍板决定,将出阵人员替换成打刀太刀,同时每日三个远征队各多出去一次带回资源。

 

……等等,审神者没出来过?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压切长谷部。因为前任否认他的存在意义,所以在两次近侍循环后,虽然与其他刀做的工作内容一样,但长谷部自认实现了价值,他对审神者的好感一日千里。

 

羞愧于自己居然还在一开始怀疑主殿,即便不敢在(自认为的)赎罪之前献上忠诚,长谷部难免对审神者投注更多的注意力。

 

审神者第一天没出门,甚至连食材都没出来取的时候,长谷部猜测主殿是少年人的懒散,难得放松,想要休息一下;

审神者第二天没出门,仍然不曾出门挑选食材的时候,长谷部揣摩,主殿是少年人的欢脱,不用忙工作一定要好好玩,毕竟前任那么糟糕的存在不做工作都要日日欢歌;

审神者第三天没出门,依旧没有在菜圃挑选食材的时候,长谷部向烛台切光忠咨询了一下审神者之前取走的食材量,又稍微算了一下主殿的食量……

 

问题出现了。

 

——第二日开始阁楼的小厨房就没有余粮了,审神者吃的什么?还是干脆没吃?为什么没吃?

 

长谷部强自忍耐到了第四天,审神者还是没有出门,他就非常干脆利落地去找了三日月宗近。

 

 

长谷部敲上三条派的房门时,不止三日月在,屋子里还坐着今天未被排进出阵、远征队伍名单的烛台切光忠以及歌仙兼定、药研藤四郎,四把刀围着木桌都一脸严肃,长谷部的敲门声恰好打破静寂许久的氛围。

 

“请进。”三日月扬声应答了一句。

 

长谷部一进屋,所有曾相依为命的伙伴们就都知道,他们是为同一件事来的,只不过烛台切他们是在长谷部来找三日月之前先来一步而已。

 

虽然他们是经过长谷部提醒才注意到审神者的异常,但恰好今天聚齐了所有轮班做饭的家政小能手,烛台切提了个头,三把刀一沟通,交流出来的情报比长谷部的消息详细的多。

 

——审神者居住的小阁楼内部有单独的供水系统,所以姑且不去想审神者的饮水问题,但审神者没有出过大门,也没有叫他们送东西进去……人类怎么可以三天不吃东西?

 

“主……审神者大人到底怎么了?”长谷部的声音无比懊恼。

 

药研一向沉着,却也忍不住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这几日我在和一期哥商量接博多的队伍安排,没……”剩下的话他说不出口。

 

最初他也是觉得自己忠心的,毕竟他是可以刺穿药研却不会伤到主人的护身刀。可现在,在他已经决定对审神者效忠的时候,他居然会完全不去注意审神者的不对劲,而是沉浸在自己未来会接回新弟弟的喜悦中。

 

烛台切表示理解:“我还在想为什么食材会多出来一部分……”

 

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审神者都会很早起床锻炼,而且他会在锻炼之前就将一天所需要的食材直接拿到阁楼自备的小厨房,所以烛台切并没发现审神者竟然三天不曾出门的事。

 

“不如我们去看看审神者大人?”歌仙提议时眼睛是看着三日月的,他想得到这位长者的认可。

 

在这一任审神者到来之前,本丸的支柱一直是三日月宗近;就算这一任就职,审神者也没有和他们有太多的接触,反而是三日月依旧在领导他们。

 

所以歌仙兼定将想法说出来后,其余三把刀的视线也自然而然转向了总是自称老爷爷,实际也真的很有长者风范的,那一振庇佑了他们所有人的刀。

 

三日月宗近点点头:“那么,我们现在就去吧,老爷爷也很担心审神者大人的状态。”

 

 

五把刀几乎能组成一个新的队伍了,更何况,这个小型队伍的行进方向是审神者所在的阁楼。

 

看到这一幕的小短刀们几乎都瞬间白了脸——上一次刀剑这般肃穆地组队去往阁楼,是他们为了活命决定弑主的时候——短刀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刚刚开始的幸福生活似乎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粟田口的刀除了一期一振都被留在了本丸,而除一期之外经常作为家长的药研是去往阁楼的五把刀之一,剩余的刀们不敢走上前去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团团围住小叔叔鸣狐,希望这样能获得一些力量。

 

平日里撒娇卖萌的主力军熄火了,就连最调皮的鲶尾都不例外,唯一敢上前的是三条家的今剑,三日月宗近的兄弟。他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扯住三日月的袖子:“三日月,你们怎么了,表情这么严肃?”

 

三日月任由他拉着:“唔,我们是想去看看审神者大人,他好像有三天没出门也没吃东西了……有些担心。”

 

“那一定是生病了吧!人类的身体特别脆弱的!”乱忍不住插嘴,前任唯一会安静呆在屋子里的时候就是生病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慌乱,“审神者大人生病……会不会死……我们会不会再被其他审神者接手?!”

 

惶恐的气息一下子萦绕在了所有留守在本丸的刀剑身上,曾经出现过的、似乎不知不觉就被净化了的黑气瞬间就再度冒了出来,裹缠在他们腰间的本体周围。

 

被粟田口带着玩耍的小夜左文字回想到了昨日尝到的柿饼的味道,又想起两位兄长温柔的视线,不觉更加难过,原本已经变得有些轻快的表情重新变得沉重。

 

“我们还是快些过去看看,也许情况没有那么糟糕——如果审神者大人真的是生病了,就要拜托药研桑帮大人看病、还要拜托现在本丸速度最快的骨喰桑去万屋买药——好在审神者留给了我们一部分钱……”

 

今天的近侍堀川国广碎碎念着。

 

他其实也很会照顾人,至少此时当机立断地就将事务安排好了。

 

倒不是说长谷部药研他们不会安排这些事,他们处理内务的能力其实非常棒,只是他们关注审神者心切,再加上自己为自己添加的愧疚感,两相叠加,脑子早就搅成一团乱麻。

 

——只要有一个主心骨,他们的行动就会非常有条不紊。

 

呆在本丸的将近二十把刀强压心中的不安,拿出了出阵时的小心翼翼,在敲门无人应答后,由短刀内练度也是最高的爱染国俊带队悄声走进了阁楼。

 

也许是心境不同的缘故,此时他们看室内环境也带上了不同的感觉。

 

阁楼一楼,他们做近侍时会进入的会客厅,因为审神者不在显得原本被散乱摆开、颇带了几分闲情逸致的木制桌椅尤为荒凉;大理石地板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灰,彰显了审神者这几日甚至不曾下楼的事实……

 

他们的视线匆匆掠过这些摆设,径直走向了楼梯,完全不怕找错地方。

 

因为除了将墙壁重新粉刷一遍,阁楼的格局审神者一点也没有更改——本丸重建只是将此外的全部建筑翻了新——刀剑们顺利地走上了二楼,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审神者所在的主卧。

 

所有的房间都是大敞四开,唯有这一间主卧的门关得紧紧的,而且他们还能听见从门内传出来的,审神者微弱的呼吸声。

 

时而紧促,时而奄奄。

 

一听便知声音的主人的状态很是不好。

 


TBC

这几章差不多都是过渡

下一章

评论 ( 5 )
热度 ( 162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