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患生于多欲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已删除的不补档谢谢

【斑扉】骗子

*背景不大好定义……类似原著世界发展很久之后吧

*新出土的“文物”X忍者大陆历史系研究生导师

@雨貓 醒来之后翻了下主页,好像很久没斑扉了,来不及和你聊╮(╯3╰)╭


对,我还在要评,万一明年换定位了呢→关于印象

——————————————————————————————

宇智波斑单手撑脸,目不转睛地看那个研读文献许久的人。


从坐下起,那人似乎不打算做别的事情了,一个小时以来的最大幅度动作也不过就是翻书页。宇智波斑就这么托腮盯对方,如出一辙地一动不动。

 

那人戴着一副银边眼睛,外套白大褂,里面是一件扣子系到最高的黑衬衫,端坐在老板椅上,宽大的办公桌将两人隔离在两端。

 

他的耐心向来很好,尤其在对着那个想假装他不存在的人的时候。但最终宇智波斑还是放弃了无意义地较劲——这般只是浪费自己的精力,他还是更倾向于在感兴趣的地方消磨时光。

 

“你知道你很像一个人吗?”他这么问那个人。

 

“我知道你想说谁。”那人闻言头都不抬,“你是想说木叶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是吧。我和他名字相同、长得很像、可能行为举止都一模一样,但我不是二代目,真的。”

 

“是么,你不是?”宇智波斑拖长声调哼笑,“所以你为什么会姓千手?别告诉我柱间的孙女五十多岁的人还能生孩子,孩子又生孩子……开什么玩笑。”

 

千手扉间一行一行扫视着书籍上的字迹,不过这不妨碍他搭话:“事实上根据家谱记录来看,我的祖先是被静音小姐代五代目火影纲手姬收养的,若论实际血缘,还是更偏向与漩涡一些,不过漩涡家和千手家本来就有亲戚关系就是了。”

 

“哼,看来最后的赢家是漩涡啊。”宇智波斑想到了醒来后同样翻看过的资料。

 

宇智波的后裔嫁给了漩涡家的人,千手家的人收养了漩涡家逃难后裔的遗孤,宇智波斑觉得漩涡一族就是在一点点蚕食创立木叶的两大家族,将木叶都变成了他们家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会比较了解这个刚出土没多久的“活化石”,在火之国,扉间自认自己第二就没人第一了——因为还曾顺带修了表情学,他余光一瞥宇智波斑脸上极为明显的嗤笑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他想翻白眼。

 

此时已是木叶历1539年,历史中的木叶忍者村早已在和平的大环境下和火之国融为一体,查克拉的概念连平民也能说上两句——因为那都是学校的基础课程——现在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就是,科技高速发展的条件下,通讯凭借电子设备或是电话或是视频或是短讯,出入可以乘坐电车、飞机、轮船……

 

一切都和一千多年前不一样了,姓氏家族只是人伦的约束,只有科学发展才是真知与未来。

 

就如同他千手扉间,他能成为火之国木叶大学历史系研究生导师,不是因为他姓千手,而是因为他在忍者成因及发展这一类别的研究成果,于目前还是世界巅峰。

 

也是因为如此,宇智波斑这个历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人物,在突然被挖掘出来、被发现只是龟息假死状态、被先进的技术唤醒后,被上面为这位“活化石”选定的监护人才会是他。

 

虽然谁也没想到这位祖宗在他们刚提出监护人概念还未公布人选时抬手一指就指到了他的鼻子尖上就是了。

 

“我记得你不在意这个?”扉间干脆转移了话题,“据说四战的时候你唯一在呼喊的、渴求与之战斗的只是初代目火影?”

 

“别用什么‘据说’,千手扉间,我能认出你,就像我当初知道我可以向柱间当面证明我的正确一样。”

 

“哦。”扉间在自己看到的位置别了枚书签,然后将书合上,面无表情点头,“你确实见到了初代目火影,然后就被六道的小弟弟对全世界宣布你是被他怎么利用的了。还有,再说一次,我不是二代。”

 

宇智波斑头一回发现千手扉间的插刀能力足够的强,但他还不能像过去一样出手教训——现世的人们身体素质远远及不上他们那个时候,千手扉间和那些人如出一辙的垃圾——这让他无比怀念打仗时对方秽土体的坚韧。

 

他坚信自己的眼力,他不可能认错这个人。

 

千手扉间像个性//冷//淡,对他几乎不理不睬,但他早就听说了对方主动提出申请要做他的监护人。他知道这个人冷静的外表内拥有多么炽热的灵魂,不,或许更应该说是皮下藏着爆炭。

 

所以他不准备与千手扉间争辩,他要用事实来逼迫这个人吐露真相。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对方眼里的形象就是个拐骗对方兄长的恶棍,他可以用自身的存在挑战所谓“历史系研究生导师”的底线。

 

“我早晚会让你承认的。”他抬着下巴傲慢地笑,“千手扉间,事实就是真理,我等你自打脸那一天。”

 

 

此后的宇智波斑与他的监护人几乎寸步不离,仗着性别相同,他连一点私密空间都没给扉间老师留下。

 

千手扉间抓狂过“你到底想怎么样”,却被斑轻描淡写地一句“要你承认你就是千手扉间”弄没了脾气,历史界的顶梁柱无比心累:“我是千手扉间……但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

 

此时已是宇智波斑跟在千手扉间身边的第五十天。

 

斑很是奇怪,他清楚自己的写轮眼不可能认错人,却也注意到了对方对现代社会设施的各种轻车熟路,不像他,虽然了解如何操作却依旧不适应——所以综上,千手扉间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这个秘密让千手扉间可以装成另一个人。

 

他一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于是宇智波斑终于知道了,作为千手扉间的非仇视对象有多么舒服,对方的睿智加上现代社会的天马行空,可以从各个方面引导他在这个新世界站稳脚。

 

扉间的引导都是真心实意的帮助,斑感受得到,所以时间越长他越迷茫,迷茫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的熟人,随着他的自我否定,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越来越少。

 

——自打活过来他的重心就都放在扉间的身上,如果他真的是孑然一身,那他活过来有什么意思?作为忍者大陆的活化石帮助考古吗?

 

 

转机出现在十二月的某一天,那时的斑早已不再在意扉间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了,而扉间也不再对斑避之唯恐不及,他们两个成为了朋友。

 

只是斑有时还会不经意间落寞,他不曾与其他人建立联系,只与扉间交好。用他的话说,就是“在这个世界,我看得上的只有你”,强调了武力渐微的垃圾他都不屑一顾,只有脑袋聪明的扉间配和他交流。

 

扉间称之为“死傲娇”。

 

那一天扉间早早回了家,掌控饮食权的他还带了平日里很难出现在饭桌上的豆皮寿司,高兴之余,斑灌自己和扉间喝了很多酒。

 

然后他在朦胧间听到有人祝他生日快乐,他把那人拉上了榻。

 

 

“所以你果然就是千手扉间吧!”终于等到身边人醒来,斑咬牙切齿地问对方。

 

千手扉间愣了一下,从他们身体中间摸出那副质量很好的眼镜试戴一下,眼前虽不再朦胧,却也有些花。他淡定将之摘下来,扯着斑身上的薄被擦了擦才重新戴上。

 

“我不是。”

 

“你是!你昨天还祝我生日快乐,我的生日根本就没有记录!”

 

“……那是你做梦说梦话说出来过的。”

 

斑怒极反笑,他一个翻身把扉间压在shen下:“别开玩笑了,我不会认错,你就是千手扉间,你竟然耍我!”

 

扉间一拳击中了他的腹部,斑一手下移制住扉间的两手抬到床头按住,两腿将对方双腿锁死,余下的一手,掐住了扉间的脖子。

 

“你这个骗子!”

 

却被扉间扬头咬住了鼻子。

 

一阵酸痛过去,斑稍微冷静了一点,虽然还是没放手,但他至少愿意听扉间想说什么了。

 

“我只是有二代目火影的记忆……或许还有一部分感情罢了,我不是他——倒是你,是不是应该看清楚你想目垂的是谁?!”

 

“当然是你,自始至终只有你。”听到这个问题,斑突然觉得自己被小骗子瞒了许久的事先放放,毕竟天大地大,他的未来幸♂福♂生♂活最重要,“你说不是就不是吧。”

 

识时务者为俊杰,新世界的某些熟语他还是知道的,于是他连曾经的某些感情也不小心全带出来了。

 

“……哼……其实我也算是那个身份吧,否则最初也不会对你不理不睬的……”

 

“骗子。”

 

“你也是。”

 

“……哼。”

 

……

 

没有“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的纠结,情侣之间的吵与和永远都很莫名其妙。

 

 

只有记忆是为骨骼,只有感情是为皮肉,如果拥有记忆和感情,那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人?

 

于是骗子宇智波斑,找到了他的骗子千手扉间。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44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