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8)

*男审神者

*all婶向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章 上章的评论大大超了君子的预期,似乎很多人在看好开心\^o^/

——————————————————————————————

 

刀刀们的会议并没有开成。

 

因为下午两点审神者将第二日的名单交给近侍之前,信差狐之助来到了本丸,送达了时政的纸质版邀请函。邀请函上宣布,2a-23号本丸通过了一百四十天的考察期,经鉴定已非废弃本丸,可以参加时政新开启的活动了。

 

新活动名为[沉眠于地下的千两箱],需要审神者派出出阵队伍,去往大阪城地下,从第一层开始,战胜每层的敌人,逐步深入大阪城地下。

 

每通过一层都能获得一定数量的小判,通过特定的层数还能获得特上刀装和修行道具,如果能通关五十层就可以获得博多藤四郎。

 

可以把博多藤四郎接回自己身边,这个消息对一期一振的吸引几乎致命。他下意识就想向审神者请战,却在抬头看到审神者那张隐在灵力罩后面的,带着冷气的脸时顿住了。

 

这时他才想起来,刀剑和审神者的关系,或者说,他和审神者的关系非常僵硬,甚至如果可以,他希望和审神者永不相见,而至今为止审神者也是对他们所有刀剑敬而远之。

 

一期一振抗拒身体内部的亲近本能,像抱窝的母鸡一样将所有弟弟们护在身后,除近侍工作外不让他们接近审神者。想见博多的心是迫切的,可他又不知这位审神者大人的性情究竟如何,如果将博多接回来,会不会让博多经历他们过去发生的事。

 

乱藤四郎左看看审神者目下无尘的脸,右看看一期哥痛苦挣扎的神情,有点心疼了,决定自己先开口:“主殿,我们可以去接博多吗?不会耽误日课的!”

 

通过三次做近侍的经验,他知道审神者不喜欢“主人”这个称呼,所以换了个更尊敬的叫法。而且他也模模糊糊地了解审神者习惯有事说事,如果什么都不说,主殿会什么都猜不到。

 

一旁的前田也拉着平野,鲶尾带着骨喰,四把刀齐声帮腔——因为有着亲近的意思,他们经常偷偷关注审神者,也许连审神者自己都没发现,他对他们这种双胞胎兄弟的同时出现会给予不自觉的优待。

 

“……我没说不可以。”似乎是沉思许久,审神者终于出声,“只要保证每日十战、远征三次、内番按时完成,对于这件事我并没异议。只是关于去地下城的出阵队伍……”

 

本丸内最早对上审神者脑回路的药研藤四郎看出了审神者为难的方向,他声音清朗语气沉着:“这些交给我们就行了,大将,我们会量力而行的。”

 

审神者盯着药研看了看,点头:“嗯,那大阪城活动期间就辛苦你们了。”

 

得到了药研应答的审神者准备离开庭院了,离开几步远后却又回了头。

 

胆子本来就小的五虎退吓得以为审神者反悔不想让他们接博多哥回来了,谁知审神者只是留下一句“得来的小判不用上交”然后再度离开。

 

这次审神者没再回来,五虎退勉强把心放回肚子。他回想了审神者的话,抑制不住从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喜悦。

 

他一手抱着小老虎,一手拽了拽厚的衣角:“哥哥,主人、主人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去接博多哥,还可以自己去万屋用小判买东西是吗?真好啊……”

 

真好啊,可以过这么幸福的生活。

 

前任审神者在职的时候,最初还会听让他开心的刀剑的建议,他们还可以时不时去放放风,作为刀剑完成他们的职能。但后来前任嫌麻烦,还觉得受伤之后为他们手入浪费资源,就限制了刀剑出阵。

 

只能被困在本丸,只能靠回忆度日,只能对囚禁他们的恶魔不经意间炫耀的外界心驰神往……

 

所以啊,主殿真的很好很好,不爱笑不爱说话也很好。五虎退抱着小老虎一脸满足。

 

本丸练度最高的也不过是山姥切国广,现在是80级,最低的是两把枪,16级。鉴于大阪城活动他们没有人有经验,一期一振虽然准备自己带队,却也希望本丸的高练度伙伴可以搭把手。

 

还没等他说出请求,三日月宗近就哈哈哈笑了出来:“哟西哟西,老爷爷终于也可以去新地方走一走了,总呆在家里,再好的刀也是会生锈的呀。”

 

言下之意就是会帮忙了。

 

坐在另一边的莺丸同样笑眯眯的:“嗯~我也想赚些小判,买些茶叶等大包平来了,让他尝尝。”

 

这就是也会帮忙的意思了,毕竟除了个别茶叶,大多品种都是新茶比陈茶好喝得多。

 

一期一振感激地对着两位伙伴点头行礼。

 

江雪左文字抱着在他怀中睡午觉的小夜左文字,一边的宗三左文字脱下了外套盖在弟弟身上防止他着凉,同样对一期一振点头:“小夜很久之前就说想尝尝柿饼的味道,非常感谢一期殿给我们这个机会。”

……

 

所有刀剑都愿意帮粟田口接回新人,今天作为近侍的鹤丸国永欣赏着同伴们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脑子一转,突然对审神者之前看着粟田口的刀们沉默许久的原因产生了些许好奇。

 

 

成霜在宣布完决定之后,看着粟田口们喜气洋洋地各种小幅度庆祝,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老怀安慰。

 

就算一期一振的样子感激之外更多的是警惕,也不影响他周身气息展示出的,这位付丧神到底有多开心。其余刀派虽然因为不是自家人没有那么感同身受的激动,却也因本丸添丁进口而欢喜。

 

权利都放出去了,成霜也不介意让下属们再高兴一点。

 

所以他留了话,把那些来源于有时效性获取渠道的外快交给付丧神们做零花。反正之前出阵和远征带回来的小判足够本丸维持生计,甚至还有结余。这些身外之物他带不走,还不如分给刀剑,让他们去买自己想买的东西。

 

说完话,他就回了自己的阁楼,还在路过庭院小纸篓的时候,将之前想交给近侍鹤丸国永的明日名单扔了进去。

 

大阪城活动差不多会持续十天,这十天他都不必再费心这些公务了。而他之所以将安排出阵名单的事情交出去,其实是因为他自己的想法有些多。

 

一是,作为签订了契约的审神者,他倒是愿意忙碌,可一旦哪里安排不好,现在他和刀剑们之间脆弱的信任关系就会破裂,他担不起失败。所以他干脆将责任转移,给了刀剑们全部的权限,这样一旦出现意外,也怪不到他身上。

 

二是,看到一对两对的付丧神兄弟,他想成露了。

 

 

前一世,他是没有兄弟姐妹的独生子女,只和几个自小就玩得来的表亲关系比较好。所以在意外重活于这一世时,感受到在温暖却黑暗的羊水里,身边有一个会时刻相伴的存在,他立刻就将对方当作自己最亲的人了。

 

他们是半身。

 

他们在母亲肚子里时就陪伴着对方;

从只会在婴儿床里蠕动身躯挥舞手臂时,时刻在身边的只有彼此;

呀呀学语时,练习的对象只有半身;

……

 

这一世比起曾经,他过得有些惨——母亲早逝,父亲撒手,只能靠亲戚们照抚,他还带着成露。

 

但他从不觉得有哪里苦或者累,因为他打从心底就是个懦弱的人。

 

只要给他个不是太离奇的目标,再给他个依附于他的人,他就能踏踏实实地把重心投注在心灵支柱上,还不会给对方太大的压力——只要有那么一个存在就好,他可以过自己的小日子。

 

他曾幻想过,等到把成露送上大学,拿到毕业证书,签一份稳定的工作,他就可以和弟弟一点点拉开距离了。然后成露会找一个美丽的妻子,生一个或者几个可爱的孩子,每逢假期他可以去找弟弟一家聚餐,再见见自己的侄子或是侄女。

 

他自己就攒点钱,开个小私房菜馆就行,做老板,时间还会比较自由。

 

可现在他的弟弟才刚刚十八岁就出了这种意外。

 

被麒麟认主称王,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人头落地,那是什么好差事吗?纵观历史,哪个王座下不是白骨累累?一向只吃得惯他做的菜的成露,在异世界会有人能好好照顾他么?

 

况且成露总是倾向于有事自己抗。

 

没错,他的弟弟成熟稳重不像个孩子。以前每次他们这个小家庭遇到事情,因为他想从小培养弟弟独立思考的能力,兄弟俩都是有商有量。他成功了,成露在学校一向是佼佼者。

 

但对他来说,成露再能干也安慰不了他——他虽无数次想象自己的弟弟长大,却不是这样被风雨所迫而成长。

 

因此这段时间以来,成霜一直用其他事情麻痹自己。

 

他会思考如何与刀剑相处,会为公务绞尽脑细胞,会琢磨增强自己实力的办法……忙碌的缝隙他还偷偷想过,既然他真的有超科学的能力,是不是,假使他没被时政召唤,就可以一直跟在成露身边也不会添麻烦了?

 

他就这样,用夜晚的梦境幻想自己和半身在异世界的生活,然后白天醒来忘掉一切。

 

 

而现在,白天也可入眠。

 

TBC

本章弟弟存在感略多

下一章

评论 ( 27 )
热度 ( 248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