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佐鸣】小王子

*和前面某几篇同世界背景但没看过不影响阅读

*星际背景

@雨貓 


——————————————————————————————

如果将对方拿什么做比的话,宇智波佐助毫不犹豫就会选择把漩涡鸣人比作跳跳糖——那是一种平民零食,就算只倒进口中一小颗,它都会在舌上噼里啪啦地释放全部的激情——漩涡鸣人就像这糖果一样,丁点小事都会蹦跶得比谁都欢。

 

两人相识的年头几乎和年龄一样,不,甚至更多,从都在自家母亲的肚子里的时候就开始了接触——或者说,作为木叶帝国的贵族,如果有谁互相之间不认识,那才叫稀奇——所以他们两个的关系可以被称呼得再亲密一些,比如竹马成双。

 

上幼稚园的时候佐助觉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会和那个吊车尾做竹马,他原本都已经打定主意不要再理会那个白痴,哪怕白痴带着太过耀眼的笑容,却在鸣人被同班小孩排斥的时候炸了锅——“你是傻的么他打你你也不还手?和我互掐的劲头哪里去了!?”

 

鸣人呲牙咧嘴躲避他上药的手,还妄图跳脚:“本大爷是怕打哭他……你又和他们不一样!嗷——”

 

佐助将喷剂尽数洒在纱巾上狠狠按在了对方脸颊的伤口,引来一声惨叫,才得意地掐腰继续嘲笑竹马水平太菜,连对面只有三个人的联手都打不过还需要他帮忙,心里那一点点火气却早就不见了。

 

两个小萝卜头好似很隐秘地躲在鸣人的卧室上药,以为自己那一点偷偷摸摸的行为不会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可以很好地将在幼稚园打架斗殴的行为瞒过去,却不知大人们不过是看在他们在开学后终于重归于好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小学他们的同学基本就固定了下来,木叶帝国耳熟能详的姓氏就那么几个。所以贵族们一定会让自家孩子,符合年龄的都宁可或是提前入学或是蹲级几次也要和帝国太子做同班。

 

他们在想,就算宇智波占据了天时地利,那般从姓氏带出的如出一辙的高傲也终究会将两人越推越远。毕竟谁家的孩子被众星捧月习惯了,都不会去贴其他人的冷脸,亲兄弟还有翻脸不认人的呢。

 

于是他们掐着孩童之间的线报。

 

第一天小太子和宇智波佐助联手揍了不熟悉的同学以及前辈一圈,没关系他们也是从那时候走来的,地位必须加上实力,懂;

第二天上午因为面对挑衅宇智波非要先替太子出手,太子和宇智波貌似吵架了,他们正想着是让自己孩子接近离间两人的良机,但话还没传出去的下午他们又接到了情报说两人和好;

……

第二百五十天小太子和宇智波彻底闹翻,因为小太子和一个平民女孩子交上了朋友,而宇智波数落那个女孩子要颜没颜要实力没实力,小太子因为新朋友被当面羞辱宣布两人绝交!

 

机会终于来了!不枉费他们等待了大半年的时间!

 

贵族们恨不得净身焚香对上天祷告感谢目标的达成,谁让小太子和宇智波分分合合吵吵闹闹地,只见感情增进不见有谁腻歪……但他们现在可以弹冠相庆了!

 

就在作为争权夺利一把手的贵族们各种洋洋得意,替自家孩子拟出“接近太子并让之疏远宇智波”完美计划一二三时,在校园里守着自家少爷的护卫们又都传来消息——那个平民女孩子同时揍了在她两侧争吵的两人,三个人一起成为好朋友啦~

 

摔,你们就是小学生,要不要这么让人无从下手啊!!!

 

——此后想投机取巧的贵族们,用了十年见证佐鸣两人貌似风雨飘摇、实则稳如泰山的来往,被彻底刷新了有关他们感情的认知。

 

 

漩涡鸣人的身世,不,应该说他的父母两人的经历有些传奇。举个例子,漩涡鸣人的母亲是漩涡玖辛奈,漩涡一族的族长,当今帝国的女皇;父亲是波风水门,寒门出身,入赘漩涡,如今是摄政亲王。

 

讲道理,这么一句话是不是可以分分钟脑出54集的长篇电视剧。

 

不过鸣人并不关心那些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戏。虽然他也有想要成为国王的目标,但心思单纯的高中生每日更多挂念的都是自己的小烦恼。

 

豆桑答应他,期末考试如果在年纪前十,就为他引荐好色仙人做假期指导;机械理论将将及格,免去了被卡桑化身“血红辣椒”女子单打的苦恼;登机演练又和佐助打成平手,他一定要加强练习,最好下次可以打爆佐助那张臭屁脸……说到佐助……

 

佐助实在太过分了,这几天除了上课,他根本逮不到对方这个人!樱酱也帮佐助瞒着,他问多了还会捶他!明明他就快要过生日了的说!

 

鸣人眼睛眯成一条缝,鼓着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就挂着这么个表情极速走在校园操场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越想越气。

 

——决定了!今天中午的拉面他要多吃一碗!他那份餐后的小番茄也不要留给佐助了!他还要把佐助那份也吃掉!

 

鸣人一气就气到了自己生日前一天。

 

帝国皇太子的生辰恰逢胜利日,本就是举国欢庆的日子,两相原因叠加,亲朋好友为他庆祝的时间一般都会提前或者拖后一两天。今年决定了提前。

 

这天一放学,佐助就立刻拉住了气鼓鼓将书包甩上肩头准备回家的鸣人。被佐助拉住的一瞬间,鸣人是有些开心的,毕竟他一向有话直说,甚至还专门和佐助制订了“吵架可以,冷战不行”相处规则的他这些天真是憋坏了。

 

他倒没不出声,只斜眼扫向身后侧:“干嘛?”

 

他的态度极其欠揍,一旁的春野樱已经蠢蠢欲动开始撸胳膊挽袖子,佐助却没生气,可以说,他还有些高兴得过分的。

 

他甚至都没对鸣人的态度展现什么不满,而是一脸蛮不在乎地,从兜里掏出一个充满宇智波式xing冷淡风包装的小纸盒塞给鸣人。

 

冰山融化、火山喷发,在佐鸣两人之间向来都不是奇景,捧着纸盒子眉开眼笑的鸣人最是清楚,这是佐助送给他的,独属于宇智波佐助自己的礼物。

 

 

有些话不用多说,他们心中明白,但这排除了对方故意的可能。

 

佐助冷哼一声,表示拒绝回答那个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金发傻白甜屡次对他提出这个礼物如何得之不易的问题。他才不会说,这段时间为了赶在庆祝当天送给鸣人礼物,他拼了命地刷校园功勋值。

 

原本以他们的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相伴的情谊用不着这些,但佐助生日时收到了鸣人计划许久的一场盛世烟花,他想以同样的情谊回馈,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份礼物。

 

送礼人用余光瞥着身边得意洋洋的小寿星——毕竟这个人啊,他曾试图用俗世的皇冠为他加冕,却发现那里早已有神授的光圈。

 

 

END

*加粗字迹似乎摘自网络,因为这一句早在几个月前就被塞进了文档,记不清了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