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cp@雨貓
不补档谢谢

【刀剑】审神者一直面无表情(0)

*男审神者

*all婶

*自带尾巴,以及并没有文笔那种东西抱歉

第一次写文打三个以上的签,方

——————————————————————————————

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成霜觉得老祖宗的话真是无与伦比的正确。

 

比如他,当年见义勇为之后,历经十八年终于又重新长成了一个好汉。谁知道在他寻思 “难得的天高气爽风和日丽,偷个懒在天台睡一觉吧”的时候,目睹了一并投胎的难兄难弟在过来找他时,被某个金发白衫男人跪拜了。

 

被跪拜的难弟名为成露,是成霜的双胞胎弟弟。

 

——没错,他们虽然在某个日出之国居住,却是按照祖辈的训诫生活的,男丁都需上族谱,需要码着某个偏旁来取名。

 

成弟弟无比淡定地听着那个人“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的叨逼叨,而成霜,不用那什么双胞胎的联系,他都知道自家兄弟在神游天际。

 

弟弟君一向善于屏蔽所有自己不想听的东西,尤其善于利用自己那张面部表情卡顿的脸。这种做法成霜从来都举双手支持——尤其适用于此时——弟弟你可坚定立场!十二国太远,去了就是另类的斩断俗缘啊稳住!

 

——不要莫名奇妙谢谢,同人文那么多莫做白看,成霜同学是穿越是重生,随便怎么理解。

 

——以及讲道理重生之后他多少次都在后悔,当初见义勇为之后为什么不多撑一会儿,多点求生意志,这样他就不用面对这辈子【哔——】【哔——】的【哔——】世界了!!!

 

回归正题,所以成霜能从那些誓言中勉强在记忆里翻找出“十二国记”这几个字,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毕竟那都是十八年前的上辈子看过的、原本不曾认为是真实世界的信息。

 

也是因为如此,那个“台甫”被使魔劝导着先带他的王上弟弟离开、而二十多岁样貌的麒麟很明显被说动了时,成霜觉得自己必须出场了——别的不说,至少他得让麒麟台甫知道,就算麒麟活到三十还不能找到王就会死,那也不是随便诱拐别人家弟弟的理由。

 

然而……

 

他刚拍了拍校服裤子上蹭到的灰尘,将弟弟拽到身后准备跟对面不再跪拜的男人谈一谈,想看能不能劝对方换个人选,孰料麒麟影子里就在此时传出一声惊呼:“台甫,他们追来了!”

 

然后麒麟扯住他的领口将他甩到那只从他的影子里钻出的、形状像老虎却长着牛尾巴的妖兽身上,又扑过去翻滚一圈变成了似马却头上长角的动物,示意成露坐上去。

 

莫名其妙被奇奇怪怪的人跪拜称王、又开启大逃杀之旅……这个剧情太过眼熟了吧,怎么感觉当年电脑上看过的一幕幕,换了主角,又变成近景播放模式了呢……他家弟弟真的适应得过来么……

 

带着对自家形影不离兄弟的担忧,成霜依旧下意识攥紧了触碰到掌心的兽毛,随身子下面灵活躲避攻击的妖魔扭来转去,他发现几分钟前还妄图留下弟弟的自己太过天真了——这种情形,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可以轻易让麒麟换个王上的人选,那么最理智的……

 

弟弟虽然自己独立,却也一向听他的话,在他拿定主意后很少会再做不同决定。所以成霜下定决心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另一边躲闪的弟弟与麒麟大喊:“答应他!说‘我宽恕’,我跟你一起去那边!”

 

反正这一世他们也没有亲人只有彼此了,他只要和亲人在一起,生活在哪里都是无所谓的事情。至于沟通交流方面,他就不信,原本霓虹语一点不会他都能作为母语一点一点学,十二国的语言不过就是另一门外语,他还能学不会?再说了他记得仙人是没有语言障碍的嘛!

 

脑子里这样那样的想法回旋,成霜看到了黑色漩涡诡异地悬挂在半空中——更是出现在麒麟的身前,嗓子眼提着一口气连呼吸都停止的他,根本来不及惊呼就看见麒麟驮着弟弟跳了进去,而身下的妖魔也对着那里扑去……

 

紧接着,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什么叫屋逢连阴偏漏雨,什么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什么叫避坑落井,成霜第一次觉得自己国学这么好,居然可以这般迅速地想到一堆成语谚语生动形象描述自己的遭遇。

 

他和弟弟成露分开了,就在他想着无论在哪儿只要他们不分开的现在。

 

睁眼时他发现自己视线中的是电灯、躺着的是病床、想要下地却发现床边的是拖鞋……一瞬间气血上涌他险些再度失去意识。

 

没和弟弟在一起是最严重的问题,不过接下来一只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小狐狸在他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整斤的盐。那只狐狸长得像个毛绒玩具,歪头打量他的同时却口吐人言:“审神者大人,您醒啦!”

 

不,我没醒,你看到的都是幻觉。

 

成霜拒绝承认现实,这种生物十八年他都没见过,却在经历了时空隧道——当然是隧道,他隐隐约约想起了前世似乎看到了麒麟能带人穿越这种说法——之后,又看见了某款游戏的NPC。

 

游戏里好像是一堆男的……具体的他也不太清楚,要不是前世看到过同班女生玩过、而他记忆力还算好,没准他还会认为自己只是没能跟着弟弟去十二国世界留在了日出之国而不是再度穿越了呢。

 

他没回应小玩具,对方却非常锲而不舍:“审神者大人,您理理我嘛!”

 

逃避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成霜实际是个敢于迎接现实的人,急于搜罗信息的他从善如流将目光投给了小狐狸:“你看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了吗?”

 

“没有,审神者大人,没有和您相像的人。”小狐狸的眼睛转了转,成霜发现这个毛绒与其说是遵从固定程序的NPC,倒不如说是拥有强大数据库的AI,刚才为了回答他的问题,对方明显在他们系统里查探了一番。

 

虽然不报期望,但是得到否定回答的他心里还是多了一些难以言喻的失望。

 

“那么,审神者大人,既然您身体已经无恙,也没有其他问题了,可以开始办理入职手续了吗?”

 

“……说起来刚才开始我就想问你了,‘审神者’是什么?现在还有另一个问题,那个‘入职’,是什么意思?”

 

“您不知道!?”小狐狸的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您不是向政府提交了申请吗?”

 

“申请?什么申请?我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哪里有时间去申请什么?就算真的去提出请求,我当然也是想要回家啊!”

 

“……”

 

“……”

 

 

面面相觑后,他们又共同经历了一串鸡飞狗跳的提问与解释,耗费了整整一个小时,成霜终于和小狐狸一起捋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审神者”是拥有将刀剑唤醒力量的前线工作人员的代号,与审神者一同工作的是被力量唤醒的“刀剑付丧神”,他们的工作内容是阻止有人修改历史。

 

至于他的情况,是他在成为累赘被保护的时候,心中确实浮现过“如果我拥有可以守护的力量就好了”的想法。而小狐狸背后的时政,时政内部拥有对身怀灵力的人的探测,探测仪扫描到了“守护”这个关键词的存在,监管员又发现他性命垂危,就动用了紧急手段将他召唤到了未来。

 

——没错,未来,时政存在于公元2205年,而他所在的时间是2017年。

 

这就是为什么他出现在了这个时空。

 

因为时政对他有力量上的请求,同时他对时政提出了修炼力量的申请。于是在时空规则的见证下,双方签订了不可违背的雇佣契约。

 

而对于他提出的只能签订完成短期任务的条件,迫切需要一切有灵力的人才的时政欣然应允。

 

成霜虽然觉得,自己除了这身醒来之后就能看见的、时而会隐隐透出身体的、泛着微光的“灵力”之外没什么可被利用的,却也不相信那个时政会这么轻易地、毫不占便宜地放过他。

 

在换好小狐狸从异次元口袋拿出的他之前那身仿英式的校服后,他跟在了小狐狸身后,随这个小向导走往他未来五年内的工作地点,也就是它口中的“某废弃本丸”。

 

路上小狐狸一边悠闲地迈着轻巧的步伐,一边走到他身边口中不停地介绍“废弃本丸”的情况,因为设定太多又太重要,成同学只能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去记忆,什么“出阵就是去阻止历史修正主义者”“远征就是在获取工资外外快的合理方式”“锻刀可以得新的小伙伴”……

 

然后在他记得头脑发胀时,被小狐狸一句恶劣的“这些事情审神者大人的房间刀帐上都会写的哦”激起了怒气。抱起毛绒玩具狠狠地摇晃了一下,他心理踏实了一点——至少他那么龟毛地提出了一二三的条件,时政并不是毫无反应。

 

站在本丸的朱色大门前,成霜将自称狐之助的小不点搂在怀里,他决定将那个问题问出口。

 

“狐之助,时政为什么会答应我的要求?”

 

为什么会答应他这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人,只工作五年,期间时政还要帮忙定位他的时空的坐标的要求?

 

狐之助的声音清澈而无辜:“当然是因为审神者大人您的力量强大呀~好了大人,请敲门吧~”

 

将一点一滴的情报在脑中稍作整理,成霜摆出一向在同学中颇具威严的成露的招牌目下无尘脸,抬手拍了拍门扣并沉声道:“您好,有人在吗?请帮我开一下门,我是这个本丸新来的审神者成霜……”

 

“审神者大人!!!”

 

他的自我介绍还没说完,耳边就响起了狐之助的超分贝尖叫。

 

非·常·刺·耳。 

TBC

下一章

评论 ( 10 )
热度 ( 27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