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柱扉】难以度日

*粉点梗“扉间不在家,柱间的一天”

*题目蛮走心系列

@雨貓 

 

日常流

——————————————————————————————

 

千手柱间醒来的时候已是艳阳高照,不过虽然睁眼了,也不是自然清醒——他是被踩上房顶瓦片的护卫惊醒的——下意识就想伸手抄起身边应该也在睡着的扉间……

 

无果。

 

睡着的地方是新建成的木叶里,他们的家,而扉间警觉性比他还好得多,所以他没摸着扉间、也没得到被扉间推起的预警、更重要的是睡到了日上三竿还不是被叫醒,而是保持着战场反应才恢复意识的原因,当然只有“扉间不在家”这一个选项。

 

想到了前因后果的柱瞬间有点消沉,他忘记扉间要出任务了,所以短短半个月就养成的“被扉间叫起床”的习惯完全没有记住前一夜扉间的叮咛。

 

也所以,在等扉间叫起床的他,开会迟到了。

 

不过今天的会议依旧只是有关木叶的基础建设相关,参会人员不是千手就是宇智波,两族人员都对一日讨论完毕全部事宜不抱期望,所以他起得晚了些不是什么大事。

 

柱间用三分钟变得神采奕奕从洗漱间出来,捋了捋散在额前的碎发,一路顺身到了会议室。

 

开始工作。

 

 

又是一个吵吵嚷嚷的上午。

 

柱间是有些享受这种吵闹的,虽然扉间不在导致这种喧嚣带了一丝单调,但这也是停止了两族战争带来的活力,千手柱间喜欢和平,所以对争论也会带着滤镜去看。然后,就到了午休时间。

 

其余人都去吃饭了,柱间还在处理公务,原本应该坐在对面的斑被泉奈叫回了家。他虽然从早晨就在不停告诫自己接受扉间不在家的现实,却在繁冗的公文里忘却,盯着铺了满桌的某卷卷轴琢磨许久,下意识就想对本应陪在身边的扉间撒娇说公务太繁琐想要简化版。

 

刚吐出一个“TO”,就想起了扉间在外出任务。

 

泄气地吹了吹额发,柱间决定去吃蘑菇饭做午餐,于是很自然地问出“扉间我们中午吃香菇饭好不好”……唉,又忘记了,真是没记性呢。

 

瘫回椅子上的千手柱间觉得自己已经是个离不开弟弟的废宝宝了,可是弟弟不在家,在外面赚钱,他只能尽全力照顾好自己,以及安慰一米八的大宝宝明早弟弟就会回来。

 

扉间不会被外面的花花草草吸引视线吧,应该不会,他那么爱我。

 

柱间自我安慰完,勉强打起精神,吃起护卫买回来的蘑菇饭。

 

磨蹭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完美地将午睡时间蹭了过去,原因没提,但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只是因为扉间不在他自己睡没意思罢了。说来他也觉得自己矛盾,扉间在的时候不让他睡他都想不顾兄长尊严滚地撒泼要午休权利,现在扉间不在他自己却不想睡了。

 

其实他不知道,我们专门有一个形容词来描述他这种矫情。

 

熊。

 

对的就是上面这简单的一个字,包含了全部的玑珠。

 

随即就是下午的工作时间了。早几日他就被扉间安排好,每天下午都不必处理不着急的文件,只需接待其他家族还有大名来使或是其他国家的来使就好。甚至具体哪种使臣都会说什么、他应该怎么应对、大致会有哪方面的突发状况……也都排练了很多次。

 

甚至扉间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把斑叫来镇场。

 

鼓脸颊,虽然他真正下的决定扉间不会反驳,但扉间总会想让他将一切做到最完美呢。明明他也是会经常犯罪的人类,扉间却更希望将他捧到更高一层的神位——他真的很想赌气对来使都大方一些啊。

 

话到了嘴边多次却又咽下。

 

是啊世道艰险,人生苦难颇多,他想达则兼济天下……却无法忘记多个扉间殚精竭虑的夜晚,无法忘记扉间鞠躬尽瘁的每一刻……

 

所有人都知道千手柱间好说话,也知道千手扉间不在家,但看着他身后不远处好像在小憩的宇智波斑,又想了想将他们引到办公室的宇智波泉奈,想插科打诨的话也都收了回去。

 

斑坐在一旁看他按照之前排练好的应对所有来客,将吉祥物的本质发挥到极限。在所有人离开后,分别扮了红脸白脸的他们立刻换了副模样——他趴在桌子上假装自己和木头是一体,斑对他嗤笑一声捻了块带进办公室做下午茶的豆皮寿司。

 

他又想扉间了。

 

扉间如果在家,看他表现得这么完美一定会……好吧,不会亲亲抱抱举高高,也会不声不响过来为他按摩肩颈的,他现在腰酸背痛腿抽筋!!!

 

忍者之神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到底多么厉害,一心只想着弟弟会给的奖励。

 

 

眨眼就到了晚饭时间。

 

有家人没工作的人早已离开了办公室,整个木叶都燃起了炊烟,玩闹的孩子们也都不在四处跑跳。

 

午餐吃了整整一小时的千手柱间挥手与护卫告别,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感觉自己见到了很多平日不会注意到的景色,就如同眼前的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成长长的一条,异常形单影只。

 

他宁可自己是真的傻白甜,这样就不会因为与扉间不到一天的分别深觉人生无望。在今天之前,他从未想过扉间会不在他的身边——战争时没有,要建立木叶时没有,现在建了木叶刚半个月,有了。

 

世界上怎么会存在“任务”这种讨人厌的东西?

 

柱间不能更不开心,他觉得自己是个缺爱的宝宝,现在急需扉间的抱抱……要不亲亲也行……其实翻滚一场更好……为什么扉间还不回家?

 

回家就扑倒在床上的柱间,开始掰着指头倒计时扉间回来的时间。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他凭借数扉间将将睡着时,突然感受到了身边贴过来的带着水汽的温度。

 

蹭了蹭那个人,他终于沉沉睡去。

 

 

明天就是有扉间陪伴的一天了。

 

好梦,晚安。

 

 

END

叨逼叨:

发现越来越不喜欢打签……也许以后会只打自己的吧

也许有人注意到了我有段时间没回评,不过都有看,只是觉得没必要回啦反正是小甜文,我们都是给cp打call的

评论 ( 8 )
热度 ( 56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