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镜扉】足以相配

*题目已改,居然和我爱的太太的有点像

*现代au

*请看在小爆字数的情份上无视bug

@雨貓 


本来是脑完想过两天写……没忍住(*/㉨\*)我爱病娇

——————————————————————————————

近期的月之眼组织简直是风雨飘摇。

 

先是老一辈高层死去,接着新接手组织没几年的首领又将位置甩给了一个刚毕业的乳臭未干的小孩,后来新春风化雨解决了几项不大不小的难题刚坐稳位置时,却发现了组织里几颗钉子。

 

其中一颗还是他看上了、正在非常用心追的。

 

月之眼组织的这届首领叫宇智波镜,镜的心上钉叫千手扉间,听说两人当初还有一段渊源——宇智波镜曾经是千手扉间一段时期的学生——天知道一位前途光明的老师怎么就沦落到混黑的地步了。

 

别人不清楚,镜却在三天内拿到了自己想了解的全部资料,还是从警局内部拿到的内部资料。

 

千手扉间当年直接考的警校,毕业前一年就因为成绩太过优秀被选中成为便衣,同时还是卧底人选之一。镜第一次与扉间老师于学校见面,对方就是因工作需求去卧底的。所以两个月后扉间老师离开学校,并不是被调职而是自动请辞。

 

了结心中一大疑问,接下来该探索新的未知了。

 

毕竟刚开始他只是下意识地隐瞒了有内鬼的事情,然后派最信任的心腹挨个排查罢了。谁知这心腹本身就不喜欢扉间老师,兀自将扉间老师也加入了排除名单。最重要的是,扉间老师居然真的不清白!

 

镜曾经,除了心腹最信任的就是扉间老师了,虽然这个信任是建立在他对扉间老师有好感的感情基础上——他一直是把为对方冠上自己的姓氏为前提追求这个人的——谁知却猝不及防被戳了一下。

 

之前他一直没强迫扉间老师,现在却不得不释放心中的猛兽逼问了——问一问,他最爱的这个人,卧底三个月,到底有没有像那个山口组插来的内鬼一样传递他最在乎的组织的情报?

 

扉间老师的一切事宜,镜从来都是亲力亲为,即便证实了对方是警察派来的卧底也不例外。

 

因此,他亲手布置了囚禁扉间老师的房间,亲手将房间的窗户钉死,亲手将铁链铸在在铁床的栏杆上,亲手将心上人扒光用铁链铐住。

 

然后镜宣布闭关七天,并带了很多的情趣用具还有七天份的饼干水份,将自己和扉间关在了一起。

 

 

扉间觉得自己有点亏。

 

虽然他靠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美色成功打入了月之眼组织,谁知成也镜败也镜,他这三个月以来一点情报没传出去——镜黏他黏得太狠,他根本没机会完成任务——而就在他想继续潜伏的时候,居然被一个同是黑道的组织插过来的钉子连累,就这么暴露了身份。

 

不过虽然他没来得及放出情报,却也因为镜有些愧疚。毕竟他从一开始目的就不单纯,如果像曾经那样同任务目标没有感情还好,但这次任务中他和镜之间却有着曾经那想不到的缘分。当然,他一点不后悔,只是觉得有些亏欠镜而已。

 

那孩子眼里的感情,是那么炽热纯粹。

 

——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学的这么不入流的手段,拷问居然不是用酷刑而是用那些东西……这样的话,感情再炽热、内心再煎熬、被追求得再感动他也无法忍受啊!!!

 

扉间张着口深深呼吸,汗珠几乎汇聚成了水流,铁链的长度不长,他只能保持着大字型在床单上微微扭蹭,身体里热得好像要爆炸,甚至身下床单都渗着水。而在他这般难过的时候,镜却在他那模糊视线中好整以暇,还不停用手指在他的各个部位触碰。

 

“扉间老师,是卧底。”

 

“扉间老师,传出去过消息吗?”

 

“扉间老师,说的是实话吗?”

 

“扉间老师,背叛我了吗?”

 

……

 

——边碰还边问不知道想确认什么的问题!

 

扉间非常想用一句“没有过忠诚何来背叛”堵上那张絮絮叨叨的嘴,但他更清楚镜的性格——在他遥远的记忆中,镜还是很温柔的小孩,不过对“自己的东西”有种格外的偏执;镜长大后的重逢,他发现这个曾经的学生更执着于“在乎的东西”这一点,而他,就是镜最展露于外的“在乎的东西”。

 

所以他只能一遍一遍回答镜的问题。

 

“是。”

 

“没有。”

 

“是实话。”

 

“没有。”

 

……

 

 

扉间曾经亏欠镜,是因为月之眼的前任首领忙于洗白,为了不被背后捅刀才将老大的位置传给了镜——这一点是潜入组织后才打探到的,所以镜还未来得及做什么不可挽回的事——而他之所以潜伏,是想看月之眼背后的宇智波家想要彻底洗白还是一部分转入更黑暗的地下。

 

不知不觉,扉间勉强按镜投喂的频率“三次等于一天”来推断,计算出自己已经陷入情热四天了。镜一直盯着时间喂他食物和水,相对应的,提问的频率越来越快。所以他现在其实就等着这个偏激的孩子将自己折腾到失去意识,这样对方才会相信他说的都是实话。

 

镜用情//欲同时折磨两个人,他快感不断的时候,也多次看到镜下处挺立。可镜一直不动声色,每次都是他昏过去又醒来后才会看到对方那里消肿……虽然他被灌了药而对方没有。

 

扉间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宽了,居然还能在这种情况下想各种有的没的,大概那句作为座右铭的“只有服从理性,我们才能成为人。”说多了,真的将自己催眠了吧。

 

嘴上机械地重复已经形成记忆的回答,内里不断切换思路将注意力从身体上无法摆脱的反应上转移,慢慢的,扉间再度昏睡过去。

 

 

最后一次恢复意识,镜握着他的那里,疼得他怀疑对方用尽了身上的全部力气。

 

镜问他:“扉间老师,真的从来不曾背叛我吗?”

 

这一场折磨,消耗的是两个人的精力,扉间知道所有的问话中,这是唯一一次镜在真正问他,如果他这一次换了答案,镜真的会再度用力,让他承受人生不可承受之痛,反正镜盯上的又不是他的前面。

 

他看着这个已经不能称之为孩子的青年,深吸一口气,为黎明前的黑暗画上句号:“真的,没有。”

 

经此一遭,镜把扉间看在了身边——不是关起来,因为他自己就要到处跑——虽然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对方,却从不让扉间接触重要文件。

 

扉间能接触到的,只有镜自己;而每日的能做的,除了在昏睡时被带到专机上飞来飞去就只有常规的生理活动,以及和镜日久生情。

 

当然,扉间不曾违背原则,更没有忘记进入警校时宣誓的话语。

 

所以两人斗智斗勇很久。

 

直到最后警方凭借扉间经过千辛万苦传回的情报,一举将月之眼组织的老窝销毁,月之眼的所有人都被逮捕,包括一年前接下这个组织的新首领宇智波镜。

 

 

扉间以为他和宇智波镜彻底结束了。

 

自从任务结束,他除了将隐瞒了和镜相处外的全部经历整理成报告上交之外,再也没接触和月之眼案件的任何相关事宜。

 

所以他不知道,其实那一年的时间,宇智波洗白已成功大半,就差最后收尾。扉间这么一传递情报,刚好帮了他们最后一把,只不过这个忙有点疼。而镜,因为接任时间太短,没来得及有什么实锤,再加上家族运作,几乎是24小时拘留都没过就被保释了。

 

所以回归警局后因为升职,朝九晚五的扉间在下班被堵在警局大门口的镜赖上的时候,得到的“惊吓”远胜于“惊喜”。连纠缠都没有,扉间就让好像卸下重担的镜登了家门。

 

镜说什么组织没了他失业了,家族因为他没看好扉间惩罚他不给他工作,也不让其他企业收他blablabla……当然最初扉间是认为镜在骗人的,但是半推半就的枕边风听多了,再加上宇智波真的没来找镜回去,他就昏了头觉得是真的了。

 

回想整个事件的阴差阳错,扉间叹了口气,很心平气和地对镜说“我这里有空房间”挽留了无家可归的镜。

 

 

然后扉间发现,小狼狗成功入驻,收拾出来的客房却从无用武之地——果然,他又被镜这个犯起病来不正常的狼孩子给骗了。

 

每日腰酸背痛的扉间不禁冷笑。

 

——没家了?失业了?

 

——好解决。

 

于是恰逢情人节,宇智波镜发现他的扉间老师准备了三袋子的礼物拎回家,他简直不能更惊喜,特别配合特别听话地睡前才和扉间老师面对面坐在床上拆开。

 

他终于见到了三个大袋子的内里。

 

里面都是满满的试题。

 

也满满的都是他的扉间老师为他的未来做出的最有诚意的规划。

 

——没家了?失业了?

 

——住我家!学习考警察!

 

 

END

叨逼叨:

[白玫瑰]花语很多,基本就是文章重心,不过因为和太太的有点像就改掉了,反正题目不是很重要

温柔的人黑化变病娇、还有强迫与不服从的设定太戳我自己了

还有忠犬和小狼狗的即视感也是

又,接下来应该会写一两篇拉郎吧_(:3J∠)_

评论 ( 6 )
热度 ( 47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