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柱扉】倾注全部的爱

*原著背景

*抬眼看尾巴

* 喝多食言的补偿


脑洞是七月底产生的,曾经写过类似的其他cp,所以……为了保持不写相同东西的理念,此篇走十分之一的可爱风

———————————————————————————————

千手扉间夜不归家好多天了,废寝忘食地泡在实验室。

 

他的兄长千手柱间很担心他,不过又带着一些诡异的得意——毕竟扉间这么呕心沥血就是为了他——千手柱间,火之国木叶忍村村长,莫名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迷你柱。

 

身体虽然变小了,其余却没什么变化,尤其作为忍者最重要的查克拉,拥有量一点也没降低——木遁查克拉极为活跃,虽然现在柱间还未展露出什么控制力不足,但以迷你身躯掌握庞大的查克拉量,隐忧太多;而且性格也有了变化,身体小了心眼也小了,曾经很多大而化之的东西他全部在意了起来;变化并不明显,最在意他的扉间却完全没有忽视。

 

柱间逐字逐句自己在心里重复扉间的话,还随心意加上了“最在意”。

 

啊,这么多天了,他还是先将扉间叫回家休息吧,这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

 

某人仗着身形小,避开了属下还有守卫忍村的警戒力量,操纵着一条木遁集成的小龙,站在龙头迅速向弟弟的实验室赶去。

 

 

扉间其实早就感觉到了疲惫,但是出现问题的是他最重要的大哥,他还是强撑了几天——直到现在他真的没有了精力,为保证研究的准确性和安全性,他准备回家休息——结果头晕脑胀一出门差点踩中他大哥。

 

经历千难万险,整个人被沿途草叶子染成绿色的他大哥,一点也没有他刚才的惊心动魄魂不附体,解除了木遁,曲腿一跳扑在了他的毛领子上,并以“哈哈哈”表达自己安全着陆的喜悦。

 

扉间手端在柱间下面生怕他掉下来,而被护着的小人极为自在,还揪着扉间的毛领子擦身上的叶绿素呢——作为弟弟的特别想把放肆的十厘米拎下来扔掉,但还是心疼,没付诸行动。

 

——跟你讲要不是你是我大哥!!!

 

回家稍微洗漱,稍作休息,扉间一觉醒来就看到书桌前,他大哥用木遁撑住小身躯,力拔山兮抱着毛笔笔走游龙地签下大名。

 

近期公文,也是扉间和两个参与创立木叶的宇智波共同处理的——目前柱间变小的事情,只在木叶那个半成不成的高层流传,外界只以为他是在闭关——而千手柱间只需要看完意见之后同意的签个名,就当作处理完毕了。

 

变小了之后,因为客观因素影响,兄长不能去赌场就老实了不少,还会主动完成工作……要不是隐忧太多,扉间真是特别希望让兄长的这个状态保持到永远,至少这样他少操不少心。

 

他一出现,柱间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村长收回木遁,然后蹦蹦哒哒地像只跳蚤来回挥手示意,还扶着身边注满水的水杯摆pose邀功:“扉间,来喝水,休息好了吗?斑送来的公文我都处理完了~”

 

扉间将毛巾挂在脖子上,领情端起了杯子一口灌下大半杯水。放回杯子的时候,他牙疼看着柱·智深·大哥·间双手用力捧起水杯合上扉间留下的水印处接着将剩余的一点点水喝完。

 

——对,就是这样,他大哥变小之后没有其他影响,吃好喝好查克拉稳,就是无法控制个人的心思情绪。控制力一向是多方面同时的问题,情绪都控制不好,他当然会担心兄长的查克拉控制力,进而更担心他的安危。

 

比如说占有欲方面,过去他们一直是很有默契的,一切顺其自然,直到顺理成章在一起。反正他们兄弟互相之间最在乎的就是对方,这份感情,掺杂着全部的亲情,还有少许珍贵的爱情,总之全部注意力都是对方。

 

但现在他大哥将心思全部爆发出来了。

 

两个人一定要喝同一杯水,唇印印在对方的上面;吃饭要同一副碗筷;甚至他日常和宇智波们互相嘲讽的时候,从来拉架打圆场的大哥,现在一直从他的角度发表看法……所以他和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都收敛了不少,且状态要持续到他大哥恢复。

 

 

招来一个亲信将文件送回火影楼,兄弟二人该去吃饭了。

 

刚洗完澡,再加上扉间的本体并不是毛领子,柱间跳上来坐肩膀的时候,并没有毛领子隔离肌肤的接触。柱间将手按在扉间露出的脖颈,手指像在弹琴一样滑来滑去。

 

扉间虽然不适应,却不敢刺激大哥脆弱的神经,只能忍耐似乎要钻到骨子里的瘙痒,还有从颈项顺下来的微弱电流。

 

柱间亲了亲他的脸——距离唇角又近一公分。

 

 

柱间说晚上了该洗澡了,扉间准备茶杯倒入热水,然后被硬逼着看大哥泡澡。

 

光溜溜的兄长大人指着胸口的小红点:“扉间,你猜这是什么?”

 

芝麻那么大的东西就算是忍者也认不出来啊……扉间诚实表示:“不知道。”然后又被逼着猜了两次,据答案拥有人宣判,离真相一次比一次远。

 

最后扉间没办法了,只能询问水凉了还不出来非让他继续猜的大哥可不可以使用道具——得到了肯定回答,扉间回屋拿了个放大镜——透过镜片,他认清了“千手扉间”四个字。

 

与其说是感动或是震惊,倒不如说是生气。

 

想要留下永不消磨的痕迹的办法有很多,可兄长偏偏选择了最痛苦的一种:他将扉间的名字刻在了胸口,血迹还未干呢所以字是红色。

 

却又被柱间的话削没了脾气。

 

“痛?是有一些,可是我又不像扉间那么聪明发明出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只能用最深刻的办法达成目的……我知道,我疼,扉间会比我更疼,这样更能明确表示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啊……所以扉间,你爱我吗?”

 

 

真是太犯规了,问爱不爱什么的,答案不是只有一个吗?

 

一直看着我的你,和一直看着你的我。

 

我们身上留着相同的血脉,从最初就是一体。

 

 

扉间拉开衣襟,在相同的位置用指尖划下“千手柱间”的名字,用行动回答那个他们早该定下关系的回答。

 

当然是……“爱”啊……

 

 

小剧场:

迷你柱間看著扉間的睡顏,硬了

怎麼辦呢

一手握住,一手揪着扉間一撮頭髮....

 


END

叨逼叨:

 @雨貓 看繁简

报告,又是一个奇怪的柱

其实柱一病真的特别戳,尤其戳我自己

——有着宽广胸怀的奉献型人物,变成占有欲爆表想要的一定到手的病娇……对不起,君子真的弃疗了

评论 ( 6 )
热度 ( 65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