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斑扉】自古套路得人心

@若何一定会回来的 提前生快~

*想到了怎么形容这俩人——恰拉斑X恰拉扉(╥╯^╰╥)

*学生时代


套路完满,皆是狗血

———————————————————————————————

千手扉间一睁眼就看到床边盯着他看的宇智波斑,很是懵比,习惯性开怼。

 

——你瞅啥?

——瞅你咋地?

(并不)

 

“你怎么在这儿?”

 

对方单手撑脸斜勾唇角:“刚刚在办公室你发烧昏倒,我把你送到这里。”

 

千手扉间这时才发现他是躺在医疗室的床上而非原以为的家里,现在也不是早上而是正午,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很显然对方说的是对的。

 

他清了清嗓子,微微侧脸:“……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别光说,拿出点实际行动。”宇智波斑满不在乎地探了探他的额头,“快点好,这一次的晚会策划方案还没定好呢——看来温度正常了,校医水平还不错嘛。”

 

宇智波斑擅长把天聊死。

 

得出以上结论的扉间将给出的感动收回一半,决定今晚熬夜也要将策划案设计完毕。谁知离开医务室回到学生会办公室的时候,学弟们各种关心他的身体之后,说宇智波会长已经将工作带回家了。

 

好像又有那么一点感动。

 

 

千手扉间虽然是宇智波斑的下属,两人的日常却是互怼模式。扉间也不知道斑把他安排成直系下属是怎么想的,反正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不会让自己看不顺眼还天天持反对意见的人呆在身边天天堵心,同样的能力有不同的位置可以安排,大公无私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并非没想过是不是因为自己大哥的缘故,不过宇智波斑和他一样,在这方面都是就事论事的人,从不会因为私人感情做出什么刁难人的事,所以他们两人平日里也算和谐相处。

 

很快就是送别上一届毕业生的晚会了。

 

大学生都是成年人,所以晚会被设计成了正规的宴席形式,每位与会人员都需要身穿礼服,走红毯进入礼堂,还需要带着舞伴。

 

扉间有些犯难,倒不是他找不到陪同人员,只是他也算是木叶大学的风云人物,拥有相当规模的后援团——表妹桃华早已被她的男朋友预定,他实在找不出比较熟悉的、无法被后援团进行屡禁不止的校园欺凌的人。

 

说起来……

 

扉间盯着办公桌对面正处理报告的人——斑是怎么解决舞伴问题的?

 

 

一直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扉间难得破罐子破摔,他想着反正开舞和他无关,干脆就直接自己入场算了。

 

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他作为压轴人物之一入场前的三分钟,宇智波斑从外场进来,直接站到了他的身边,还屈起胳膊示意他挽上去。

 

扉间侧头一看,才发现对方之所以这么晚才赶来是因为之前去做了形象设计。身上的正装款式与他的相似,不过他的是黑色对方的是白色;一对墨蓝色的袖扣也与他的红黑色袖扣相对应;甚至他们的胸针都是一模一样的!

 

总之那一天扉间虽然完美地完成了镇场任务,却是一点记忆没留,满脑子都只想着两人的装扮。

 

晚会结束后他拦着那人问了一句,对方只是侧头看了他一眼,答不对题:“哦,只是看你连舞伴都没有,陪你走一下而已。”

 

——哈?这个家伙!!!

 

 

扉间在非课上非工作时候,都是看书打发时间的。他看书的涉猎范围很广,或者可以说,没有他不看的书。

 

所以这也是他勉强与会长保持和平关系的原因之一——宇智波家有一整个大大的书库,里面有很多险些失传的孤本——作为被宇智波斑视为自己人的学生会一员,他可以尽情在宇智波家人的招待下自由徜徉在知识的海洋。

 

甚至宇智波家还在一直购入新的书籍,这让扉间感受到了一点欣喜,也有一些无奈。不过有学校图书馆有这个私人书库可以让他看,他还是很平常心的。

 

难得一次,宇智波斑没有忙于家族事务,而是拿了本书坐在他对面,两人相对无言自我沉迷一上午,中午吃饭斑说带他一个。

 

他推脱了几遍,却被对方更强硬地拒绝了。

 

然而道歉时,宇智波会长头不抬眼不睁:“宇智波家不差你一口饭。”

 

所以说,虽然对方的嘴始终不饶人,但他到底是不是想多了?

 

 

扉间带着疑问重审两人的相处模式。

 

感觉一切正常。

 

——早晨醒来,自己做饭吃,然后坐电车去宇智波家看书;午饭是带的便当或是干脆不吃;斑如果难得在家就是两个人对坐看书一整天,晚上他告辞回家。

 

这是休息日的标配。

 

——早晨醒来给对方发条消息叫他起床;同时到达校门口,结伴去往学生会办公室;每日的选课都是一样的,他们的智商足够支撑同样的大量课程;中午一起在食堂吃饭,偶尔宇智波家会送来便当;下午一节大课后,是各自的社团时间,不过会保持联系;社团后会从相邻的部门出发一齐回到办公室处理公文;处理公文期间会吵几架,勉强保持结论一致;晚饭多半是坐宇智波家的车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由自己做;吃完饭,两人互对一下第二日的行程,对方告别回家。

 

这是月曜日到金耀日的常态。

 

奇怪,到底哪里不对劲呢?难道是工作日太忙了?

 

 

很久很久以后,扉间才在自家大哥打电话问他独自一人在外生活怎么样的时候发现,他早就不知不觉间退掉了那个越来越少住的公寓,搬到了宇智波斑的家。

 

甚至在他们兄弟打电话的时候,斑就坐在他的身边,听他突然顿住的语音,带着漫不经心的脸看过来,还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他随意敷衍了一下单纯的大哥,挂了电话。

 

然后放下了手中的书籍,转身正坐在沙发上看沙发的主人。

 

那个人明显听到了他和兄长的全部对话,也知道了他的想法。脸上挂着似是嘲讽似是满意的笑,也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过身,语气理所当然:“毕业我们就结婚。”

 

——结什么婚啊他刚被你骗到手好么!!!

 

 

千手扉间

 

被宇智波斑套路了几乎一整个大学生涯

 

现大学即将毕业

 

成功将自己送了出去



END

叨逼叨:

捡不回的学生时代啊啊啊

讲真还有少女心这个东西么我

去睡觉

评论 ( 13 )
热度 ( 138 )
  1. 微笑吧妍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2. ClaudiaK关若何何何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