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火影】阅读火影忍者1

预警:

开了好久的脑洞,现在头毛快掉秃。

想尝试阅读体以及练习写对话,选择让某些人来自同人世界还准备写隐晦cp线,是因为……貌似这样会简单一点点吧(╥╯^╰╥)具体看我自带小尾巴

看过我文字的应该知道我敲字风格

宠扉宠鸣!

不知道多少人会看,灵感也不确定,更新频率更是未知


———————————————————————————————

他们好像是一瞬间就到了这个屋子。

 

站在一字排开的八把椅子前的人们面面相觑,显然他们都是同期到达,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有可能是有人在演戏也说不定。

 

他们互相打量着,间或还用余光扫视周遭环境

 

——两个孩子、六名大人。

——全部拥有查克拉。

——感知范围无法超出目光所及之外。

——除了八把椅子和椅子前的光板外并无其他东西。

——身上物资不多。

 

……

 

金色头发的孩子一脸无措却强装镇定,不停环顾四周,时不时还会自以为隐晦地盯着樱色头发的女性、独臂的宇智波忍者、带着面罩的银灰色头发男忍看。

 

蘑菇头孩子倒是气度非凡,身上还带着战场厮杀后的痕迹——他也是下意识就与其他人保持距离的人之一——此时他正注视着另一对背靠背站在一起的银发忍者以及一名同为宇智波的黑长炸忍者。

 

一名忍者带着独眼面具,看不清神色。他身上的袍子印有红色祥云却并没有带出安心的感觉,反而是让人看到的瞬间就从心底蹿出一股凉气。

 

被金发孩子打量的忍者之一并未理会那不带恶意的视线,反而在审视那个面具男,不过因为同样挡住了脸的原因,也是无法从露出的独眼中看出含义。

 

樱发女忍捏着拳头,看到金发小孩的一瞬间眼中爆发了强烈的惊喜,却碍于其他人没动弹只好按捺下来。不过她的表现明显是要在其他人动弹的瞬间冲到小孩身边去。

 

独臂的宇智波男忍也是漫不经心扫视了一圈之后,下意识就开始用视线追逐金发孩子的身影,脸上一派不动声色。

 

至于那对互相对视一眼就背靠背提防他人的忍者,他们好像是有什么能认出同伴的秘笈,总之他们很快就确定了对方是自己的同伴,迅速结成了伴。

 

 

“啊呀呀~好奇怪啊~”带着面具的男人扭着身体,“居然‘倏——’地一下就到了这个地方~看来应该早点出去,外面还要打仗的~”

 

“——打仗?”蘑菇头的孩子眼神一下子就阴沉下来,毫不畏惧沉重地气氛插话,“你们那里也在打仗?”

 

“战争这种事情……哼,不过就是来杀死幼童的罪恶……”

 

他毫不客气地就将那个像是误入狼群的羊一样、看起来被保护得很好的金头发孩子护在了自己身后,颜如厉鬼,仇视般看向那群大人。

 

“我们没有恶意。”听了他的话,原本与黑长炸忍者背对背警戒的银发忍者瞬间就舒展了紧绷的身体,回应,“我们也是一回神就在这里了。”

 

原本神色如冰霜的男人笑如春风,还有些小心翼翼。

 

“我是千手扉间,这是宇智波斑,大哥……既然你还是小孩子,看来我们不是来自同一个时间——那么,我们不如先都坐下来,做个自我介绍?”

 

 

——千手扉间那不是木叶的二代目吗?为什么和四战时见到的不太一样?大哥?那不就是千手柱间、木叶初代目?还有宇智波斑,那不是四战的敌人吗?

 

樱发女忍内心疯狂OS,跃跃欲试想把那个无措的金发孩子扯到自己身边。

 

——还有那个明显没有四战时狂傲而是沉静下来的佐助,怎么就突然断臂了?二代目说不是同一时间段,也就是说那个真的是鸣人?不是刚刚还在她手上险些抢救无效死去的、被抢走九尾的鸣人?还是个孩子的鸣人?

 

春野樱感觉压力山大,勉勉强强笑着,微微弯腰对漩涡鸣人招手:“你也听到了那些话吧?我是樱,鸣人,快来我这里。”

 

鸣人眼睛一亮,虽然还有些忐忑,不过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穿过千手柱间意味着保护的手臂跑到春野樱身边。他的神情明显是高兴的,还有些羡慕:“小樱?你真的是小樱?那那边一定是佐助了?还有卡卡西老师?你们都是大人了啊!怎么只有我还是个小孩子……那个那个,小樱,你那个时间的我是不是已经长成可靠的大人了呢?……”

 

“嗯”接话的是踱步过来的宇智波佐助,非常认真地回答他,“你是拯救了全世界的英雄,未来还会是木叶的第七代火影。”

 

“你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实现了你自己的全部愿望。”

 

樱听得眼前一热。

 

太好了,佐助是未来时间的佐助,鸣人没有死,战争会胜利……真是太好了。

 

旗木卡卡西也不再盯着那个面具男,而是走到了自己学生身边。他将手搭在了樱的肩膀上,露出的眼睛弯成月牙儿:“真是太好了呢,樱。”

 

他根据樱额上和五代目一样的菱形痕迹,初步判断出了樱的时间比他所在时间段晚上一些。

 

鸣人听到了刚刚从波之国一起回村的生死之交的朋友这么真心实意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被肯定的开心。他竖起大拇指笑得见牙不见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本大爷坚持下去一定没错的!坚持到底就是我的忍道!”

 

 

“哦?看来战争的其中一个可能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你们愿不愿意跟老人家说一说……啊呀,斑祖宗在呢,我不能说自己是宇智波斑了……你们叫我原来的名字‘阿飞’吧,愿不愿意跟阿飞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人家刚刚宣布四战开始呢~”

 

面具男阿飞打断了他们温情脉脉的相处场景,却又被人接了话茬。

 

宇智波斑在千手扉间去与兄长沟通感情的时候,在这个周边都是虚无的地方转了一圈,在光板后面发现了一张字条。

 

“对未来的关心就到此为止吧——我就不信你们都没发现查克拉无法使用。”他嗤笑一声,没理会那个唯一天真的金发小子被镇压的惊恐呼喊,“把我们带来的人留下了字条,不如诸位一起来看看?”

 

 

一共八个人,那八把椅子就是为他们准备的不错。

 

现在那个人禁止了他们使用查克拉,还要求他们自由选择座位,在光板——哦,据说那叫“光屏”——上看一个东西。只有看完才可以离开。

 

无法使用查克拉,也就是让他们这些忍者成为了无法自主挣脱这个空间的、像武士一样的、最多更强壮一些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可是看的那个到底是什么?什么东西可以让字条的主人费这么大周折,将他们聚在一起就为了看那个东西?甚至还是不同时间段的他们?

 

 

排座位的时候也颇费了一番周折。

 

宇智波斑不允许千手扉间离开他身边,千手扉间放心不下幼年状态的千手柱间,宇智波佐助要挨着漩涡鸣人坐,春野樱还对来到这个房间前鸣人的生死未卜放不下心,坚持要坐在漩涡鸣人的另一边……

 

最后旗木卡卡西看着还是刚宣布四战的宇智波带土,知道对方自称“阿飞”,是因为并没发现他自己已经在所有经历过四战人眼里自动卸下马甲,叹了口气,没有直接拆穿:“……阿飞,你坐在我旁边吧。”

 

于是最终座位是这样安排的:

 

千手柱间、千手扉间、宇智波斑、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春野樱、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带土。



TBC

想喷血的叨逼叨:

 @雨貓 

终于交代了一下下……

然而还没说清楚阅读的要求啥啥的,都不敢借鉴怕不自觉抄袭只能自己想

有BUG请通知,尽量圆回来

cp线想藏着写尽量正剧不是爱来爱去,所以就不打签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