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关注请慎重,记得多看两篇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

【斑扉】鬼使神差Ⅱ

*想尝试看能不能三更,今天比较疯, @雨貓 

*能短写绝不拖长

*原著背景平行世界au,ooc预警


前篇无关,脑出花了的四战斑x幼仔扉系列,有过点名自行认领~

———————————————————————————————

如果六道仙人给了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总之宇智波斑是一把抱起面前团子样的泉奈将头埋在弟弟的怀里,泪水止不住地流淌。

 

若是较真说算,他这一生从不后悔。

 

就算他失去了弟弟、失去了挚友、被虚妄的幻境蛊惑,但一切的决定都是他自己做下的——经过深思熟虑,经过不断完善——所以他不后悔,也任由后人评说。

 

说他宇智波斑是个枭雄也好,说他宇智波斑卑劣无耻也好,说他宇智波斑是个被负的伤心人也好……那都是别人眼中的形象,与他宇智波斑本人无关。

 

不过虽然他是这么想的,但能有机会弥补遗憾他也不会拒绝,即使这个世界,并不是他的过去。

 

 

醒来的世界就像是他心目中的“月之眼”,完美到了极致。

 

这里的人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没有战争、没有废墟、没有荒芜,幼有所依老有所养,人与人和谐相处,仿佛是无法复制的伊甸园桃花乡。

 

宇智波族人都在,兄长们都在,他不再是需要成为顶梁柱的长子,而是泉奈最为信赖亲昵的三哥。

 

他忘了,世界既然和平了,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比如邻近的千手族长携夫人以及长子次子前来拜访。

 

猝不及防的,他看到了前世的挚友,还有扉间。

 

 

斑与柱间相识于年少。

 

战乱时期,他们无法互通姓氏,叫着对方的名字加深了交情。面对着战争的感伤、对和平的妄想、失去兄弟的悲痛……统统可以在对方面前展露出来。后来他们断交,又在战场相遇,他们会不由自主抛开他人展开一场又一场痛快的战斗,悄悄对对方留情。

 

但是后来一切都被战争毁了。

 

他失去了最后的、唯一的兄弟。

 

疯狂了很久垂死挣扎了很久,在柱间的坚持、族人无声的祈求下,他终于同意了结盟,宇智波与千手联合,开创了新格局“一国一村”制,成立了木叶村。

 

建立木叶的过程中,柱间常常让他仅剩的弟弟千手扉间来帮手。

 

千手扉间他不熟悉,不过看对方时而望来的视线都带着憎恶防备,也不过就是个小人物,一点也没有柱间的胸襟。

 

他与柱间相反,一向是不在意那些无关紧要人的。

 

不过后来与柱间相处多了才发现这个人毛病也不少,比如他就从来都是自己处理两人份的公务,完全逮不到柱间的身影。而工作忙完了这个人又会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勾肩搭背邀他喝酒。一次终于抓到了人,这个人求饶“斑我是真的不擅长那些东西这样吧我下次带个人来全权委托他处理”。

 

然后,千手柱间带来了千手扉间,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开始朝夕相处。

 

 

回神的时候是被身旁的弟弟拽醒的,原来他不知不觉就盯着对面的白团子陷入了回忆。

 

扉间一看就是过得很好,比起前世柱间说的幼年,现在的他健康多了,虽然还是不胖不过明显是正常这个年岁的体型。

 

泉奈看看对面扉间又看看他:“斑哥喜欢对面的弟弟?那泉奈也喜欢~”

 

他抬手摸了摸泉奈的脑袋,向对面露出一个得体的带着歉意的笑容:“抱歉,贵公子实在是可爱,我忍不住出了神。”

 

还没等千手族长或夫人回复,柱间就拉起扉间的手特别骄傲地响应:“对吧,我就说扉间最可爱了!不过你弟弟其实也不差啦~”

 

他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藏住了对战争的恨。从没想过柱间居然也是个弟控,战争到底改变了多少人的性情。

 

“当然,泉奈也很可爱。”

 

 

从那一次之后千手和宇智波的来往就多了,尤其是千手族长夫人再一次有孕之后,因为两家离得不远中间只有空地,柱间自己就可以带着扉间来回。

 

柱间是个活泼性子,泉奈虽然乖巧却也坐不住,于是经常就是柱间带着泉奈到处跑,他旁边端坐着扉间安静喝茶吃点心,有时还会带几本书来看。

 

他不看书,却时常盯着扉间入神。

 

他忍不住去回忆与对方相处的前世。

 

那时的他对扉间可没有这么友善,他眼里只看的下柱间,心里只认同柱间能与自己比肩,所以对扉间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哪怕对方受千手族长委托全权处理一切事宜,他都会时不时故意找点茬难为对方一下。

 

不过他没想到千手扉间是个倔强的人,一次说不好,再不会有同类型的问题出现;他站在强者的角度去扭转对方的考虑,扉间就真的会抓紧一切时间增强实力想与他们站在同一层面考虑问题;甚至对方还是个与一般男人不同的、心思细腻的人,搜罗出不少制度上或与外沟通时的漏洞……

 

他发现了扉间的优点,起了一些心思,却清楚知道所有的可能性都被曾经的自己扼杀了。

 

 

“……斑兄长、斑兄长……”这一次他回神是被扉间叫醒的,小孩眼带着担忧望着他,与过去完全不同的神情让他彻底清醒。

 

“……我没事,扉间。”他朝对方笑笑,掩饰了自己全部心思专心与扉间交流,“我只是太无聊了在发呆。”

 

扉间的表情清楚显示出不信却没说出口,他揉了揉面前的小脑袋,然后在带着泉奈回程的柱间的“斑你在对扉间做什么”咆哮声中大笑着放开手躲避柱间的袭击。

 

前世的“求而不得”与现在无关,更何况还有之后。

 

 

这个没有遗憾没有痛苦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他一边感慨着,一边突然侧翻躲开插向原落脚地的木遁,柱间刚刚觉醒木遁就动用了自己还不熟悉的力量来追杀他,看来这次他向扉间求婚真的是惹到对方了。

 

不过扉间都答应他了,被千手剩余三兄弟围攻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更何况泉奈刚去找了扉间,两位兄长拦住了板间瓦间,他只要撑到扉间来,就勉强算是熬过了大小舅子的考验。

 

居然真的能求婚成功还被双方家长乐见其成,不枉他从第一次见扉间起就毫不掩饰对对方的照顾以及向往。

 

他和扉间,是弟控的柱间也不能分割的一体。

 

 

上辈子的他,离开了木叶。

 

他一边计划着自己未来的行动,一边派出绝探听木叶的消息。

 

木叶建立忍者学校了、木叶参加一战了、柱间离世扉间继位二代目了、木叶建立暗部制度了……最新一条消息,木叶二代目为掩护弟子,战死沙场。

 

扉间死掉了。

 

他躲在外面心痛着期待自己能成功建立“新世界”,用余生放弃去爱扉间。

 

却“舍而不能”。

 

 

他们并没有所谓的娶嫁,新婚典礼上,他对着痛哭流涕和剩余弟弟一起狠瞪着他的柱间,立誓会好好对待扉间,绝不让扉间受一点委屈,婚后会听扉间的安排,扉间想回家住他一定不阻拦……

 

兄长们和泉奈也在一旁以世交、连襟的身份劝着。

 

扉间温柔地抱着他的兄长保证自己会过得幸福。

 

……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见钟情,实际他是将“爱扉间”这事融入了骨髓。

 

所以他费尽心机耍尽手段也要将扉间得到手,最终他成功了,为自己的感情谱上了完美结局。

 

整个过程,是他的一生。

 

这大概可以总结成“不得而惜”罢。



END

叨逼叨:

都不知道怎么给你萌预警

——说虐?那都是曾经了,这一世很甜。

——说不虐?好像对于你萌来说前世就是一把刀子……

嘛,反正一正剧风就没几个看的,无所谓了

去睡觉

评论 ( 16 )
热度 ( 76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