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柱扉】小小夜曲

*与上篇非前后文,也是两种风格

*修仙加更是为了庆祝有cp——惊喜不?

*我流吸血鬼,ooc预警,全篇私设


我这么棒棒还不来抱抱我夸夸我

———————————————————————————————

“给我吸一口吧扉间?”

 

“不行。”

 

柱间幽怨盯着扉间穿梭在各个实验器材中的身影,吼间发痒。

 

想吸,想日。

 

但是扉间说不只能继续等待。

 

郁闷。

 

 

柱间是个很宅很宅的吸血鬼王,日复一日老老实实地蹲守在自己的地盘。

 

但是认为自己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很容易自行脑补——有迷路的人闯进柱间的地盘了,他明明是想引路,却总会被误会;还有人类来到他家想寻宝,他明明只是想警告一下,却被吓破了胆的人类传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别闹了,他明明是血族好不好。

 

常年蹲在家确实无聊,不过自从有了谣言,柱间多了不少乐趣。

 

简单解释的话,就是:总有几个刁民想害朕。

 

当然,每次都是他获胜,而且看着那些人或是泪奔或是连滚带爬跑走也是挺有意思的。

 

多次反复之后,整个城市里都没人再敢自信满满前来找//虐,柱间和城市再度回到了曾经诡异的和平,直到一个新人的到来。

 

 

扉间得说,自己不是来斩妖除魔而是来寻亲的。

 

但是热情的居民们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小伙一看就眉清目秀身高腿长膀大腰圆天生异象……你一定是来拯救我们出苦海的!——虽然扉间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那个“恶魔”到底给了他们什么实锤。

 

算了,反正那也是他的目的地,不解释了。

 

面无表情一看就特别可靠的白发红瞳小伙,默默心累着。

 

 

柱间也没给扉间说话的机会。

 

他以为又是个来陪他玩耍的好孩子。

 

于是他收起了扉间腰间(被居民送的)匕首,脖子上(被居民挂的)十字项链,背包里(被居民塞的)圣水,却没放扉间离开。

 

——他对这个人(和血)一见钟情了。

 

 

一开始没机会说,现在有机会说了,扉间却发现自己没法开口。

 

这事怎么说?大哥你好,我是你爸爸和人类女人生下的孩子,这次是来寻亲的,身上东西都是森林外居民给的和我无关?

 

呵,反正他要是站在对方立场,俘虏这么讲他是不会信的,多明显的趁鬼之危。

 

总之还是先取得对方信任证明自己未来的解释所言非虚吧。

 

被有求必应的扉间没有半点犹疑张口就要了一整套实验器材,他想做出血液的替代品让对方于人类无害,这样才能戳破谣言还对方一个清静——然后打消了误会的他才能真正认亲。

 

计划通,开始实施。

 

先抽一管对方的血显微镜观察一下看看红细胞有没有异变吧。

 

一管不一定够,多加一管好了。

 

不,两管也不一定够……

 

 

那个最初只来得及自我介绍叫“扉间”的好孩子的血,对他有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就好像很久之前闻过的一种味道……是谁呢?

 

与世隔绝独居太久,他都不记得了。

 

——说起来,扉间为什么要自我介绍?

 

将问题随意抛之脑后的柱间兴冲冲去找埋首器材的扉间,却被对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玩耍”“谈心”“吸血”等提议,不舍得用自己远超人类的体质强迫对方,柱间只能郁闷地蹲在房梁上看扉间醉心实验。

 

渐渐地入了神。

 

他用目光描摹这个严肃认真的年轻男人。

 

口中念念有词的是他听不懂的术语;不断奔波在各项器材中,有时又会站在某个器材前一动不动等待许久;银色短发许久不曾打理蓬成一团,却乱得可爱;白色的大褂裁剪得当,贴身覆盖在对方的黑色高领毛衣外……

 

“扉间”他呼唤,在对方循声望来时摆出一副考虑许久的样子,“我将指甲毛发都拔给你……你让我吸一口?”

 

对方镜片下犀利的眼瞬间死鱼:“交易不成立——不过血可以再来一管。”

 

乖乖跳下去被消毒抽血。

 

所以他很奇怪扉间的态度啊,信任他亲近他,却不同意和他交往不让他吸血,不知道吸血鬼的爱情和食欲挂钩嘛?啊~扉间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扉间一开始是真不明白“吸血”的真正含义的。

 

他是混血又不是真正的吸血鬼,还没被父亲教导过,完全不知道吸血鬼的事。所以柱间说“吸血吸血”,他除了知道柱间可以从血液中得知血缘关系,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而这唯一一条足够让他拒绝对方了。

 

他还没洗清“罪名”,实验即将成功,等一切结束他就交代清楚前因后果。

 

然后因为一只蚂蚁,同批十支试管内合成物成功九支,唯一一支失败的,就爆炸在扉间面前。

 

 

扉间生命垂危,柱间不得不咬他又喂血将他转化成血族,结果血一沾嘴就知道为什么扉间既不答应他的追求又不给他血了。

 

扉间是他的兄弟。

 

难怪觉得味道熟悉,很久很久以前,他刚接受初拥,父亲血液的味道就是和这个类似,只是扉间的血对于他来说还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更加证明了他们是命定的爱人。

 

嘿嘿,美味的爱人。

 

虽然他还没尝过。

 

 

扉间醒来就看见了床边消沉的柱间,当即知道柱间得知了真相。

 

他无奈地笑:“这次不想着吸血不想着追求了?”边说着,边仗着自己变成血族身体愈合快,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被柱间猛地扑倒。

 

——“没有了人类的规则束缚,我们是不是可以自由地……?”

 

 

柱间被拍开。

 

他忘了,人类的时候扉间都是拒绝他的,现在是吸血鬼了更是能武力拒绝。就算扉间有着同样的心思他也不想从互通心意一下跳跃到嘿嘿嘿。

 

因此,他们继“吸血”之后又开始了“嘿嘿嘿”的攻防战。

 

 

——“扉间,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兄弟的?”

——“人类有一项发明,叫照相机,父亲当年回城堡照过你的那张油画。”

——“……哦。”

 


>>>>>>> 

小剧场:

(最初设想)

柱间对扉间一见钟情,强制做

做完,觉得很美好,然后收拾扉间的衣服发现了佛间和扉间妈的合影,,,

土包子柱被人类发明暴击

然后收拾收拾破碎的心脏,继续没羞没臊的生活


END

叨逼叨:

 @雨貓 Surprise~

嘿嘿嘿一直忍着没说,我把这个if也写出来了~

哪一个脑洞都舍不得丢掉,吸血鬼paro貌似还有两个,然而还真不确定什么时候写出来

评论 ( 10 )
热度 ( 78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