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关注请慎重,记得多看两篇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

【斑扉】当前程似锦碰上震古烁今

*已修改补全

*昨个儿(其实习惯将睡觉前称为“今儿”)倒霉透顶

*被安慰“像主角”,就做点主角会做的事

*第一次双更但愿没榨干脑细胞,半灵光的逻辑还在

中式古代背景、重度ooc、无时间线……还有啥后面提出唉都是固定毛病感觉没救(升天

———————————————————————————————

千手扉间是一位普通的隐世家族的道士,哦,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普通”。

 

毕竟他们这个家族除了夜观星象就是掐指算命——王朝的命国家的命,或者说,天下苍生皆可谋,谋算命局——然而说得这般高大上,无用。

 

所谓隐世就是自己窝在犄角旮旯暗搓搓地瞎几把琢磨啊!!!

 

闭关锁家是不正确的!他立志要辅佐出一盛世明君!要施展自己的一身才华!他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以上为千手扉间对着族长大哥申请出山时,千手柱间所配的扉间的内心活动。

 

简直傻到家了。

 

↑以上才是真正千手扉间对着自家大哥神采飞扬挤眉弄眼脸的OS。

 

千手柱间可能是因为他当年出山时遇到的阻碍太多,颇为感触自己“命途多舛”的某人没有半点犹疑就给自己亲二弟批了许可,并表示“扉间你随便玩哦~家里不用你担心~水户也会看着我的~”

 

“嗯,乖。”有大嫂看着就好,他就放心了,要不大哥总是会撂担子不干活然后满山跑去玩熊追虎的。

 

兄弟俩都没觉得上述对话有什么不对,写手也这么觉得。

 

 

出门前,担忧弟弟的兄长帮扉间算了一卦,但因为是血脉亲缘,天赋异禀如千手柱间也只得了模糊的卦象,不过解读后他的脸色就瞬间明朗起来。

 

他欢欣鼓舞:“哦哦哦扉间我算出来了!只要你顺着命运的轨迹,就能遇到你的君主!你会如愿名留青史哒!”

 

千手·从未出山·相信兄长·扉间那时还很天真,居然完全忘记了兄长是那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人才,于是他询问:“我的君主?嗯……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得到了某人朗声回答:“是个胸·怀·大·志的人哦!果然——这就是命中注定啊~”



下了山的扉间听从兄长的建议,将“随心所欲”发扬到底,一路毫无目的性到处循着命运的轨迹。

 

时逢乱世,千手家的人当然知道到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的阶段,扉间就是打算趁此机会寻一明主成就自己的青云。

 

目前看来,羽衣一族、水无月一族、竹取一族、日向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是最有可能登顶称霸的,可惜他修行不到位无法看清紫气所向,只知道火之国紫气最为充足。

 

然后,他就遇到了一辈子的魔障。

 

 

坚信看人不能信脸的扉间,在和宇智波斑共同救下了被贵族欺凌的平民的时候,对着那张他充满了好感与希望的面庞,算出的结果让他几乎怀疑双十年华习得的技能——某人命阴至极,实非良主——简直辜负了快溢出的霸主相!

 

于是他在对方一脸骄傲问他名字的时候,只是非常冷淡地点点头礼貌示意:“扉间,一介书生。”

 

于是对方对他伸手表示想谋贤才邀请他加盟的时候,坚定自己理想的扉间摇头:“此地我不会久留。”

 

于是对方指挥身边护卫将他带走塞到自家庭院的时候,一脸懵比从未想过还可以有这种操作的扉间:???

 

这个不知礼义廉耻的莽夫!

 

 

战争很快就开始了。

 

扉间本来是想学习某进曹营的前辈一样,一言不发直到寻得自己明主的。

 

但是那个无赖战场厮杀的狂笑居然那么具有侵略美感,他身后的老弱妇孺居然能被完全地保护,他对未来充满自信的样子居然那么……震撼人心……

 

所以扉间在一次不由自主补足了宇智波斑的计划之后,好像被那个人发现了作为吉祥物之外的能力,安排下来的工作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

 

从请安折子到战前安排、从出谋划策到军需内务……除了他是懂君子六艺的书生所以不领兵作战之外,他几乎操持了整个宇智波一族的公务!管的比那个天天忙于兄谦弟让兄友弟恭的宇智波族长还多!

 

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理想,不甘心自己处理创造的一片欢声笑语的所属地被别人染指荼毒,扉间破罐子破摔——鸡飞狗跳经历了那么多,就算平庸一生也继续辅佐这个人吧——为了这一片土地,为了上面幸福快乐的人民,逆天改命,也在所不惜!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扉间觉得战事越来越顺。

 

事实上也不只是战事,还有内务也是,天气也是作收也是……两军对战敌方频出昏招;难得的势均力敌,对方君主却会将他最忌讳的人调走;想要建立秩序,刚收拢的百姓比原属民拥护……

 

扉间忍不住再度掐算了宇智波斑的命格,依旧阴成一团黑到没眼看。

 

难不成是登顶之前要从最高层摔下去?

 

他第一次怨恨上天,原来想要一个人坠入深渊会在最得意的时候将对方打入黄泉,还真是狠毒。

 

脑补了许多的扉间,在宇智波斑称王君临天下的时候再度一脸懵逼——就这样就成功了?决战毫无争议的胜利、称皇无人反对、登顶的时候天上也没劈下个雷来?难不成他算出来的东西就这么不准到了极致!?

 

 

柱间的到来为扉间解除了疑惑。

 

当时的他正第三次一脸懵比——从理所当然的丞相被册封为掌管半壁江山的皇后,而他居然心中充满了悸动愉悦丝毫没有反对的念头——这事放谁身上谁都会懵比的。

 

柱间告诉他,谋划天下的时候,习惯作为旁观者执棋人的他从来都忘记了将自己造成的变数放入测算。

 

——宇智波斑命阴至极?没错,可千手扉间命属极阳。

 

——天地之道,以阴阳二气造化万物。阴阳之间即相互对立,又相互统一,相互依存,相互制约,消长与共,阴阳互根。

 

或者说得明白些,扉间……旺夫。

 

 

扉间还没来得及问当初他下山之前的预言的事,柱间就被宾客作为皇后的亲兄长被拉走继续喝酒,徒留扉间穿着大红的凤服藏在庆典现场角落纠结。

 

这状态持续到了傍晚。

 

他和新晋丈夫准备共浴的时候。


他发现。

 

宇智波斑,胸·怀·大·痣……



>>>>>>>

小剧场:

扉间:阿尼酱!!!!

柱间(下山娶自家命定老婆就认识斑):咦?我没说明白吗?

柱间当初认识斑的时候算过,两人之间有联系,他以为是关系好到超越了友情达到兄弟的地步,后来算扉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姻亲~


END

叨逼叨:

好久没写古风了感觉怪怪的╮( ̄▽ ̄")╭

大致粗略地讲了一下这个故事,唉,更像大纲一点……

发完,去睡觉(=-ω-)zzZZ乙乙

评论 ( 21 )
热度 ( 66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