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斑扉】一败涂地

*给那个抽梗的巅峰意识流脑了个背景

*这下完整了,哪个字多另一个就是番外哦耶

*中式现代paro

*撒狗血大大的有


———————————————————————————————

“毛领啊,这是新加入的未,今日起他被编入你的小队。”

 

毛领打量着上司科洛身后神色傲慢的大少爷,微微点头,心想谁不知道谁啊,连个代号都不走心只是名字截取三分之二,宇智波家怎么就把他放这儿来了?

 

科洛身后的宇智波大少爷也扫视着未来的队长,也在嘲笑对方的外号,毛领是什么鬼,千手家老二终于把从小就有的、像个小姑娘似的绒毛控带到公职中了么?

 

两人的视线都有那么一点不友好,然而此时宇智波斑是千手扉间的下属,无形中就矮了那么一头。

 

嗯,第一回合,宇智波未VS千手毛领,千手毛领胜。

 

 

“未”加入的时间当不当正不正而且一点基础都没有,明眼人搭眼就知道有问题——晓纳新时间每年都固定,况且本来就是个秘密组织,随时会出一些有生命危险的任务——这么个没受过训练的来,镀金?

 

然后但三个月后被很重地打脸了。

 

“未”是纯·新人不假,但是头脑聪明,训练也很刻苦,从第一天开始就在不间断地给自己加餐,三个月的时间恰好够他追上训练量并名列前茅,理论知识也同样不落后。

 

等等,没看他学过啊……好吧,又一个大院子弟。

 

第二回合,未VS晓众,未胜。

 

 

宇智波斑从第一天加入晓开始就在等着千手扉间出招,他觉得那人肯定干得出来这种事,谁让自家老一辈办事没办明白,想着复制千手扉间的成功之路却直接把他送到对方手下。

 

他可是很清楚对于自己跟对方大哥关系较好这事,对方到底是怎样的抵触。

 

结果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他,直到自己跟上进度并用演习的优秀成绩笑傲群雄,都没有经历被单独拉出去给下马威、或是训练时被狠狠折腾之类的事。

 

当时他就想:原来这个人不坏嘛。

 

后来有了过命的交情了,斑问扉间为什么没给他小鞋穿,那个人瞥他一眼语调一贯的理所当然,说自己从不对任何人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事,特别在关乎生命的时候。

 

不好,斑挡着脸,心想他居然会觉得那个人有点可爱,真是不好。

 

——第三回合宇智波未VS千手毛领,绝对是千手毛领胜了。

 

 

宇智波一族最初是没想让宇智波斑走这一条路的,他按部就班读的商科。

 

奈何在即将毕业的时候,部队的直系族叔因意外离世,他舍不得让泉奈进那么个实打实拼身体拼运气的环境,寻思自己比较糙、抗压强,就提前将修满了学分的毕业证拿到手,然后由家族安排进了部队。

 

宇智波本来想的很美好,虽然斑进去的时间比那个直接考了军校的千手扉间晚,但这样恰好可以复制对方的道路,普通区提提军衔,再藉着在晓升职慢的时间差,他衔位差不多了恰好去晓带领另一个小队与千手分庭抗礼。

 

然而,不知中间环节出了什么问题,他被省略了升衔过程直接分派到了对比目标手下,要不是那人意外的正直,还真的就如了某些老不死的愿,他因“故”身亡了。

 

扶额,越想越觉得这个意外太美好,第四回合又是那人赢。

 

 

熟悉起来后“意外”就是千手扉间的代名词。

 

意外的稳重。

意外的聪敏。

意外的可爱

还有……意外的傲气。

 

训话时微扬的下巴,演习时扫过的眼神,指挥时抬起的手指……也只有这个时候,这种在自己的领域无人可敌的自信才能彰显出不为人知的、养自千手一族的嫡系少爷的傲气。

 

意外的……吸引他。

 

 

发现进错了地方却咬牙坚持,是宇智波斑这辈子做下的最正确的决定。

 

如果不是这样,他不会认识到一个如此和他胃口的千手扉间,还有多次并肩作战的舍命交情。

 

他更庆幸因为关系改善所以那一次卧底任务是他和千手扉间搭档的。

 

任务内容是解救一个作大死的科学家——明知道自己发明了很不得了的东西,却任性地出门乱逛还不让人跟、远处跟着的还被甩掉,被抓了还好意思发求救讯号——解救不出来的必要时刻,可以抹杀,总之那个小脑袋里的资料不能泄露出去。

 

结果去的酒会现场是个陷阱,与会人员掺杂着几个人肉炸弹。

 

扉间背对着爆炸波扑过来用身体挡住火光保护了他,而他只来得及抱紧这个人用身体做垫子防止对方被二次伤害。

 

 

结果两个人都是内脏受伤,伤势还差不多,病房也是同一间。

 

柱间对他们互相保护的情节非常感动,泉奈也对千手改善了印象,所以两人一起修养的建议没有得到任何反驳。

 

哦,扉间抗议了一句,不过见他们都是兴致勃勃也没再发声。

 

他得承认他悄悄舒了口气。

 

这个褪去了制服无比光鲜亮丽的小家伙居然不知不觉就这么能牵动他的心神了,变化是好是坏……不,一定是好事。

 

斑看着迎着阳光微微翘起嘴角的那个笑容。

 

在千手扉间从不知道的回合制比拼第五场,扉间又一次胜利。

 

 

是在这时斑才知道扉间爱吃鱼爱吃海鲜的。

 

而且不仅是爱吃,还特别能吃。

 

归队前他们痊愈的倒数第二天,扉间斜眼带着一丝坏笑看他说两个人互请祝福餐,结果签单AA时,他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需出的钱是对方两倍。

 

这个小坏蛋,长得像个兔子,性子却像猫。

 

他在账单上签了字,突然发现扉间没有要走的意思。

 

“斑”扉间啜着清酒,酒量不好又想尝味到,就这么一点点抿,“出事昏过去之前我就在想,如果就这么撒手那真是太亏了,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

 

“什么事?”他有一点点预感又不敢相信,只能摒着呼吸等待。

 

而这时扉间却矜持起来了,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在眼底投下两扇阴影。

 

 

斑甚至觉得自己等了快一个世纪才得到那个问出口的问题。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真是,自己难道就不能有什么时候赢一次吗?

 

斑像小时候认识的对方兄长惯有的样子碎碎念着,走过去给了那位常胜将军一个落在眼睫上的轻吻。

>>>>>>> 

小剧场·宇智波斑的胜利

扉:组织的训练你都掌握了吧,开始任务吧

斑:有个不懂

扉间:什么?

斑:色诱——请领导示范

老鸟扉被新人斑套路进自己口袋

 

END

君子的叨逼叨:

最开始是想写一个扉间会有些小性子的梗,结果……啧,简直就是除了顶着名字并没有什么共通之处的人

所以竭力往回圆场吧,脑了个背景

自己的锅,爬着也要背到终点,但愿能写出来扉间的小脾气是因为非战乱再加上是天之骄子再加上被斑惯出来的……唉

总之,就成了这么一篇

评论 ( 8 )
热度 ( 62 )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