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关注请慎重,记得多看两篇
cp@雨貓
wb小号卿竹君子

【柱扉】血浓于水

*原著平行时空?背景略清奇,OOC到没眼看

*斑泉扉亲情向,柱扉爱情向(*/㉨\*)

*以上没毛病嗯

*大概全员宠扉模式


再度开始修身养性只走剧情~以及,这是一个爆字数的大·短篇

———————————————————————————————

宇智波田岛死了。

 

就是普通的病死——早年征战太多,留下满身的暗伤,终于在身体过了巅峰的时候爆发了后遗症,死了。

 

宇智波族内悄悄办了个简易的葬礼——谁让千手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呢,原本族长离世就引得族内暗潮涌动——葬礼迎宾的是三个人: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扉间。

 

最后一位名字像隔壁千手家的,不是错觉,那孩子就是千手家的,不过好像是因为发色眸色太过不祥所以出生后就被抛弃,被外出的族长碰到就捡回来当儿子养,后来更是把姓氏也给了他。

 

宇智波们也犯过嘀咕:隔壁千手家都是黑发黑眼不说,皮肤都是黑黝黝的,这小孩白白净净,总不能是生的时候没墨了?反正也是红眼睛,除了没勾玉,族长说当宇智波就宇智波吧。

 

不过这是这孩子难得的露面,族长早早地把他送到了暗堂接受暗杀培训,听说成绩不错……

 

似乎可以出个任务检验一下。

 

 

谁也没想到长老通知具体任务内容的时候,先炸的是现任族长亲弟、宇智波家二把手、宇智波泉奈。

 

当初两个孩子年龄相近、扉间又是个文静的性子,田岛以为他们会好好相处,结果像个小天使的泉奈面对扉间就是小恶魔,经常做什么无聊拽头发、饭后抢甜食、切磋非要和扉间一组结果把早年受冻体质不太好的孩子磕碰得头破血流之类的欺负。

 

现在冒出来兄弟爱了。

 

——“你们是岁数大了脑子也干涸了吗?扉间刚结束训练什么经验都没有、什么情报都不知道,你们就这么让我家兄弟去送死!?……你们问过我和我哥了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千手家的到底多狡猾,万一耍诈骗了扉间怎么办?你赔我个弟弟?”

 

好吧,以上是删减版,总之宇智波族人第一次知道泉奈大人开启狂暴模式是什么样子。

 

一众人又战战兢兢地看向还没发话就被弟弟先声夺人的族长。

 

新任族长宇智波斑最开始也是想训斥出了这个馊主意还敢拿到他们面前的族人一番的,不过心意相通的亲弟嘴炮一圈后,他倒是难得压下了怒火,面无表情地看向不死心的蠢货们。

 

“确实,从血缘关系讲扉间是千手家的……但你们谁来告诉我,谁给你们的信心,连刚出生的孩子都能抛弃的人,居然不会杀失手的宇智波?扉间的实力确实不错,但缺失经验就是致命错误……这个任务,我不同意。”

 

锅必须甩给宇智波长老。

 

千手宇智波属于王不见王,因为本方死掉了族长,宇智波长老们就动了心思,想出扉间这张王牌搞掉千手佛间,让千手也波动一下。

 

当然给这个任务也是很有想头的:千手佛间的身体素质和他们前族长半斤八两,早就是长子代理族长了,这个长子一直想两族握手言和。他们没想过那个千手代族长会认出来扉间的千手身份,只不过推测他想和平共处的话,一定会放过扉间——至少这张王牌可以反复利用。

 

宇智波斑哼笑,他就知道族人还是在排斥扉间。

 

他小时候并不清楚亲生与非亲生的区别,所以对这个父亲抱回来的比泉奈还小的小婴儿,给予了给弟弟的同等关注。或者说,因为扉间的体质不好,他会更关照扉间一些。

 

泉奈也很喜欢这个弟弟——虽然表面看来是在欺负,但实际是只有他自己能欺负。在有孩子想巴结族长公子、想藉着欺负非宇智波的扉间讨好泉奈的时候,全被泉奈收拾了——和他一起套的麻袋。

 

至于父亲……也许曾经有过利用的心思,不过他对他们与扉间的亲近从未什么言语,最后还将姓氏给了扉间……也是关爱的吧。

 

所以他更不能容忍自己的弟弟被这群不知所云的当作废弃的砝码挥霍,明明,是他们家的珍宝。

 

 

扉间的固执藏在骨子里。

 

在听哪个长舌妇、多嘴男说了他可以出刺杀的出师任务后,就一天天跟在他们后面,不出声,被逼急了吼他也只是睁着亮晶晶的红眸静静看他们,泉奈都甩脸子了也不听话。

 

他怎么就有一个这么让人操心的弟弟呢……

 

其实也是骄傲的。

 

扉间从小就是个乖乖巧巧、文文静静的性子,知道自己是被收养,却从没有消沉;什么事都要做到最好;体质受损,就另辟蹊径不走体术走技术,成为了极难成功的感知系忍者……

 

因此斑也在心里默默盘算过,如果这个任务真的能被完成,那么执行人只会是扉间,虽然就算这样成功率也不过百分之四十。

 

“斑哥,你不会真的打算让那些个老顽固如愿吧?”泉奈臭着脸,“他们长得丑,想得倒是挺美的。”

 

斑有些无奈,现在与他们无关了,是扉间想去。

 

初次任务就难度爆表……斑习以为常地再度目送泉奈气冲冲去往扉间的房间,心里却清楚泉奈一定会被扉间说服——甚至不用张口阐述理由,只需抬眼对视一会儿,扉间就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嗯,他也是这么被攻略的,真是个让人烦恼的弟弟。

 

 

所以最后宇智波扉间的任务卷轴还是拿到了手。

 

宇智波的剩余两兄弟殷殷切切地叮嘱,时不时会回头送长老们死亡光波。

 

“一有不对,立刻放弃任务回来。”

 

“任务只是锦上添花,你的安全最重要。”

 

“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外面都是大骗子,为了自己目的天天编瞎话”

 

……

 

清晨送行,正午终于出了门。

 

 

没见过猪跑但吃过猪肉,何况扉间的理论课从来都满分。

 

所以他花了少少一部分资金,得到了千手族长出于应酬去花街喝酒的情报。

 

那种地方鱼龙混杂,扉间计划了一下,觉得卖身进去做艺伎最为方便,于是他半点都没有犹豫就藏起了备品,买了套旧衣服,又将全身弄脏,把自己卖进了目标区。

 

一贯的干脆利落。

 

扉间上过伪装课,为了不做“舞子”,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鞠躬、斟酒等全都培训过姬君版,所以他佯称自己是家庭败落走投无路的落魄贵族……看在他的脸的份上,妈妈桑姑且就相信了。

 

这一个艺馆时逢落魄即将转卖,却不知老板从哪里接下的生意,要最后好好地招待一批贵客,扉间被训练了两天改掉了“小姐毛病”,也被派上了场。

 

然后刚露面就被会谈双方其一的首领点了下来带回房间。

 

运气好得让人不安,那个人恰好就是他需要接近的目标,千手代族长。

 

 

烛火下,刷着白色颜料的脸冰清玉洁,好似雕饰华美的人偶。扉间低眉顺眼的,与普通艺伎的华丽和服相反,他穿的是素衣,不过开口极大的衣领处倒是如出一辙,露出了肤质细腻的脖颈,这让眼尾的胭脂成为了唯一的夺目色彩。

 

“……我听说宇智波家这次派来的是一个叫扉间的……”

 

对方既没叫他跳舞又没叫他斟酒,也没叫他弹三味线,反而是端坐在他的侧面发呆许久,结果一开口就是一个猛料。

 

扉间心里一惊,奈何房间是封闭的,他知道不好跑,于是下意识地,神色不变声音娇柔:“这位客人,您是在与妾身说话吗?”

 

年轻的代族长蹙着眉,扉间想在最后挣扎一下看看是走是留,悄悄深呼吸:“这位客人?”

 

对方依旧不出声。

 

……任务失败,虽然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应该撤身了。

 

他撩开褄,迅速从大腿根抽出一把千本撒去,脚步不停奔向窗口欲破窗而出——谁知对方不声不响早就在整个屋子布满了对方的成名木遁,紧紧将房间包裹起来——束手就擒。

 

现在只能期望对方真像长老们预测的那样是个想要同宇智波和平共处的人了,他还真是没用,第一次出任务就让族里资金受损。

 

他如此想着,毫不挣扎地被对方绑了起来,非常会审时度势。

 

只不过对方将他打晕前,居然自我介绍说叫“千手柱间”,还说是他大哥……

 

 

扉间从未想过自己是弃子,而斑和泉奈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千手都能在宇智波布置奸细甚至拿到任务执行人的名字,他们当然也能在扉间失手被抓的同时得到消息。

 

于是这次宇智波长老们面对的是两个暴走的火龙。

 

“真是信了你们的邪!让扉间出这个任务!我当时就不该鬼迷心窍觉得扉间至少能逃回来!现在立刻去清点物资,我找人去探探口风,问问柱间怎么样才肯放人!这次扉间回来,以后再有人提让他做千手的任务,就别让我发话自动去受罚吧!”

 

火烧火燎就惦记接自己弟弟回家。

 

 

扉间过得并没有宇智波想象的那样难熬。

 

可能是那个宣称自己是他亲哥的千手代族长关照了几句,所以千手族人并没有为难他,而是好吃好喝供着,只是身上的武器都被搜走,以及必须呆在刻满封印符的房间不能出门。

 

从醒来开始,扉间就一直在思考昏迷前听到的那句话——他非常怀疑那句话里包含的真实度。

 

虽然他曾经因为避险,没去专门查过千手一族重要人物的名字,族里提到千手的话也不会特意说起名字,而是以“那个千手家的”“那个千手蠢货”之类的代替。所以他更相信“柱间”这个名字是对方临时编出来的——那时表面是发呆,实际一定在想怎么骗他。

 

泉奈兄长说过,千手一个个都极其狡猾,表面装得忠厚老实,实际切开都是黑的。虽然他觉得这句话指的应该是某个特定的人,不过这种情况还是相信兄长的教导,对所有人都抱着戒心更为谨慎一些。

 

当然,他也是不相信自己忽然会是千手族长家的孩子罢了,总觉得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对不起将他捡回养大的养父,还有将他当作亲生兄弟的两位兄长。

 

 

这些天进到他所在房间的只有那个千手代族长。

 

那个人每次进屋都会告诉他谈判的进度——事实上听到宇智波每天送来的、用来确保他好好活着的物资的数量,他就有种想就算用指甲用牙齿也要干掉对方才不亏本的冲动——除此之外,对方说的只有拉关系的话。

 

说一眼就认出了他是弟弟(即使他的脸被刷的自己都没认出来),说生父其实也已重病(然而就是没死),说他对未来的和谐相处的设想(知道了他的存在后更加坚定信心)……

 

直到那一天,那个人给他讲了个故事。

 

一个近亲通婚的大家族,全族都是黑发黑眼,可是突然,族长家里降生了白发红瞳的二子。长老们连夜翻查秘籍,最终给予了族长结果——那个孩子是不祥,必须除去,以免给千手带来祸患。族长挣扎许久,决定以全族为重,族长长子偷听到了消息,连夜将弟弟裹暖抱出放在了遥远的路边,觉得这样至少还有活着的希望。

 

所以之前那个人保护了弟弟,现在初心未改。

 

这是扉间做的总结,虽然依旧不相信。

 

谁会相信要圈禁自己的人呢,谁让那个人讲完故事之后还说了一句不会放他离开呢,谁让那个人的理由仅仅是怕他会再行刺杀。

 

哦,不小心被真相了,他还真这么想来着。

 

 

千手……还是就叫他柱间吧,千手柱间日日都会来找他谈心,怀柔政策实践得淋漓尽致。

 

但其实真的很讨厌啊,那种言语不休时不时还会消沉长蘑菇的状态。

 

“扉间,留下来吧。”

 

“扉间,大哥会保护好你的,千手一族现在是我做主。”

 

“扉间,大哥会好好照顾你,也可以让斑和泉奈来看你。”

 

“扉间”“扉间”“扉间”……他从未知晓原来自己的名字也能如此缠绵婉转如此含情脉脉,如此让人辗转反侧寤寐思服。

 

自从第一次醒来他就不曾出声回应只是安静的倾听,却一点也不妨碍那个男人声声哀求句句泣诉。不知为何他对对方有着难以言喻的好感,甚至对方言语里隐藏的苦闷也会稍稍刺痛他的心。

 

泉奈兄长说得当真不错,千手都是狡猾的,他们会攻略任何想要蛊惑的人。

 

扉间摸着胸口。

 

他想完成任务,想早点回家。

 

 

转折点出现在斑兄长气势汹汹冲到千手族地,泉奈兄长在旁策应,身后一片来踢场子似的宇智波族人。

 

以上是表情怪异的千手族人过来带他出门的时候讲述的,顺便他还知道了自己作为千手族长亲兄弟的身份暴露——原来那个人真没骗他——以及斑兄长和千手……柱间私底下早就有联系的事。

 

扉间到了两族对峙的门口的时候,三个首领明显已经撕完一场。

 

看到他的出现,在场所有人都眼前一亮,虽然更多的脸上是不可置信。宇智波的惊讶于前族长养子居然是对头的族长亲子,千手的震撼于抓回来的俘虏身世居然无比复杂。

 

他的心里也是躁动得无以复加

 

 

扉间从小从小就知道他是被捡回来养的,不过大家都那般坦然,他也只能压下升起的一缕异样,假装从不在乎那些事,只是会自动避嫌,不去搜罗千手相关的信息。

 

他也没想过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既然还能将他包裹好、衣襟塞了写名字的纸条,至少说明了并不是无意丢失而是主动抛弃,他对放弃了他的人没有任何想法,何况养父兄长们都对他很好。

 

只不过心中到底埋下了一些自卑。

 

现在已知道了缘由,他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祥,却对自己造成的族内的损失表示抱歉。

 

千手柱间终于妥协了让他离开,却问他能不能再多留一晚。

 

他望着两个人眼里相似的晦暗,转脸得到了兄弟的支持,还是答应了留下。

 

留下不知在未来会否也是最后的,一晚。

 

 

那一晚,他套上了千手柱间并未丢弃的素衣,调好颜料刷在脸上,眼角点了胭脂唇间堆了朱红,弹着三味线悠悠然唱到了半夜。

 

然后一切结束在千手柱间放下酒杯抱了过来的时候。

 

早晨顺从生物钟醒来,他用眼神示意无声的道别,却在临走前被千手柱间扯住。

 

用血缘带来的默契戳破了宇智波扉间习惯藏起的隐忧。

 

“扉间永远不是不祥”千手柱间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凑上来认真对视,背后的窗口徐徐沾染光亮,“扉间的存在,是奇迹。”

 

“能将百年不和的两族勾连起来的奇迹。”

 

“我的奇迹。”

 

最后是蜻蜓点水一样的亲吻。


>>>>>>>

千手门口三位首领都撕了什么:

柱间:“你从来没说过你家还养了一个……我弟弟!”

斑:“放哔!那是我弟弟!而且你也没跟我说过你家之前还有一个弟弟!”

泉奈:“斑哥干掉那个千手!扉间是我们家的!”

柱间/斑/泉奈:“把我弟弟还回来!”


END

开启叨逼叨模式:

梗来自那次缘见“柱扉向,扉间被宇智波养大”,成文思路来自多次看到的这个类型的新闻↓

——亲兄妹多年未见,见了一面就天雷勾动地火,轰轰烈烈的相爱了,原因就是来自血缘的吸引。

搜噶,果真是血浓于水啊→于是就这么写完了,然而,无比隐晦→其实这才是君子写正剧向cp的常规套路,自己都看不太出来介种

又:回评晚是因为我在咬文嚼字,毕竟每次不过脑直接回都会引起误会

评论 ( 26 )
热度 ( 137 )
  1. 柱斑,叶攻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转载了此文字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