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存档在wb,ID卿竹君子,头像一片绿

诸君千万别一时冲动关注我,文合胃口留个言就行,谁知道我热血上头会写什么

感兴趣东西多,具体看推荐

吹扉吹鸣,挑食的杂食派
不拉踩,不撕逼
他们能在一起,说谁不好都眼瞎

喜欢收评论
更新目标※日期※不定
很少随着节假日写

【维勇】因爱鼓掌,只需借口(原著背景)

@蠢菌_糖醋汁拌饭 迟到了……

*一发完

*先打个OOC预警

*小修了下仙,写成什么样有点不敢保

重新扒着YOI回顾了好几天但是还是好紧张好紧张好紧张!!!

———————————————————————————————

勇利感觉自己简直是疯了,明明偶像高高在上的形象破灭,自己却并不愤怒,而是对着老司机面红心跳。

 

两个人都退役之后,一直是日俄两国来回换着住,而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某几项产业极为发达的国家。

 

比如动漫,还比如……主♂题♂酒♂店。

 

当然,其实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去过这种地方,之所以会提到这种地方……坦白从宽,是因为勇利退役淡出大众视线许久,前段时间一位他的粉丝、某活动的主办方千方百计联系上了美奈子老师,委托美奈子老师劝说他他接了一个商演,并强烈希望他能滑当年对于他自己来说可以说划时代的《EROS》。

 

美奈子老师一直是他的良师,而且始终关心照顾他,勇利实在无法强硬拒绝——“勇利!这可是最开始就一直粉你的粉丝!……而且我也很久没看过勇利光芒四射的样子了嘛~”——逼不得已,他接下了这个拜托。

 

还对维克托提出了帮助请求。

 

当然这不会是冰上相关,虽然不再在赛场出现,但勇利也会时不时地在家乡或者彼得堡的某个小冰场调整状态。

 

因此,需要唤醒的,是EROS。

 

使人全身酥麻,让所有思谋和才智尽失在心怀深处的,诱惑了胜生勇利、诱惑了世界、诱惑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EROS。

 

——简直让人不能更难为情!

 

 

其实勇利觉得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展现“诱惑”太羞耻——全然不顾自己其实只是三十岁的成熟男子黄金年龄——他吞吞吐吐犹豫了好几天,才前言不搭后语地将时间地点人物交代清楚、从起因说到希望开始等待结果。

 

“哇哦~”维克托听完,很久(或者说勇利认为很久)才发出一声语气助词,不过很快就接着说了下去,“勇利还真是能给我惊喜呢~我也很想再看一次勇利当初那种全力引.诱我的样子呢~诶~真的好怀念呢~”

 

勇利听得恨不得能发现一道地缝然后把头塞进去!他决定了!不要维克托帮忙!他自己复习比赛录像回忆去!

 

而维克托总能先一步发现勇利的打算:“唔,~勇利真狡猾又想抛下我……帮忙当然可以,不过,勇利可以保证中间过程所有都听我的吗?然后完美回归~”

 

听你的是没问题,但是你这么强调我就有点不想听了啊……

 

一直被维克托以各种理由折腾、多次感触于种♂族♂体♂质♂不♂同、深信维克托搞事能力的勇利如上吐槽着,结果一回神就只听到了总结句。

 

“……所以啊,勇利,这一次要不要多一个突破,从eros更进一步呢?”

 

——诶?这个人在说啥嘞??他考虑到我是个很久没正式滑冰的老男人了吗???

 

 

完全坳不过自家男人的勇利不得不听从安排自行去复习《EROS》的动作,情感表达的酝酿则是得等着维克托做好准备工作再开始。

 

然后那一天他就被对方在眼睛上系了领带坐上家庭小轿车拉去了什么地方。

 

“维克托?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维克托只说着“勇利只要等待就好了”,问得多了就会撒娇“勇利就相信我嘛”,没有给正面回应。

 

事实上,虽然对对方付出了全部的信任,但突如其来的视觉消失依然会为勇利带来不安。尤其一路上周边的声音由静谧慢慢换成了人声嘈杂,明显是离开了长谷津去往了某个繁华的大都市,这种不确定感在让勇利忐忑的同时,却又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期待。

 

他知道维克托永远不会伤害他,所以对这种“未知”,产生兴奋也是在所难免的事。

 

不知不觉就到了地方,勇利被维克托楼着小心翼翼地下车,摸索着跨过一个门槛,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进了一间屋子。

 

直到被解开领带,勇利才知晓他们到底是来了一个怎样糟♂糕的地方。

 

甚至刚刚一直被蒙着眼睛,也是一种不可描述play的前提之一。

 

 

勇利站在房间的正中央,这样方便了他环视一整周看到房间构造——而维克托可能是早有预谋没让他戴眼镜,所以他看不太清楚屋内设施的具体样子——虽然作为日本人,对某些产业的周边产品都会了解一些吧……

 

左手边从外到内一根钢管一张kingsize的水床;床边是一个收纳柜明显里面会装很多东♂西;一个敞开的大衣柜正对着房门,里面的服装一览无余;右手边仿的家庭舞台,幕后背景是一面落地镜;舞台旁的角落藏着一台白色的留声机;身后则有着另外一些杂七杂八的装饰。

 

整个房间都在以点点滴滴的装修,光明正大地宣告“爱.即.欲”。

 

“维克托!”勇利赤红着脸喊道,“你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

 

“因为在家里隔音不好勇利还一定会害羞嘛~明明勇利已经答应了我要将EROS进化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地方让勇利‘修行’。”俄罗斯人的声音充满了无辜,可惜老夫老夫这么久,勇利完全听得出其中的笑意。

 

“勇利要极尽你的全部来诱.惑.我啊~”

 

维克托说完这一句,就反手锁上了房门,走到他的身边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道推着他,一步一步到了衣柜前,然后看都不看就拽出一条黑色的裹胸长裙轻轻放到他的肩上,示意他换。

 

紧接着带着这种近乎明示的污·俄罗斯人干脆利落地转身,等着自家爱人思想上挣扎完穿衣。

 

“诱.惑.哦~”

 

 

房间里流淌着暧.昧.缠.绵的曲调,维克托听着背后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拉链声,还有勇利害羞的“维克托你先闭上眼睛”。

 

他耐心地听从,因为他知道,等到自己睁眼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胜生勇利从来都不会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失望。

 

所以等到曲子换成沙哑女声的哼唱,而他被轻轻拉扯着坐到刚被搬来的椅子上后,他听到了“睁眼”的命令——他的小丈夫,晕红着脸颊,带着恋爱时的嗔怪地瞪着他警告:“你一定要看着我、一直看着我哦。”

 

“当然。”他扬着笑脸,他当然会好好欣赏这一场视觉盛宴。

 

非·常·认·真·的。

 

这一定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勇利一直在回想当时的心态。

 

为了《EROS》,他特意去学了女性化动作,从一个女性的角度诠释了节目。

 

他是镇子上最美的女人,就算是一位绅士热情如火的追求,他也并不会接受而只是同对方你来我往地过招,竭尽全力让对方臣服在自己的裙摆之下。等到男子如他所愿称臣,他就会抛下这个弃子,投向他人的怀抱。

 

——他.摇.摆.着.腰.肢,舔.舐.抚.上.唇.的.手.指.,媚.眼.如.丝。

 

而现在维克托时隔多年要求他突破,不只是要展示爱.欲,还要更深入地沉淀DESIRE。

 

——然.后.他.半.撩.起.裙.摆,向.正.对.舞.台.的.对.方.展.示.若.隐.若.现.的.圣.地,呵.气.如.兰。

 

DESIRE,所有具象化的欲.望,所有的希翼、祈望与渴求。

 

——他.轻.抚.自.己.的.身.体,从.细.胞.里.透.出.想.要.对.方.的.愿.望。

 

甚至他还是高昂着头的,因为他知道对方无法拒绝这个邀请——胜生勇利永远不会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失望,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永远不会拒绝胜生勇利——这是他们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

 

所以与其说这是“修行”,倒不如说这只是防止不可能的“七年之痒”的情♂趣,什么商演什么粉丝的请求什么复习都是借口。

 

毫无作用的、遮掩对对方迷恋的借口。

 

 

维克托接受邀请跨上舞台抱住勇利的时候,勇利恰好在旋转,停止的那一刻他们全部面向那一面落地镜。

 

在勇利不甚清晰的视线中,维克托恰好将下巴压在他的肩窝处,与他一同回望镜中的自己——看不到的身后还抵着多次折腾得他死去活来的热源。

 

“勇利是永远都能给我惊喜的存在呢~”维克托的呼吸打在裸露在空气中的他的肌肤上,“情感永远这么充沛,肢体展示可以诉说一切……所以……”

 

“哇——”

 

“‘修行’结束,我们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勇利被一下子公主抱起来向右手边被收纳柜挡了一半的水床走去。

 

“等等,维克托,先洗澡——”

 

“诶,我还想慢♂慢♂脱♂掉♂勇利的这条裙子呢……”

 

“维克托!!!”


END

这对一~直都是甜甜甜的啊——还记得最初进lof就是因为维勇,可惜因为一些事情后来就很久没翻tag了

此篇送给因维勇认识的蠢菌,祝你生日快乐

因为前段时间一直在写黑化啊病态什么的,虽然最近抱着YOI翻来覆去狂啃好几天,也还是不知道写得到底怎么样有没有甜甜甜(当然我自己现在还是满意的)

总之希望点开并看到这里的你们喜欢

评论
热度 ( 32 )
  1. 蠢菌_糖醋汁拌饭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我才看到呜呜呜呜呜真的是非常优质非常好吃的粮!

©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 Powered by LOFTER